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霍格沃茨淡定地喝红茶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章 吃饱了就睡吧

    张旭来到拉文克劳的长桌上,受到了同学们热烈的欢迎。

    这时,张旭看到长桌边一位极其可爱的女同学正在向自己挥手,示意自己坐到她旁边的位置上。

    张旭坐到那位女同学的旁边,就听到她用中文对自己说:“小旭啊,欢迎加入拉文克劳。以后你有事尽管来找姑姑。”

    看着面前这个用老气横秋的语气和自己吧啦吧啦了一堆话的可爱女生,张旭再次感觉到了大宇宙意志的恶意。

    这位自称张旭的姑姑的同学张旭是认识的,上辈子看小说的时候张旭也在小说里看到过她,她就是秋·张。

    当年赵老用七彩乩文改(gao)国(shi)运之后,一大批门派、家族子弟响应“师夷长技以制夷”的号召,前往西方各国学习先进技术。在近百年的时间里,数万子弟出现于西方各高校和各大工厂,张旭家的先辈也有不少人在这时留洋海外。后来,不少子弟学成归来,为民族解放事业和国家建设事业抛头颅洒热血,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赞歌。除此之外,还有一部分人留在当地开起了沙○小吃、绝○鸭脖,张秋家的祖上就是其中的一员。1984年关于香江问题的联合声明签订后,两国关系回暖,不少当年留在当地的子弟的后代们纷纷回国认祖归宗。1985年,张秋的父亲与张旭家取得联系后,带着先祖的遗骸落叶归根。张旭和张秋就是在这个时候认识的。众人续家谱之后,发现张秋比张旭大一辈,所以张旭刚认识的小姐姐就变成了小姑姑,张秋就学足了长辈的态度和张旭说话。现在两人长大懂事了,但是以前相处的那段时间养成的习惯却一时也改不掉了。

    这种远亲关系在霍格沃茨里也是很常见,巫师家族间的普遍通婚,让巫师家族出身的学生们多多少少有些亲缘关系。哈利·波特、罗恩·韦斯莱和德拉科·马尔福三人算起来也可以说是亲戚了。

    在邓布利多的“笨蛋!哭鼻子!残渣!拧!”过后,学生面前原本空空如也的餐盘里突然间堆满了烤牛肉、烤子鸡、猪排、羊羔排、腊肠、牛排、煮马铃薯、烤马铃薯、炸薯片、约克夏布丁、豌豆苗、胡萝卜、肉汁、番茄酱和薄荷硬糖。

    平心而论,日不落帝国时期的英国贵族的菜式还是很丰富的,但是当日不落帝国落日之后,没有了往日阔气的英国菜变成了时无英雄,逐使仰望星空称雄。

    张旭吃得八成饱后就停下了,饭后甜点也就吃了块果冻。

    在这个缺乏课外活动的学校里,张旭可不想吃成一个两百斤的孩子。

    晚餐结束后,邓布利多宣读了一大堆注意事项,蛋痛地唱完校歌之后,张旭等新生就在级长佩内洛·克里瓦特的带领下来到公共休息室的门口。

    拉文克劳公共休息室在城堡的一个塔楼最顶端,门上面有刚会提问的鹰状青铜门环,只有回答出它提出的问题才能进门。

    在大门前,佩内洛·克里瓦特对新生们说道:“我们的公共休息室入口,当你敲门时,鹰环会向你提问,如果你能正确回答,你将被允许进入。”

    佩内洛·克里瓦特说完,就敲了敲大门。

    青铜鹰门环:“What is the worst weather for the rats and mice?”

    佩内洛·克里瓦特:“When it rains cats and dogs.”

