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霍格沃茨淡定地喝红茶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1章 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

    一头庐山瀑布汗的张旭,此刻最想干的,就是冲到洛哈特面前,“教授,我想学遗忘咒。”

    洛哈特虽然在很多地方不靠谱,但是他那一手遗忘咒可以说是玩得炉火纯青,达到了教授的水平。

    人的记忆是很精细的存在,删除人的记忆的魔法亦是十分地复杂,稍有不慎,就会造成对方轻则记忆混乱,重则脑残。

    而有目的性地删除一个人的部分记忆,让对方不会受到明显的伤害,更是十分地考验施法者的操作水平。

    就像把一整本书剁碎很简单,但是只撕掉特定的内容,就得先找到这些内容的书页,然后在保证书的其他部分完整的情况下,仔细地把书页裁剪下来。

    如果让现在的张旭拿出魔杖来施放遗忘咒,其效果和用板砖来施放遗忘咒(物理)一样。

    张旭用了十五分钟的时间向金妮解释,自己当时重点检查了一下她手臂和肩膀上的伤痕,没有对她做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而且当时邓布利多等一众教授也都在病房里。

    至于金妮信不信,张旭自己反正信了。

    最后金妮自己也让自己信了,不然咋办,她鼓起勇气来问张旭这事,就是为了求一个安心。

    张旭来到阅览室,看到显示今天下午研讨沙龙主题的羊皮纸上写着“密室”,他就知道下午有得忙了。

    一整个上午,张旭都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思考着自己刚才的两个方案。

    期间张旭看到哈利有两三次想过来找他,可是走到一半后又放弃了。

    张旭没去理他,谁知道他找自己是要谈蛇怪的事,还是金妮的事,两件都不是什么好打发的事。

    时间到了下午三点,阅览室里比以往更热闹了。

    整个阅览室中间的长桌上都坐满了人。

    周围的空地上也站满了围观群众。

    今天的气氛和往时比起来多了一份凝重,不复以往轻松活泼的气氛。

    看到今天似乎是在开会的样子,张旭首先发言了。

    “昨天晚上,洛丽丝夫人遭到了攻击,经教授们检查,它没有死亡,而是被石化了。”

    “而案发地点的墙上,则被写下了‘密室被打开了。与继承人为敌者,警惕。’这几个字。”

    “我们应当注意到,在此之前,金妮·韦斯莱曾经遭到攻击并受伤。”

    “我想我们应该搞清楚这几件事,密室是什么?密室里面有什么?继承人是谁?金妮受到攻击和这件事是否有什么联系?”

    金妮听到张旭提到了这件事,顿时脸色发白全身发抖,靠在了哈利的身上,让一旁的罗恩大为不满。

    一位蛇院的七年级学生杰德·施特尔发言道:“在霍格沃茨,长久以来都流传着关于密室与密道的传说。”

    魔法家族的学生们纷纷点头,表示已经听说过这件事。

    “霍格沃茨城堡建成时,正是麻瓜疯狂地狩猎巫师的年代。当时为了抵御可能到来的麻瓜的进攻,城堡里修建了众多的密道和密室。”

    “后来,随着麻瓜的威胁的结束,这些密道和密室都被废弃了。”

    “有过了很多年,这些密道和密室又慢慢地被人发现。关于密道,我认为两位韦斯莱先生最有发言权。”

    双胞胎兄弟此时正笑着对众人点头。

    “至于密室,其实很多密室都是有自己的名字的,例如我们很多人都用过的那间。”

    一众高年级的学生们会心一笑,让低年级的学生们侧目。

    “而单独以‘密室’来命名的,则只有传说中的那一间。”杰德·施特尔最后一脸严肃的说道。

    在座的很多蛇院的学生同时严肃的点了点头。

    “今天上午,我就密室一事请教了宾斯教授。”鹰院的级长佩内洛·克里瓦特一边打开一本笔记本一边说道,“以下是宾斯教授所说的内容。”

    “你知道,霍格沃茨学校是一千多年前创办的,具体日期不太确定。创办者是当时最伟大的四个男女巫师,四个学院就是以他们的名字命名的:戈德里克·格兰芬多,赫尔加·赫奇帕奇,罗伊纳·拉文克劳和萨拉查·斯莱特林。他们共同建造了这座城堡,远离麻瓜们窥视的目光,因为在当时那个年代,老百姓们害怕魔法,男女巫师遭到很多迫害。”

