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霍格沃茨淡定地喝红茶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章 霍格沃茨新的隐藏BOSS?

    其实张旭很想问麦格教授一个问题,如果用变形术将铀235变成钡和氪的话会怎样。但是考虑到麦格教授是否认识铀、钡和氪,以及自己前不久企图用小鱼干和逗猫棒调戏麦格教授,现在还处于尴尬状态,所以不得不放弃了向麦格教授请教的想法。后来张旭将这一想法写信向赵老请教,赵老的回信就两句话:别找死。想找死就在英国找。

    自从张旭将皮皮鬼打得洗心革面重新做鬼后,霍格沃茨管理员费尔奇就对张旭施放出极大的善意。张旭这种接受了两辈子**接班人教育,这辈子年年拿三好学生拿到手都软的人,自然不会脑袋被巨怪踢了去故意违反校规,所以和费尔奇之间就没有矛盾。

    加上张旭是个喜欢逗猫的,洛丽丝夫人在张旭的小鱼干攻势之下,已经和张旭很亲热了。

    一天晚饭后,正在回公共休息室的张旭在走廊见到盔甲上趴着的洛丽丝夫人。在用几条小鱼干逗了一会猫后,张旭就抱起猫送回费尔奇的办公室。

    敲门后进到办公室,张旭看到费尔奇正坐在桌子前,盯着桌子上的一支羽毛笔看。

    现在张旭看到羽毛笔就头疼,张旭表示用这种笔写字简直是酷刑。好在张旭来英国之前,张旭的父亲将部队奖励给他的一支英雄牌钢笔送给了张旭,不然就得寄信托人买几盒水性笔了。

    另外写作业用的羊皮纸张旭也用不惯,好在百宝袋里已经提前准备了一箱A4纸,省着也足够平时用的了。

    “费尔奇先生,您在看什么呢?”张旭一边放下猫一边问道。

    “晚上好,亲爱的张。”费尔奇回答道,“我怀疑这支羽毛笔是一件魔法物品。”

    张旭想了想,掏出一个拳头大的水晶球放在桌子上,将那支羽毛笔压在水晶球的下面。

    这个水晶球和当年张旭的爷爷给张旭测试魔力的玉璧的功能是一样的,都是用来测试人和物品的魔力的,只要接触到要测试的目标就行。

    之所以要做成水晶球,是因为生产厂家打算开拓欧美市场,生产了一批产品让张旭带过来做推广。

    张旭拿出水晶球的时候控制住了自己的魔力,所以水晶球没有发光。

    当水晶球放在羽毛笔上面的时候,水晶球里出现了一片淡淡的白色光点,然后光点组成了一个缓慢旋转的白色小光球。

    “毫无疑问,这支羽毛笔是一件魔法物品。”张旭向费尔奇解释道,“当水晶球接触到物品的时候,就会自动检查它是否有魔法波动。水晶球里光的亮度代表了物品所含魔力的多少,光球转动的快慢代表了魔力的流动速度,要知道魔力流动的速度和魔法物品所含魔咒的威力是成正比的。而且水晶球还带有恶咒报警的功能,如果魔法物品含有恶咒,水晶球就会发出红色的光,还会发出报警声和震动。”

    听完张旭的介绍,费尔奇盯着水晶球的眼睛几乎要放出光芒了。

    “这个水晶球我可以送给你。”

    张旭说完,费尔奇猛的抬头一脸惊喜的看着张旭。

    “当然,你也可以从我这里把它没收走,只要不给拉文克劳扣分就行。”张旭跟费尔奇开玩笑道。

    送样品做推广,将样品送给谁是有讲究的。如果把水晶球送给其他学生,结果就是三分钟热度。如果送给教授,水晶球的结局就是被束之高阁。如果送给哑然费尔奇,那么他必然会拿着水晶球四处追查学生的违禁品,这样一来整个学校的学生都会知道水晶球,而且时间将持续到费尔奇退休。

    “不!张,当然不会没收!”费尔奇高声喊到,“我会向邓布利多教授说明的,学校会出钱买下来。”

    “如您所愿,费尔奇先生。”张旭回答道。

    得到了张旭的答复,费尔奇伸手拿起了桌面上的水晶球。

    突然,费尔奇手上的水晶球发出了刺眼的白光,吓得费尔奇手一松将水晶球掉在了地上。

    还好水晶球在生产的时候就有防摔加固的设计,不然肯定得摔坏。

    张旭一脸⊙⊙?的看着费尔奇,刚才水晶球明显检测到费尔奇身上可以说得上是摸到“强大”边缘的魔力。

    “上辈子小说里费尔奇是个不会魔法的哑炮,现在的他明显算是个强大的巫师。可是这段时间从没听人说过费尔奇使用过魔法,难道是他隐藏了真实的实力?如果他隐藏了实力也说得过去,邓布利多让一个哑炮在学校里管纪律本来就说不通。难道他是邓布利多的一枚暗棋?我现在知道这件事了会不会被邓布利多灭口?也有可能费尔奇因为早年经历的原因,例如莫欺少年穷之类的,所以隐藏实力到霍格沃茨来当扫地僧?那么他会不会灭口?”

