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霍格沃茨淡定地喝红茶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3章 禁林夜游

    晚上十一点,邓布利多带着张旭幻影移形回到了霍格沃茨的大门。

    “想不到在最坏的和不怎么坏的这两种情况里,他们两位都是不怎么坏的那种。”张旭说道。

    “如果能将他们治好,那真是太好了,我们对他们的亏欠实在太多了。”邓布利多叹了一口气说道。

    “幸好只是灵魂因为自我保护而自我封闭沉睡了,灵魂的损伤并不严重。只要唤醒灵魂,让它自己撬开自己的壳,然后治疗一下灵魂就没事了。如果是灵魂损伤严重的话,那就谁都没办法了。”张旭说道。

    “反正哪怕治疗不成功,也不会比现在更差了。”邓布利多有些黯然的说道。

    “放心吧,这个叫做一梦千年的魔法,能让人的灵魂在梦境中经历犹如现实一般的梦境。这次施展的是最高级别的S级的一梦千年S,经历过那样真实的梦境后,我醒来好一阵子都分不清哪个是梦境哪个是现实了。他们的沉睡的灵魂在梦境里会逐渐苏醒,当他们的灵魂恢复活力后,再刺激一下让他们自己打开外壳,这样治疗就算成功了。”张旭和邓布利多一边说话,一边向霍格沃茨城堡走去。

    “你在梦境里经历过什么?”邓布利多一脸饶有兴趣的看着张旭问道。

    “五年施法三年模拟。”张旭一脸蛋痛的回答道。

    “只要准备好一些魔法材料,就能开始对他们的治疗了。鲁伯那里有一些用得上的,我让他帮助你吧。”邓布利多说道。

    就在这时,张旭和邓布利多看到霍格沃茨城堡的门厅里走出来一队奇怪的组合,费尔奇、哈利、赫敏、纳威和马尔福。

    两队人看到对方,都愣了一下。

    “晚上好,邓布利多教授,张先生。”费尔奇打招呼道,“我将带这些受处罚的学生去禁闭。”

    自从费尔奇成功转职巫师后,性格慢慢地改变了,不再是以前的那样的阴鸷。

    费尔奇身后的四人看到邓布利多,哈利低着头似乎在寻找能躲进去的缝隙,赫敏捂着脸,纳威涨红了脸,马尔福则脸色发白。

    几分钟后,费尔奇一行人加上张旭来到了海格的小屋旁。

    得知将要进入禁林的哈利等人在一旁瑟瑟发抖,而海格在月光下看着张旭递给他的邓布利多写的纸条。

    “既然邓布利多教授同意你一起到禁林里,那么你就跟上吧,注意安全。”海格对张旭说道。

    “现在仔细听着,我们今天晚上要做的事情非常危险,我不愿意让任何一个人遇到危险。先跟我到这边来。”海格说道。

    海格领着学生们来到禁林边缘,他把灯高高举起,指着一条逐渐隐入黑色密林深处的羊肠小路。

    一阵阴冷地微风从禁林里吹出来,轻抚着众人的头发。

    “你们往那边瞧,看见地上那个闪光的东西吗?银白色的?那就是独角兽的血。禁林里的一只独角兽被什么东西打伤了,伤得很重。这已经是一个星期里的第二次了。上星期三我就发现死了一只。我们要争取找到那个可怜的独角兽,使它摆脱痛苦。”海格一边说,一边看向一旁的张旭。

    “如果伤害独角兽的那个东西先发现了我们,怎么办呢?”马尔福一边以二十赫兹的频率瑟瑟发抖,一边问道。

    “只要你和我或者牙牙在一起,禁林里的任何生物都不会伤害你。”海格说道,“不要离开小路。好了,现在我们要兵分两路,分头顺着血迹寻找。到处都是血迹,显然,它至少从昨天晚上起,就一直跌趺撞撞地到处徘徊。”

    “那么,我、哈利、纳威和赫敏走一条路。张,你带着马尔福和牙牙走另一条路,邓布利多教授相信你你,所以路上听你的。”海格说道。

    张旭和海格不熟,这个学期这么久,张旭没有找过一次海格,海格也只是听哈利他们提到过张旭。海格虽然是个好人,但是他在对待神奇动物上三观有问题,这为他自己惹来了很多的麻烦,张旭不想沾上这样的麻烦。

    大家往禁林里走了一段,就到了岔路口,哈利等人走左边的路,张旭带着马尔福和牙牙走右边的路。

    张旭带着马尔福和牙牙跟着地上银蓝色的血迹走了一段路后,张旭停了下来,而马尔福则一脸紧张的看着他。

    看着马尔福那愈加苍白的脸,张旭一脸的无语。

    “放心,我不会伤害你。只要你接下来听话,我能保证你完好无损的回到卧室温暖的床上。否则,我就留下你让你自己走出去。”张旭对马尔福说道。

    而马尔福则不住地对张旭点头,频率之快,让张旭害怕他会伤到脖子。

    “拿出你的魔杖,要随时做好释放魔法的准备。你家里应该教过你不少魔法吧。”张旭说道。

    马尔福一边拿出魔杖紧紧地握在手里,一边点头。

    “忘掉那些魔法,它们在这里都用不上。”张旭对马尔福说道,“你现在紧张成这样,你能保证你的魔法咒语不会念错音节,你抖动魔杖的手势不会变形吗?”

    马尔福看着自己有些颤抖的手,摇了摇头。

    “所以今晚你就用一个照明术就够了。只要是通过眼睛来搜索敌人的动物,在晚上的时候双眼突然遇到强光,那么它的眼睛就会暂时失明,这样接下来不管是逃跑还是求救,都能争取到时间。”张旭继续说道。

    “如果是不用眼睛的动物呢?”马尔福颤抖地问道。

    “那你不要转身就跑,因为人是树林里是跑不过那些生活在树林里的动物的,你应该原地不动,与它对视。”

    “这样就能得救了吗?”

    “不,这样你能死得尊严。”

    张旭原本想讲个笑话缓解一下马尔福的紧张情绪,谁知道他此刻腿软得差点坐了下来。

    “这个你拿着,往里面输入魔力,然后放口袋里。”张旭掏出一个折成三角形的符纸递给马尔福,“这个一个类似铁甲咒的护身符,输入魔力后能保持一天里当你受到动物伤害的时候会自动保护你。”

    马尔福接过护身符后紧张的神奇才缓解一些。

    “等下牙牙走前面,你跟在后面的左边,我在右边,你注意观察左边和前边,我观察右边和后边。一路上不要发出太大的声音和做多余的动作,发现有问题第一时间喊我,知道吗?”张旭说道。

    “好的。”马尔福回答。

    “当让,如果你觉得太无聊想作弄一下我,我会把你当成危险的动物给收拾掉的。”张旭微笑着对马尔福说道。

    马尔福听了则一个劲的摇头,且不说马尔福一开始就被家里告知不要惹张旭,开学这么久以来他也清楚了张旭的实力,张旭就算让他一只手也能把他吊起来打。

    安排好后,两人一狗开始往禁林深处走去。

    深夜禁林里四处静悄悄,只有风儿在轻轻唱;

    夜色多么好,心儿多爽朗,在这迷人的晚上。

    微风轻轻吹,树叶沙沙响,明月照地面,银晃晃。

    依稀听得到,动物轻声叫,多么幽静的晚上。

    有位马尔福跟在我身旁,默默看着我不作声;

    我要对你讲,今晚别作死,否则你爹也救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