    “开头几年,几个创办者一起和谐地工作,四处寻找显露出魔法苗头的年轻人,把他们带到城堡里好好培养。可是,慢慢地他们之间就有了分歧。斯莱特林和其他人之间的裂痕越来越大。斯莱特林希望霍格沃茨招收学生时更挑剔一些。他认为魔法教育只应局限于纯魔法家庭。他不愿意接收麻瓜生的孩子,认为他们是靠不住的。过了一些日子,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因为这个问题发生了一场激烈的争吵,然后斯莱特林便离开了学校。”

    “可靠的历史资料就告诉我们这些。但是,这些纯粹的事实却被关于密室的古怪传说掩盖了。那个故事说,斯莱特林在城堡里建了一个秘密的房间,其他创办者对此一无所知。根据这个传说的说法,斯莱特林封闭了密室,这样便没有人能够打开它,直到他真正的继承人来到学校。只有那个继承人能够开启密室,把里面的恐怖东西放出来,让它净化学校,清除所有不配学习魔法的人。”

    佩内洛·克里瓦特念完了笔记本上的内容,周围的学生们顿时一片寂静。

    “那么,那个‘里面的恐怖东西’是什么呢?”一个獾院的学生提问到。

    接着,学生们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

    “或许是一件强大的魔法物品。”

    “也可能是某种怪兽。”

    “如果是魔法物品,那么一千多年来魔力会流逝多少?”

    “有什么魔兽能活一千年?”

    “如果是魔法物品,只能把一只猫石化而不是杀死,威力会不会太小了?”

    “会不会是使用者不能完全控制它?”

    “如果是斯莱特林留下的,那么也只有他的继承人能使用吧?”

    “也有可能是某种怪兽,被斯莱特林封印起来了,只有他的传人才能控制它?”

    “如果如果袭击韦斯莱小姐的凶手也是那个人,可是为什么那人并没有对她下杀手?”

    “或许是因为韦斯莱小姐是纯血,那人不杀纯血。”

    “会不会韦斯莱小姐就是斯莱特林的传人?她在打开密室的时候受的伤。”

    “哈哈哈哈!斯莱特林的传人会在格兰芬多学院?”

    “可能是那人在打开密室时被韦斯莱小姐碰到,然后打伤了她,但是因为她是纯血所以没有杀害她,只是抹去了她的记忆。”

    “有可能,邦妮·赖特,你们发现受伤的韦斯莱小姐的地方在哪?说不定密室就在附近。”

    “那个地方周围费尔奇搜查了至少十遍,没有发现任何与密室和密道有关的地方。”

    “我认为那个恐怖的东西可能是某种怪兽,斯莱特林的传人下令它在那个地方埋伏起来袭击人,结果那猫先学生一步路过那里,所以被袭击了。斯莱特林的传人应该是斯莱特林学院的学生吧,但是那天晚宴时,全部的斯莱特林的学生都在。如果是魔法物品,不会有人把魔法物品放在那个地方吧。”

    “怪兽的话会有留下的痕迹吧。”

    “魔法物品的话也可能会。”

    ……

    一众学生讨论了很长时间,也没讨论个所以然出来,虽然有的人猜到了真相,但缺乏决定性的整理。

    此时,张旭已经懒得去思考怎么带节奏的事情了,因为他发现,霍格沃茨的学生们已经培养出了解决问题的主动性了,而不是像“剧情”里那样,除了主角三人组外只会一味地恐惧与等待。

    如果张旭太刻意地去引导与压制学生们,反倒会让人认为“张旭就是斯莱特林的传人”的脑洞说不定就是真相。刚才这个脑洞一出,赞同的人数比认为哈利·波特是斯莱特林传人的人还多。

    眼看晚饭时间就要到了,张旭才结束了这次讨论。

    最后,张旭提出了几个方向。

    “密室是什么?目前只有宾斯教授的说法,大家可以再寻找关于密室的其他传说与记录,相互印证。”

    “密室里面有什么?目前有魔法物品和魔法怪物两种猜测,大家可以在图书馆里找一下有没有符合条件的魔法物品和魔法怪物。”

    “至于继承人是谁?我倒希望那个继承人能自己站出来,可是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不过我要说的是,希望大家在有决定性证据之前,不要轻易地怀疑某个人。”

    “我想在解决了这些问题,才能更好地分析金妮受到攻击和这件事是否有关联。”

    “还有重要的一点,希望大家平时能注意一下身边的与平时有异常的细节。有时候,这些细节能提供重要的线索。”

    “我们把我们能找到的线索搜集起来,我相信我们能找到其中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