    短短几个呼吸时间,张旭就脑补出了三、四本能水上百万字的小说的大纲。

    “张,这水晶球刚刚是……”费尔奇盯着地上的水晶球惊讶地问张旭。

    “费尔奇先生,想不到你是一位这么强大的巫师。”张旭一边说一边捡起地上的水晶球,然后往水晶球里输入了一道普通一年级新生平均水平的魔力。

    拿着着大概以后智能手机屏幕亮度的水晶球递给费尔奇,张旭说道:“你看,你的魔力比我强多了。”

    费尔奇伸出有些颤抖的双手接过水晶球,水晶球再次发出了刺眼的光芒。

    “可是……张,你要知道……我……你可能听说过……我……我其实是个哑……哑炮。”费尔奇紧张得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

    听到费尔奇说得不像撒谎,张旭想了一下,突然想到一种可能。于是张旭掏出一副墨镜戴在脸上,然后近距离仔细地观察起费尔奇手中发光的水晶球。

    费尔奇一脸紧张地看着正在仔细观察水晶球的张旭,大气不敢出,生怕打扰到张旭。

    很快,张旭抬起头来,将墨镜递给了费尔奇,让他先观察一下水晶球在自己手上时里面的光点,再对比一下水晶球在检查其他魔方物品时的光点。

    没多久,完成张旭吩咐的费尔奇已经恢复了平静,重新坐在桌子的前面。

    “在我手里的时候,光点一动不动。但是在检查魔法物品和在你手里的时候,光点是旋转的。”费尔奇对张旭说道,“张,这就是我不能使用魔法的原因吗?”

    “举个例子,魔力就像水,施放魔法就是魔力像水一样流动而出。而你现在的魔力就像是冰块一样,没办法调动起来,外部的刺激力量不够的话就像锤子没能砸碎冰块,所以就没办法施放魔法了。”张旭说道,“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一般是魔力剧烈暴动后导致的。而你说你从小就无法使用魔法,这种情况很可能是小时候第一次魔力暴动时太激烈导致的。”

    “那有办法解决吗?”费尔奇紧张的问道。

    “有解决问题的思路,但是要得到邓布利多教授的帮助。”张旭说道。

    费尔奇之所以性格怪癖,在张旭看来是巫师界长期歧视哑炮的结果。

    在巫师界,巫师们将哑炮视为最严重的残疾人。巫师界里一个人缺手缺脚甚至精神有问题对巫师来说都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没有魔力的人,则是巫师鄙视链的最底端。

    在信奉“龙生龙凤生凤”和血统最高的巫师世界,巫师的强势基因使得巫师的后代基本上都是巫师。而当一个巫师的后代是一个鄙视链最底端的人,那么巫师界会认为这个这个巫师要么头顶一片原谅色,要么就是对其血统的质疑了。而后者,对传统巫师而言可谓是最大的侮辱。

    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的费尔奇必然受到来自方方面面的歧视,而长期以来的歧视,自己对巫师的羡慕和对自己的懊恼,则导致了他心理的扭曲。当心理扭曲的他在霍格沃茨里获得一定的权力之后,必然会对代表往日歧视他的巫师群体的小巫师们加倍报复。

    刚入学的新生正处于熊孩子最熊的阶段,天生的对各种规章制度叛逆。因此,新生和费尔奇的矛盾是不可避免的。随着多年来双方没有一丝妥协的斗争的加剧,加上学生多年来对费尔奇恶评的口口相传与发酵,反对费尔奇成了霍格沃茨学生中的政治正确,而费尔奇也更变本加厉地和学生们做斗争。同作为秩序管理者的级长和学生会主席或许明白这一点,可是他们作为学生阶级中的一员,不可能站到广大学生的对立面。

    不过仔细想想,霍格沃茨里一帮拥有超凡力量的熊孩子,有个恶人来管理他们是个不错的选择。想必邓布利多和霍格沃茨学校董事会对此是支持的。从整天“我爸是马尔福”不离口的小马尔福被费尔奇丢进禁林,而老马尔福对费尔奇一点动作都没有这件事上就能看出端倪。

    张旭和费尔奇认识后,张旭从没对费尔奇有过一点歧视。从日常交谈到哪怕一个眼神和表情,张旭不但没有任何一点歧视,反而还给予了费尔奇作为学校管理员的尊重。以往在学校里这样对待费尔奇的似乎只有邓布利多,所以费尔奇对邓布利多是死心塌地。其他教授如何对费尔奇不得而知(因为这章是作者在动车上写的不好翻资料),但是从长肉长胡子就是不长脑的海格对费尔奇的态度,或许可以管中窥豹。

    说费尔奇对张旭“士为知己者死”就严重了,但是双方都能以诚待人还是能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