在霍格沃茨淡定地喝红茶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2章 抱着妹子的时候说这些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圣诞节前的几天,正是北极圈地区极夜的时候。一整天里,天空中看不到太阳,只有浩瀚的星空与绚丽的极光。这样的体验,让张旭和芙蓉都感到十分地新奇。

    这几天里,张旭和芙蓉体验了哈士奇和驯鹿拉雪橇,到圣诞老人村给家人和朋友们寄出明信片,在山林间踩着雪橇滑雪,乘坐雪地摩托到冰封的湖面上冰钓。至于最后一个必须要年满18岁且要驾照,这对于巫师来说都是小意思了。

    卡累利阿派、白鳟鱼馅饼、黑麦面包、肉桂卷、蓝莓派、炭烤鲑鱼、炒鹿肉、奶酪面包、咸味甘草糖等等当地的特色美食让两人大饱口福。

    在行程的最后一个晚上,张旭抱着芙蓉躺在床上,两人一边看着窗外的极光,一边在聊天。明天就是平安夜了,他们明天一早就要回到法国。

    “旭,你说以后魔法界将是什么样子?”芙蓉突然问道。

    “你认为呢?”张旭反问道。

    “我不知道,学校里有的同学说,以后的魔法界,应该是像华夏那样,巫师们和麻瓜们一起生活。但是还有的同学则说,魔法界应该彻底地与麻瓜社会隔绝。”芙蓉有些苦恼的说道。

    “那我简单地和你说说巫师与普通人的关系吧。”

    “嗯。”

    “在几千年前,人类还是石器时代时期,当时人类的生产力还很低下,十分地容易受到野兽、自然灾害和疾病的袭击。当时的人类还没有建成城市与国家,只有氏族部落。在部落中,只有力量强大的人才能成为领袖。而最早的巫师,他们对于普通人而言是强大的,他们使用魔法保护部落中的人,以免受自然灾害、野兽、疾病和敌人的伤害。在那个时候,部落里的巫师,就是这个部落的领导者和守护者。”

    “当时巫师的诞生与传承都十分困难,巫师的数量极少,所以巫师们只能依附于普通人的社会生存。”

    “随着时代的发展,普通人从石器时代进入了青铜器时代,然后进入了铁器时代。而巫师们的魔法,也在与自然灾害、野兽、疾病和敌人的战斗中得到了发展。”

    “然而,在两千多年前,东西方的巫师与普通人之间的关系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在公元前三百多年,古希腊的哲学家色诺克拉底将巫师定义为使用魔鬼的力量的人,从此西方的巫师与普通人走上了对立的道路。”

    “在此后的几百年里,欧洲国家的普通人出于对巫师所掌握的未知力量的恐惧,造成了普通人对巫师的敌意。而巫师们因为这种敌意,也将自己与普通人们割裂开来。正因为巫师与普通人相互间的敌意经过不断的积累与发酵,就成为了日后猎巫运动的基础。”

    “到了中世纪,宗教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开始了猎巫运动,不少巫师与更多的无辜普通人被当成了狩猎的对象。”

    “从此,巫师与普通人之间的关系破裂了。”

    “直到文艺复兴运动、启蒙运动的兴起,事情有了变化,巫师成为了饱学之士,如炼金士、医生等的代名词。”

    “当时随着欧洲国家皇权与教权斗争的加剧,各国都开始废除充满宗教色彩的猎巫运动。”

    “然而那个时候,巫师与普通人之间的关系却无法愈合了。”

    “到第一次工业革命以后,普通人所掌握的科技的力量逐步增强,这时普通人开始不再惧怕巫师的力量,进而不再敌视巫师。”

    “从这时开始,在一些巫师的不断努力下,巫师与普通人之间的关系才得以缓解。”

    “而在东方,巫师们一直参与普通人社会的发展。”

    “例如距今大约5000余年前,黄帝部族联合炎帝部族,跟来自东方的蚩尤部族在涿鹿一带进行了一场大战。蚩尤一方的巫师使用魔法作出了弥漫三天三夜的大雾。”

    “大约公元前1044年,以姜子牙为首的巫师帮助周武王姬发攻打商王帝辛,而商王帝辛一方也有闻仲、申公豹等巫师帮助。”

    “东方的巫师,一直以来都是站在抗击自然灾害、野兽和疾病的最前线,留下了大禹治水、诛杀相繇、神农尝百草等民间传说。”

    “此外,东方的巫师也依附于皇权,从一开始,就有很多巫师作为官员出现,也留下了不少民间传说。如果翻开华夏的历史,就会看到不少著名的官员多多少少会留下一些‘神迹’。有的巫师,例如张角,则参与了皇权的争夺。”

    “最重要的,东方的普通人对巫师的力量不是恐惧,而是向往。巫师能自由的行走于普通人之中,如果他再能为普通人解决诸如干旱、疾病和野兽等问题,那么他就会得到周围普通人的崇拜。这就使得很多普通人出身的巫师小时候就能被老一辈巫师发现和培养,得到老一辈巫师从传承。如果一个家族中诞生了一位巫师,那么这个家族整个家族的地位都能得到提升。”

    “在这种大背景下,从远古直到现在,东方的巫师们与普通人几乎是毫无隔阂的生活在一起。”

    “所以说,巫师与普通人的关系,是由普通人对巫师的力量的态度所决定的。”

    造成东西方魔法界这方面的差异的原因肯定没有张旭说的那么简单,但是现在是在和女朋友度假,有的东西简单说一下就成,如果抱着妹子的时候把这个问题深入剖析下去,就是不解风情了,还不如在其他问题上深入一下。

    张旭现在开始一点点的将芙蓉的思维从欧洲传统巫师的路上往华夏巫师的道路上引导。暑假和现在圣诞假期,张旭带芙蓉走出巫师世界,进入麻瓜世界,为的就是要开阔她的眼界。如果以后芙蓉随他到华夏生活,那么她的思维就不能走欧洲传统巫师的路子,把自己的眼光圈在魔法界的那一点点地方。否则三观不和,是破坏夫妻和谐的最大杀手。

    芙蓉见张旭虽然没有直接回答自己提出的问题,但是她觉得张旭在这个问题上给她开辟了一条她从没想到的思路。

    芙蓉思考了一下,觉得这个问题短时间是想不出答案的,于是又问了一个问题:“那么华夏的魔法界和普通社会合作,最终的目标是什么呢?”

    张旭看着窗外极光舞动的璀璨星空,说道:“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