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霍格沃茨淡定地喝红茶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1章 假期来了

    圣诞假期终于到了,霍格沃茨的学生们纷纷离校回家与家人团聚。

    张旭则一早就通过门钥匙跑到了法国,他将在芙蓉家度过圣诞假期,在假期的最后两天他将和芙蓉一起到布斯巴顿魔法学校,和老朋友们小聚。

    在芙蓉家,张旭再次受到了热烈的欢迎。

    刚到院子门口,加布丽第一个冲出来迎接张旭。

    蹭了蹭加布丽的小脸蛋,张旭拉着叽叽咋咋说个不停的小姑娘,来到了房门前。

    在和芙蓉拥抱一阵后,三人一起进了房子。

    在问候了德拉库尔夫妇后,大家一起坐下聊天。

    一开始,都是加布丽不停地向张旭问这问那,张旭也捡着有趣的事和她说。

    在张旭如同讲故事般把他在决斗俱乐部里的表现说了一番后,德拉库尔夫人起身去做午饭了,并把芙蓉和加布丽也叫去帮忙,把客厅留给了张旭和德拉库尔先生两人。

    “霍格沃茨那边,安全没有问题吧?”德拉库尔先生问道。

    自从霍格沃茨密室事件从家长圈泄露出来后,立即引起了欧洲魔法界的关注。现在邓布利多的压力很大,每天都收到很多各界问责的信件。好在媒体没有公开报道,加上邓布利多的金质招牌,再加他手上还有一把经济牌可以打,所以各方面都不敢过分的逼迫他。连往日最活跃的卢修斯·马尔福,现在也不敢轻易的跳出来。但是圣诞节前的又一个学生遭到袭击,这已经是这个学期里继一个纯血学生和一个麻瓜血统学生后的又一个麻瓜血统学生遭到袭击,这就像给火药桶插上了导火索,就差一颗点燃导火索的火星了。

    “我的安全没问题,我要逃跑没有人能拦得住我。”张旭回答道,“现在我们自己的调查已经到最后的阶段了,只要确认了那个继承人的身份,再找到密室的位置,这件事就解决了。”

    接着,张旭简单地说了整个事件的经过,又说了一点大家对这件事的推测。

    德拉库尔先生听完,点了点头,说道:“你自己的安全是第一位的,如果发现情况有什么不对,我可以让布斯巴顿以邀请你的名义让你过去避一避。”

    张旭点了点头,接着婉拒了德拉库尔先生的好意,这个时候当逃兵是不可能的。

    说完了霍格沃茨的事情,张旭又和德拉库尔先生说了些德拉库尔先生最近工作上的事情。

    现在德拉库尔先生的职务是法国魔法部国际事物司的司长,麻瓜世界那边挂了一个驻华大使馆参赞的头衔,主管法国魔法界和华夏魔法界之间的外交联络工作。

    德拉库尔夫妇现在是一半时间呆在法国,一半时间带着加布丽到华夏工作。

    现在德拉库尔先生官方的工作加上他自己的外贸生意,德拉库尔一家可以说是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在华夏工作的那段时间里,华夏的方方面面给了德拉库尔夫妇巨大的冲击。原本有些看不懂的地方,在询问了张旭之后,搞清楚之余也受到了二次冲击。

    华夏魔法社会与普通社会融合后相互促进、共同发展的景象,给封闭的法国魔法界的巫师带来了一股思想上的洪流。

    接着德拉库尔先生向张旭询问,能否让芙蓉在布斯巴顿魔法学校毕业后去华夏的魔法大学学习,张旭表示十分赞同,将会负责处理好这件事。

    两人又聊了一会法国魔法界的新闻逸事,午饭的时间到了。

    在大家其乐融融的吃完午餐后,就是年轻人的时间了。

    整个下午,张旭都是和加布丽一起在院子里玩雪,芙蓉则在一旁凑热闹。

    张旭给加布丽做了一个雪滑梯,玩得她乐不思蜀。

    丰盛的晚饭后,张旭则抱着加布丽给她念童话故事。

    整整一天,芙蓉没有问张旭关于霍格沃茨的事,张旭也没有主动说。他们只聊了芙蓉在布斯巴顿里的事,还有张旭的一些老朋友的近况。

    当晚,张旭是在德拉库尔家的客房里过的夜。

    第二天一大早,早饭都没吃的张旭就和芙蓉溜走了,等加布丽醒来发现他们两人不见了发脾气的时候,张旭和芙蓉已经在芬兰的拉普兰地区了。

    为了这个圣诞假期,张旭动用了国内给他的福利待遇,不但用了各国大使馆的门钥匙,还请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帮忙在当地的度假酒店订了房间。国内对他一个离家万里的小孩子也是十分照顾,一些合情合理的要求也尽量满足。反正张旭是个小壕,该自己出的钱一分都不会少。

    张旭和芙蓉在玩了一天的狗拉雪橇后,又品尝了当地特产驯鹿等当地美食,然后回到了预定好的房间里。

    张旭预定的是一个带着玻璃穹顶的小木屋。

    洗过澡的张旭躺在玻璃穹顶房间里的床上,看着天上变幻莫测的北极光。

    围着浴巾的芙蓉从浴室里出来,刚才她在桑拿房里呆了一阵子,全身还是红彤彤的。

    芙蓉坐在床头上,将张旭的脑袋搬到自己的大腿上枕好,双手轻轻地为他按摩着太阳穴。

    “在霍格沃茨很累吧?”

    这是这两天芙蓉第一次和张旭提及关于霍格沃茨的事情。

    “嗯。”

    张旭第一次在人面前说累。

    感受着芙蓉纤指的按摩,和后脑勺上充满弹性的触感,张旭难得地放松。

    “危险吗?”

    “没事,我还能对付。”

    “如果实在不行……”

    “没什么不行的,必须行啊。”

    远离了霍格沃茨,远离了密室,远离了蛇怪,张旭连日来绷紧的神经在这一刻得到了彻底的放松,不知不觉地就这么睡着了。

    芙蓉看着熟睡的张旭,她的直觉告诉她,她的小男友在学校面临的情况绝不是他在来信里说和刚才说的的那么轻松。她查过关于蛇怪的资料的,明白蛇怪的可怕。

    芙蓉用漂浮咒让熟睡的张旭飘起来,把他放到小木屋里面的床上。她自己换上了睡衣,抱着熟睡的张旭一起睡了下去。

    躺在张旭的身边,芙蓉发现张旭脸上原来紧皱的眉头已经展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