    拉文克劳公共休息室的大门打开了,佩内洛·克里瓦特带着新生们进到公共休息室。

    进门的时候张旭在想,要不要教门环“树上骑个猴,地下一个猴,请问。几个猴?”或者“把大象放到冰箱的步骤”这样的问题。

    拉文克劳的公共休息室是一间很大的圆形屋子,墙上开着雅致的拱形窗户,挂着蓝色和青铜色丝绸,白天拉文克劳学生可以从窗户看到外面美丽的风景。天花板为一穹顶,上面缀有星星,下面的深蓝色地毯上也缀有星星。房间里有桌椅、书架,门对面的壁龛中放有的罗伊纳·拉文克劳的半身白色大理石像。塑像旁边的一扇门通往上面的宿舍。

    佩内洛·克里瓦特此刻正对新生们说着级长的欢迎辞。

    【前方抄原文水字数预警】

    “祝贺你大家!我是级长佩内洛·克里瓦特,我很高兴欢迎你加入拉文克劳学院。我们的院徽是一只鹰,高高翱翔在无人可及的巅峰;我们的颜色是天蓝和青铜;我们的公共休息室位于拉文克

    “劳塔的顶端,藏在一扇拥有魔法门环的门背后。透过圆形公共休息室的拱状窗户,可将霍格沃茨校园尽收眼底:大湖、禁林、魁地奇球场以及温室。其他学院无幸享此美景。

    “我无意浮夸,这里是最聪明的女巫和男巫生活的地方。如同我们的创立者——罗伊娜·拉文克劳,我们将学习奉为首要之能。我们不需要像其他学院那样设立隐藏的公共休息室入口。我们的公共休息室大门位于一个又长又弯的楼梯顶端,没有把手,设有一个施有魔法的鹰状青铜门环。当你敲门时,鹰环会向你提问,如果你能正确回答,你将被允许进入。将近一千年的时间里,除了拉文克劳,无人能通过这个简单的屏障。

    “有些一年级新生害怕鹰环的提问,不用担心。拉文克劳善于学习,你很快会学会享受鹰环设置的挑战。20个人站在公共休息室门口,试图一起解答当天的提问,这并不是罕见的事。这是认识其他年级拉文克劳学生的好机会,你可以向他们学习——不过当你忘记魁地奇运动服,需要匆忙出入时,你会觉得有点恼人。因此,我建议你在离开拉文克劳塔前,再三检查你的书包。

    “拉文克劳拥有另一个很酷的元素:我们的人都非常自我——一些人甚至会称他们为古怪。但天才通常都是和常人步调相异的,不像有些学院,我们认为你可以穿着任何你喜欢的服饰,相信任何你想要的东西,说任何你高兴的话。我们不会反感另类的人;相反,我们欣赏他们!

    “说到古怪,你会喜欢我们的院长,菲利乌斯·弗立维教授。人们经常低估他,因为他个头真的很矮小(我们认为他有精灵血统,但我们从未粗鲁的去问他),声音很尖锐,但他是这个世界上在世的最好的,学识最丰富的咒语教授。他的办公室大门总是向任何有问题的拉文克劳开放着,如果你不开心,他会放出藏在办公桌抽屉铁罐里那些美味可口的口袋小蛋糕,让他们在你面前跳舞。其实你可以装作不开心,这样就可以看到蛋糕们跳牛仔舞了,真的值得一试。

    “拉文克劳拥有辉煌的历史。大多数伟大的巫师发明家和革新家都是出自我们学院,包括Perpetua Fancourt,望月镜的发明者,Laverne de Montmorency,伟大的爱情魔药先锋,Ignatia Wildsmith,飞路粉的发明者。著名的拉文克劳魔法部长包括Millit Bagnold,哈利·波特从黑魔王死咒下逃生的那晚他刚好在任,他用自己的言语维护全英国巫师的庆祝行为:“我坚称庆功会是我们不可剥夺的权力。”;还有Lor McLaird部长,他是一名相当聪明的巫师,但他更喜欢从魔杖尖吸出烟雾来与人交流。当然了,我早说过我们出产古怪的人。事实上,我们还向魔法界贡献了把水母当帽子戴的怪人尤里克,他是许多巫师笑话中的经典妙语。

    “至于我们和其他三个学院的关系:你很可能已经听说过了斯莱特林。他们不全是坏人,但在了解他们之前,你应该提高警惕。他们长期的学院传统是不惜代价的取胜——因此,请留心,特别是魁地奇比赛和考试中。格兰芬多们不差。如果说我对他们有什么意见的话,就是格兰芬多太喜欢炫耀了。他们对异类的包容性也比我们差很多;事实是他们甚至笑话一些对飘升产生兴趣的,或者是对山怪蛋的魔**用或者蛋卜学——这是一种使用蛋来占卜的方法感到好奇的拉文克劳。格兰芬多没有我们的求知欲,而对我们而言,如果你愿意整天整夜坐里公共休息室的角落里敲鸡蛋,记录下你根据蛋黄的不同降落方式而做出的预测,这完全不是一个问题,而且你很可能会发现有人愿意帮助你。至于赫奇帕奇,没人会说他们不是友善的人。他们可以说是学校里最友善的一群人。可以这么说吧,当遇到考试中的竞争时,你们不用太担心他们。

