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霍格沃茨淡定地喝红茶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9想 向天再借五百年

    哈利三人走后,张旭将这次交流访问的情况的报告写完了,一份以与学生间交流情况为主要内容的报告将交给邓布利多,一份另外附加了通过布斯巴顿魔法学校与法国魔法界交易事项的报告发回给国内。当然,关于撩妹的事情就不提了。

    张旭用魔法做出几只送信的千纸鹤,一起拉着交给邓布利多的报告飞向了校长办公室。然后在午饭前去了猫头鹰屋将给芙蓉的信和国内的报告送走了。

    吃午饭时张旭一直在想着一些问题,所以在餐桌上有些沉默,除了和张秋简单地说了一遍在法国的经过后,草草地吃了点东西后就回宿舍了。

    张秋原本想问问张旭关于芙蓉的事情,但是见他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就没再过多的打扰他。

    张旭在写作业的时候一般选择阅览室,而在写一些私密的东西或者思考一些重要的问题时就会回宿舍。

    张旭现在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要不要对魔法石下手。

    在圣诞节的第二天,吃完午饭后芙蓉要先回宿舍给妹妹写回信,午饭前她收到了猫头鹰送来的家里的信。

    张旭在午饭后就自己来到了花园里,找了一张石凳坐着,打算晒晒冬日午后的太阳。

    这时一只送信的猫头鹰找到了张旭,给张旭送来了一封由驻法国大使馆转来的赵老给他的信。

    信件的内容是红色毛熊帝国犹如“历史”上一样,在昨天轰然倒塌了。

    赵老在多年前就针对此事做出了部署,国家也一早制定和执行了一系列计划,赵老和张旭第一次见面后张旭也对一些计划做出了一些补充。

    现在,红色毛熊还是倒下了。此刻,北方的那一片土地上,一大批专业人士正在挥舞着大把的美元和伏特加四处出击抢专家、抢设备、抢资料。

    正在思考中的张旭突然感觉到一个温软的躯体靠在自己的身旁,一头金发的脑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张旭用脸颊蹭了蹭肩膀上的脑袋,伸手揽住芙蓉的腰。

    勾心斗角什么的,都是自己的事情,和身边的小女友无关。

    迅速的转换了心情的张旭,开始和芙蓉讲起小时候舅舅带自己在天上飞的事。

    两人聊了一会儿,又有一只猫头鹰飞到了张旭的身边。

    这次猫头鹰送来的是一封邀请张旭来喝下午茶的邀请函,邀请人的来头比较大——尼可·勒梅。

    张旭按着邀请函的要求独自按时来到了布斯巴顿城堡里的一间茶室,茶室里坐着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

    两人一番寒暄过后,尼可·勒梅首先起了话题:“阿不思在给我的信中提起过你,他说你是一位十分出色的巫师。”

    “邓布利多教授谬赞了,在您和他的面前,没有哪个巫师敢自称出色。”张旭说道。

    “不必这么谦虚,起码我和阿不思没办法在你这个年纪建起这么美丽的冰雪城堡。”尼可·勒梅笑着说道。

    张旭知道自己的事,他也相信见多识广的尼可·勒梅也能看得出来,只能如实说道:“那是我尽了全力,几乎要将魔力透支了才有这样的成绩,直到现在我的魔力才恢复了一小半。”

    尼可·勒梅没再深入这个话题,简单明了的换了一个话题,“你对永久的生命怎么看?”

    早已料到尼可·勒梅有这么一问的张旭回答到:“人类自诞生以来,一直在追求超越自身的力量。因为人类的**力量并不算强大,所以人类就发明了使用工具来增强自身的力量。通过对更强的力量的追求,麻瓜们从石器时代开始,经历了青铜时代、铁器时代,再到三次工业革命,人类的力量在工具的帮助下达到了史无前例的地步。巫师的世界也是,经历了千年的发展,巫师们发明创造出了各种魔法,巫师通过魔法这种工具也是得到了史无前例的力量。而寿命,可以说是力量的一种。追求永生,也是人类追求力量的其中一环。”

    尼可·勒梅听完后沉默了一会,说道:“很新颖的角度,但不得不说你说得很有道理。那么你认为怎样的人才能拥有永生呢?”

    “缺心眼。”张旭回答道。

    “……”尼可·勒梅面对这样的回答,难免有些接受不了。

    知道尼可·勒梅一时难以接受这样的答案,张旭向对方解释道,“缺心眼是不朽者必备的素质,因为你拥有无尽的时间去经历无尽的事情,如果你自己的心态总是会因为外物而时而紧张时而悲愤时而压抑的话,用不了多长时间你就会疯的。因此你必须学会让自己的心变得比任何东西都稳固,最终,面对世界末日你都能面带微笑,并且面带微笑地拯救世界——然后你就神功大成了。丰富的感情,尤其是负面感情,是凡人的优点,却是不朽者的致命疾病,一个经常会陷入负面感情或者压抑状态的家伙,是没有资格永远活下去的。”

    这是张旭上辈子看小说看到的,是真神显圣辉耀光明慈航济世普度众生大功德大无量大智慧天尊教母洪武英烈威名宇内三天至尊神法珍极慈心仁爱镇天地镇邪祟镇人神至圣至洁天威不测勇悍三军大将军鸿福灌顶神心圣体光洁永持爱世人爱苍生爱天地显赫威名贯虚空真功真德至尊无上大神统领冰蒂斯族族长冰蒂斯对圣爹陈老太爷所说的话。

