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霍格沃茨淡定地喝红茶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8章 我能帮你的就这么多了,加油吧

    中西医结合疗效好,金妮在校医室里住了五天后就出院了。

    金妮在受伤的第二天上午醒来后,邓布利多就向她了解情况,可是脸色苍白的金妮却一个劲地摇头说不知道。

    邓布利多只当是她当时惊吓过度暂时失忆了。

    学生们在知道金妮是不小心误入密道受伤后,好一阵子走路都不敢离墙近。

    而双胞胎两兄弟则整晚拿着活点地图四处寻找导致自己妹妹受伤的密道。

    心怀内疚的张旭,则只能从其他地方对金妮做出补偿。

    金妮醒来后,张旭把哈利同学踢去照顾金妮了。

    当时张旭抓住了哈利。

    “哈利,韦斯莱先生是不是对你很好?”

    哈利点头。

    “韦斯莱夫人是不是把你当成了儿子在对待?”

    哈利点头。

    “那么你是不是该做些什么来报答韦斯莱先生和韦斯莱夫人?”

    哈利点头。

    “现在韦斯莱先生和韦斯莱夫人最疼爱的金妮受伤了,韦斯莱先生和韦斯莱夫人不能亲自来照顾金妮,那么你帮助他们照顾好金妮,是不是应该的?”

    哈利点……头。当哈利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拿着午饭站在金妮的病床前了。

    病床上的金妮此刻的脸红得和自己的头发一样。

    金妮想起今早自己醒来,庞弗雷夫人给自己检查完后,张旭对自己说的话。

    “金妮啊,你是不是喜欢哈利啊?”

    金妮脸红低头。

    “你是不是想做哈利的女朋友啊?”

    金妮的头更低了。

    “你瞒不了我的,你看哈利的眼神,就像我的女朋友看我的时候一样。”

    金妮捂脸。

    “你要是真喜欢哈利就鼓起勇气去表白嘛。拿出格兰芬多的勇气来,大胆说出来,连表白都不敢,还有什么资格说喜欢他。”

    金妮捂脸点头。

    “这几天我会让哈利来给你送饭。”

    金妮惊讶得抬起了头。

    “记住你现在双手重伤,不能动了。”

    金妮⊙v⊙!

    “到时让哈利喂你吃东西。”

    金妮OvO!

    “听我的准没错!怎么说我可是把布斯巴顿的校花给追到手的,那天在对角巷你也见过她了吧,如果我的方法不厉害,怎么能短短几天就把她追到手?”

    金妮若有所思地点头。

    “我能帮你的就这么多了,加油吧,年轻人。”

    正当病房里两位年轻人红着脸四目相对的时候,旁边的办公室里,一群人正在通过一块A4纸大小的镜子看着这两个人。

    这块镜子是庞弗雷夫人在办公室里观察病房用的。

    今天中午庞弗雷夫人去温室采摘草药了,张旭自告奋勇地接替她照顾金妮。

    然后就变成现在这样的情况了。

    始作俑者张旭坐在放着镜子的桌子前,两旁坐着来看八卦的张秋和赫敏。双胞胎兄弟笑嘻嘻地看着镜子,同时一人抓住想冲过隔壁的罗恩的手,另一人捂着想喊出声的罗恩的嘴,而罗恩则挣扎着要跑到病房。珀西依旧是一脸严肃的站在后面,同时抓住了罗恩的另一边的手。

    大半个小时后,哈利帮吃完午餐的金妮擦嘴的时候,庞弗雷夫人回来了,一伙人只能带着遗憾离开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哈利对经常对他坏笑的几个人,和动不动就对他发脾气的罗恩,一脑子的问号。

    接下来张旭的日子又变回了日常。平平常常地上课,平平常常地吃饭,平平常常地给芙蓉姐妹和其他布斯巴顿的朋友以及尼可·勒梅写信。晚上睡觉前再在公共休息室和同学们打两盘乒乓球,让他们感受一下来自东方魔王城的恐怖。

    唯一有变化的,就是张旭加入了鹰院的魁地奇球队。

    由于张旭在各个位置的表现都不错,于是他光荣地成为了球队中的一名超级替补,谁缺阵就补上谁的位置。

    就在这么一片和平祥和的氛围中,一个幽灵找到了张旭。

    “差点没头的”尼克出现在张旭身前向他打招呼的时候,张旭是一脸懵逼的。自从上学期他把皮皮鬼打得洗心革面重新做鬼后,学校里的幽灵都不敢和张旭说话。

    “你好,张先生。”尼克说道。

    “你好,尼克。有什么事吗?”

    尼克脸上挣扎了一下,说道:“张先生,我有件事想向您寻求帮助。”

    尼克边说边提起了自己的头,向张旭展示自己那差点被砍断的脖子。

    “脖子上被一把钝斧子砍了四十四下。我比任何人都希望事情办得干净利落,希望我的脑袋完全彻底地断掉,我的意思是,那会使我免受许多痛苦,也不致被人取笑。”

    接着尼克拿出一封透明的信,然后把信抖开,愤怒地念了起来:“我们只能接受脑袋与身体分家的猎手。你会充分地意识到,如果不是这样,成员将不可能参加马背头戏和头顶球之类的猎手队活动。因此,我非常遗憾地通知您,您不符合我们的条件。顺致问候,帕特里克德波魔先生。”

    差点没头的尼克气呼呼地把信塞进衣服。

    “只有一点点儿皮和筋连着我的脖子啊,张先生!大多数人都会认为,这实际上和掉脑袋一个样儿。可是不行,在彻底掉脑袋的德波魔先生看来,这还不够。”

    尼克深深吸了几口气,然后用平静多了的口吻说道:“那么,请问张先生,你能彻底砍断我的脖子吗?”

    尼克说完后,忐忑不安得看着张旭,生怕张旭开口拒绝。

    张旭想了一下,回答道:“尼克,你能确定,把你的脖子彻底砍断后,不会对你造成巨大的伤害吗?例如身子或者头会消失掉。”

    尼克听到张旭没有拒绝,高兴地说道:“不会,不会的!张先生,我们幽灵是靠自己的意识来维持自己的身体的。用魔法毁掉我们的部分身体时,如果我们的意识里认为自己的这部分身体将永远失去了,这样才会失去这部分身体。如果意识里认为自己要死了,那么幽灵就会消亡。更重要的,我们的意思里我们都是穿着衣服的,所以我们才穿着衣服,不然……”

    张旭嘴角抽了抽,不然这画面就足够《哈利·波特》被毙掉了。

    子弹大的雨点噼噼啪啪地打在城堡的窗户上。哈利训练归来,返回格兰芬多的城堡。他全身都湿透了,沾满泥浆。

    心事重重的哈利咕叽咕叽地走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上,突然他看见格兰芬多城堡的幽灵——“差点没头的”尼克正在和张旭说着什么,一人一幽灵一边说,一边不住地点头。

    哈利刚想上前和他们打招呼,就看到尼克把自己的头提了起来,露出那一点点连着的脖子。

    接着张旭似乎是在魔杖上包了些什么之后,只见白光一闪,他伸出魔杖在尼克的脖子间划过。

    然后尼克的手一松,他手中自己的脑袋就掉到了地上。

    哈利目瞪口呆的走上前去,看着兴高采烈地举着自己的头的尼克,和事了拂衣去的张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