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霍格沃茨淡定地喝红茶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章 Good good study,day day up!

    校园生活正式开始了,作为一年级的新生,张旭要学习的课程有变形术、魔咒学、魔药学、魔法史、黑魔法防御术、天文学、草药学和飞行课。在学习上没有捷径可走的张旭很快就投入了紧张的学习之中。

    新生们上课遇到的第一个难题就是霍格沃茨的楼梯。

    霍格沃茨的楼梯总共有一百四十二处之多。它们有的又宽又大;有的又窄又小,而且摇摇晃晃;有的每逢星期五就通到不同的地方;有些上到半截,一个台阶会突然消失,你得记住在什么地方应当跳过去。另外,这里还有许多门,如果你不客客气气地请它们打开,或者确切地捅对地方,它们是不会为你开门的;还有些门根本不是真正的门,只是一堵堵貌似是门的坚固的墙壁。想要记住哪些东西在什么地方很不容易,因为一切似乎都在不停地移动。

    这些楼梯让张旭想起了上辈子玩游戏过迷宫的时光,同时也在心里吐槽霍格沃茨穷得连路牌都买不起了。

    新生们上课遇到的第二个难题就是皮皮鬼。喜欢恶作剧的皮皮鬼总是喜欢作弄赶着去上课的学生,例如朝你扔东西、拿东西绊你的脚、对学生突然袭击等。

    但是在这个学期开学的第二天后,学生们就不再受皮皮鬼恶作剧的困扰了。

    那天皮皮鬼拿着一捧粉笔头在走廊里扔学生。当有两颗粉笔头飞向张旭的时候,张旭一挥魔杖,粉笔头都被反弹到旁边的墙上了。

    皮皮鬼看到有学生敢反抗自己,似乎觉得受到了冒犯,就把粉笔头全部扔向了张旭。

    正在赶着去上魔咒课的张旭被皮皮鬼惹火了,先是用魔杖挥出一阵风把粉笔头都吹走,然后从百宝袋里拿出一张折成三角形的符纸,输入一点魔力后向皮皮鬼扔去。

    符纸刚离开张旭的手就化作一道白光撞向皮皮鬼,而皮皮鬼就像被和谐号动车正面撞到一样倒飞了出去。

    事后据差点没头的尼克透露,皮皮鬼当时飞过了半个霍格沃茨城堡,然后躲在一座塔楼的顶层瑟瑟发抖了一周。

    从此以后,皮皮鬼就再也不敢对学生恶作剧了。

    这次事件之后,张旭就出名了一阵子,没看到张旭拿出符纸的学生们传言,他一挥手就将无法无天堪称霍格沃茨一霸的皮皮鬼打得洗心革面重新做鬼。

    张旭知道,他那天拿出的那张驱鬼符正是皮皮鬼这样的幽灵的克星,如果那天不是输入的魔力少,只是把皮皮鬼撞飞后吓得瑟瑟发抖,那么以后皮皮鬼就只能在校史中出现了。

    似乎是学校的管理层对一直以来破坏不断的皮皮鬼已经厌烦的缘故,事后没有教授因为这件事来找过张旭。

    这次事件的另一个影响就是张旭获得了管理员阿格斯·费尔奇的友谊。

    学校的生活就这样在充满紧张和意外中继续着。

    魔咒课上,张旭知道了什么叫做人不可貌相。

    拉文克劳院长弗利维教授是一位开明、风趣和令人尊敬的教授。

    最初的几节魔咒课上,弗利维教授将魔杖挥动的动作和咒语发音对魔咒的影响讲解得十分透彻,让张旭受益良多。

    课后张旭也经常就东西方相同效果魔咒的异同向弗利维教授请教,弗利维教授对此很感兴趣,和张旭一同对这些魔咒仔细分析。弗利维教授深厚的魔咒学功底,加上张旭带来的有别于西方魔法界的分析问题的方式方法,让两人的合作十分融洽。在这样的课外加班中,两人都受益良多,最突出的表现就是张旭在魔咒上的水平快速飙升。

    草药课也是张旭喜欢的一门课。种田种菜天赋在身,张旭在这门课上的表现得到了斯普劳特教授的表扬。

    但是随着课程的进行,斯普劳特教授开始对张旭提防起来。原因在于张旭经常向斯普劳特教授提出的一些问题上,这些问题里能吃吗?好吃吗?怎么吃?占据了很大的一部分。这使得斯普劳特教授在禁止食用的草药边上插上了“禁止食用”的牌子。

    张旭还送给了斯普劳特教授一些鼠儿果、鬼枯藤和龙涎草的种子,让斯普劳特教授欣喜若狂。

    魔法史基本上是学生们补充睡眠的一节课,在张旭发现只要在考前整理出一张历史事件编年表背下来就能通过考试后,也加入了补觉大军,或者是在课堂上写其他科目的作业。

    魔法史课后,睡饱了的张旭会缠着宾斯教授,让他讲述一些关于霍格沃茨学校的传说秘史,最后张旭确认了密室传说的存在。

    天文课是最让张旭深恶痛绝的一门课,因为这门课占用了他宝贵的睡眠时间。

    而让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哈利·波特深恶痛绝的魔药课,反倒不让张旭讨厌。

    斯内普教授对斯莱特林的偏爱和因为青梅竹马的儿子不是自己的儿子而对哈利·波特的厌恶,对与拉文克劳的学生来说没有一丝关系。

    在张旭按《化学实验室安全管理制度》整理出《魔药课安全管理制度》和按《自互检管理规范》整理出《魔药课自互检管理规范》并教给拉文克劳的同学后,魔药课上的爆炸、爆炸和爆炸等意外事故基本上与拉文克劳绝缘了。

    在试行半个月发现效果显著后,张旭将完善后的《魔药课安全管理制度》和《魔药课自互检管理规范》交给了斯内普教授,为拉文克劳学院赚了不少分。

    在课后,张旭也找上了斯内普教授。

    张旭拿出一种研究到一半遇到瓶颈的服装用防火药水的配方找上了斯内普教授,希望斯内普教授能帮忙完善这个配方。

    斯内普教授用了一周的时间就将这个配方完善了,然后和张旭平分了这个配方的专利。

    在黑魔法防御术课上,张旭不得不使用了自己长袍上的拓展功能,在将一张卡片插入长袍里的一个袋子之后,只要输入魔力,长袍周围三米的范围内就闻不到那令人作呕的大蒜味道了。

    作为年度BOSS的奇洛教授,张旭没心情和他做太多交流,只是向他询问过一次他在罗马尼亚遇到的吸血鬼是不是叫蕾米莉亚·斯卡雷特。

    张旭还发现,奇洛教授自称一位非洲王子送给他的大围巾,百分百是批发自义乌小商品城的。

    在第一节变形术课上,张旭闹出了学校年度最大的笑话。

    因为知道麦格教授是一位十分严格的教授,所以拉文克劳学院和赫奇帕奇学院的学生早早地就来到了教室。

    张旭来到教室后看到麦格教授不在,又发现讲台上坐着一只猫,就从自己的百宝袋里拿出一条小鱼干走上讲台去逗猫,然后张旭就在猫的脸上看到了一脸嫌弃的表情。

    看到小鱼干对猫无效,张旭又拿出了一根逗猫棒,然后张旭就在猫的脸上看到了一脸MDZZ的表情。

    看到这些平时能将洛丽丝夫人逗得不亦乐乎的手段都无效,张旭就想伸出手挠挠猫下巴,结果被猫一爪子挡开了。

    这时上课时间到了。

    然后张旭在30赫兹的颤抖中上完了变形术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