    张旭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突然想起了这段话。

    尼可·勒梅始终还是现在凡人的角度来看问题,在他看来六百多岁几乎就是永生了。但是他不知道,在思维比巫师世界活跃的麻瓜世界,而且是麻瓜世界里思维最为活跃的网络文学界,他的问题不知道有多少个版本的答案了,而且这些答案的所在的层次,比六百多岁不知道高出了多少个数量级的层次。

    面对张旭的这个回答,尼可·勒梅陷入了一大波沉思。原本他只是想听听张旭有什么角度新颖的观点,谁知对方不按套路出牌,直接进行层次上的碾压。

    随后尼可·勒梅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这样的话不应该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说出来的,只有亲身经历过悠久生命的人才能说出这样的话,而且这样的话不像是一个人的感悟,而是多位不朽者的总结。

    张旭一边喝茶一边暗中观察尼可·勒梅,喝完了一杯茶后他确定,尼可·勒梅被自己的不对称脑洞打击给误导了。

    在张旭喝完又一杯茶的时候,尼可·勒梅才从沉思中脱离出来。

    “张先生,请问华夏有没有这样的不朽者呢?”尼可·勒梅一脸严肃的问道。

    “我没见过。”张旭回答道。

    在亲身经历过一次穿越,又知道还有另一位穿越老乡,更知道这是一个拥有魔法的世界后,张旭对这个世界不管再出现什么奇怪的事情都不会感到惊讶了,就算下学期邓布利多把甘道夫找来当黑魔法防御课教授,他也能淡定对待了。如果说哪天有人告诉他,他家小区门口那个卖茶叶蛋的老头就是大禹,卖烤红薯的就是姜子牙,他也一样能淡定。

    所以对一些事情,张旭不敢轻易否定。万一真有这样的人存在呢?

    而在尼可·勒梅的眼中,一些问题不否认就算是承认了。

    见张旭不愿多说,尼可·勒梅也不多问了。

    一时间,尼可·勒梅也不知道该怎样展开下面的话题了。

    这时张旭换了个话题,“勒梅教授,您制造的魔法石堪称魔法史上的一个奇迹。在华夏的魔法界,亦对您的魔法石称赞不已。”

    尼可·勒梅却摇头说道:“它并没有传言中的那么神奇,功能没有人们认为的那么强大。”

    张旭想了想,问道:“是它的能量有限制吗?”

    尼可·勒梅点头说道:“是的,它的能量快用光了。”

    尼可·勒梅被张旭刚才的话误导了,认为自己手上的魔法石在别人眼里并不是什么绝无仅有的东西,自己藏着掖着也没意思,所以索性都说了出来。尼可·勒梅知道,自己面前的这个年轻人不是简单的留学生这么简单,他同时还是沟通东西方魔法界的传声筒。

    “那么再做一块不就行了?”

    张旭这才明白,为什么最后邓布利多会毁了魔法石。最大的原因就是尼可·勒梅的续命宝余额不足了,于是尼可·勒梅干脆就做出我死翘翘不是因为号称永久待机的续命宝尴尬地余额不足了,而是我活太久嫌命长了。为了不让人发现真相,于是就给邓布利多拿去设局,然后毁掉。这样一来,以后就没人能知道续命宝余额不足的真相了。

    “没办法再做一块了,当时制作魔法石的时候,就用掉了一些已经灭绝了的魔法生物最后的一点材料了,现在已经再也凑不齐全部的主要材料了。”尼可·勒梅摇头说道。

    “那还真是可惜了。”张旭说道。

    “那么可以把魔法石交易给我吗?还有魔法石的制作方法。价格您尽管开。”此刻张旭狗大户附体般的说道。

    尼可·勒梅愣了一下,尽管他有想到过张旭身后的人会想得到魔法石,但是他想不到对方就这么直接地弹出个交易窗口。

    “魔法石我已经交给阿不思了,它以后的归属我让阿不思来决定了。”尼可·勒梅把球踢给了邓布利多,“魔法石的制作方法我一开始就全部放到魔法石里面了,世上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魔法石的制作方法了。”

    得到了这样的答案,张旭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接下来,张旭向尼可·勒梅请教炼金术上的知识,谁让霍格沃茨没有炼金术的课程呢?

    尼可·勒梅回到自己的主场,对张旭提出的问题是有问必答。

    尼可·勒梅很快就发现,邓布利多称赞张旭十分出色并不夸张。张旭提出的很多问题都很基础,但自己回答后,他很快就能理解其中的内容并且能举一反三。

    在两人的一问一答下,晚饭时间很快就到来了。

    在两人一起狠狠地吐槽霍格沃茨没有炼金术课后,尼可·勒梅表示自己向张旭赠送一套布斯巴顿的炼金术课教材,如果张旭在自学时有什么疑问可以写信给他,他就算没了魔法石,还能活好几年。

    当晚张旭就写信给邓布利多,说了他和尼可·勒梅关于魔法石的交易的事,询问邓布利多魔法石是否出售。而邓布利多的回信是回校面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