    “我想就这些吧。哦,对了,我们学院的幽灵是格雷女士。其他人认为她从不说话,但她会跟拉文克劳交谈。她是鹰祖的女儿,是位很美丽的女士,据说与血人巴罗有些什么。当你迷路或者找不到东西时,她特别有用。

    “我肯定你们会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我们的宿舍在主塔楼旁边的角楼;我们的四脚床上铺着天蓝色的丝质软被,风在窗前吹过的声音让人感到十分舒心。

    “我将再说一次:恭喜你成为最聪明的,最敏捷的和最有趣的霍格沃茨学院的一员。”

    级长的欢迎辞结束后,一众新生开始进入宿舍,寻找自己的铺位。

    宿舍的门口挂着新生的名牌,看到自己名字的新生们就愉快的推门进去,认识自己的新室友。

    张旭走到最后一间宿舍,发现前面的宿舍刚好全部住满了,自己一人独占了一间宿舍。

    原本能住四、五人的宿舍里,现在孤零零的只有一张床和一套书桌摆在靠近窗口的位置,床和书桌的一角贴着张旭的名字。第二天的课表正放在书桌上。

    张旭检查了下床底的几个行李箱,发现已经全部搬过来了,再检查了一下行李箱上的封印,没有被触动过的痕迹。

    就在张旭将课本从行李箱里拿出来放到书桌上的时候,响起了敲门声。

    张旭打开房门,发现门外站着三位小巫师。

    “你好,我是安东尼·戈德斯坦,这两位是泰瑞·布特和迈克尔·科纳。”站在中间的小巫师在自我介绍后又向张旭介绍了身旁的两位小巫师。

    “你好,我是张旭。我的姓氏是张。”张旭自我介绍到。他不喜欢别人按西方的读法称自己为旭·张,所以每次自我介绍时都会注明这一点。

    “欢迎你们来做客,可是你们看,我的宿舍现在太空旷了,不太适合接待客人。”张旭自我介绍完后,侧了侧身让门口的三位小巫师看到身后空荡荡的宿舍。

    垒起七星灶,铜壶煮三江,摆开八仙桌,招待十六方,来的都是客。对于上门拜访的同学,张旭不是那种摆架子拒人千里之外的人,出门在外多个朋友多条路,没必要搞得自己四面树敌。那种一见面就一言不合怒怼对方的,要么是傻缺,要么是像德拉科·马尔福对哈利·波特那样的爱你在心口难开还拉不下脸的傲娇,要么是卢修斯·马尔福和亚瑟·韦斯莱那样的多年对头,要么就是德拉科·马尔福对赫敏·格兰杰那样的歧视了。

    安东尼·戈德斯坦看了看张旭的宿舍,对他说道:“我们看到你门上的名牌发现你是自己一个人住,如果你觉得需要的话可以和弗立维教授申请搬到我们宿舍一起住。”

    一旁的泰瑞·布特也跟着说道:“是的,我们都商量好了,我们宿舍地方还够,你过来一起住没问题。”

    “谢谢,不过我还有个更好的想法。你们请进吧。”张旭将三位小巫师请进了宿舍。

    张旭来到床前,手一挥握住了弹出的魔杖,这一手让后面的三位小巫师眼前一亮。

    张旭一挥魔杖,床底下的一个大箱子滑了出来,然后再在箱子上点了几下,箱子就自动打开了。

    张旭指着箱子里面的书说道:“这是我带来的私人藏书,我不介意分享给大家。现在我打算向学校申请在宿舍空着的地方改造成一个小的阅读室,你们有什么好的意见吗?”

    安东尼·戈德斯坦三位出身巫师家庭,知道巫师世界里书籍都代表什么,一时间三位小伙伴都吓呆了。

    送走了三位懵逼的同学后,张旭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课本和行李,然后就钻进被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