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霍格沃茨淡定地喝红茶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章 穿越的前辈你威武雄壮

    张旭没有扭捏,向赵老坦陈了自己来自另一个世界2017年的事实,赵老也和张旭说了自己来的时候比张旭早了七年。

    两人又各自说了自己原本世界的一些情况,发现两人都来自同一个世界。

    赵老上辈子的记忆有不少已经模糊了,而张旭则还记得很多,在张旭的述说下,赵老尘封一百多年的记忆也逐渐解冻了。

    张旭说到2012年辽宁号服役,说到国产的001A型航空母舰下水,说到南沙那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上辈子是海军军官的赵老高兴得像一个一百多岁的孩子,还回房里拿出一瓶老酒,一边听张旭说,一边给自己灌酒。

    张旭说完上辈子赵老穿越后的那些事,赵老就说起自己这一百多年来的故事。

    赵老在十九世纪四十年代出生,出生于一个以占卜闻名的方士世家。赵老的家族一直以公正、中立闻名于方士的江湖,不少方士的门派、家族间的争分都乐意找赵老家出面协调。

    第二次鸦那个片战争时,不少西方列强的巫师跟着英法联军登陆了。为了商量如何应对西方巫师的入侵,华夏方士界各路领军人士聚集在赵家庄园里开会商量对策。

    开会那天,各路大佬齐坐在赵家庄园的大堂里,等着吉时一到就开始议事。此时一位颇有人缘的前辈打趣正在招呼客人的赵老,让他占上一卦看看未来情况如何,其他宾客也一起起哄让赵大公子算上一卦。

    拗不过众人的赵老在当时赵家老太爷的示意下就在大堂上扶乩。

    赵家所传的占卜法术在用法力占卜的时候,往往会出现一些光影效果。占卜时发出青光的时候占卜的结果大致上准确,发出银光的时候准确率就上升了,当发出金光的时候基本有八成准确了,出现那种光影则是随机的。而准确率越高,对施术的人的负担也就越大。就当时刚踏入门槛的赵老而言,他这样层次的方士能闪一下青光就不错了,然后也就坐下歇一会就能恢复,所以大家让他占卜没啥问题,也就看给乐呵。

    可问题就出在这次占卜上了,方士的史书中特别注明这次占卜在历史上的重要地位,属于划重点高考必考的内容。

    赵老开始扶乩后身上冒出了七彩光芒,在史书记载中,这样的光影只在古时出现过两三次,而每次出现时占卜的准确率就是十成。

    当时赵老写了三条乩文后就昏迷了三个月,而后来的议事中,这三条乩文则成了此时议事的核心思想。

    不核心不行啊,这七彩光芒的传说各古老的门派、家族都有记载,现在就出现在眼前了,必须要核心啊。

    这次议事连续进行了三天三夜,最后众人得出了三条共识。

    1.方士届全面介入战争。

    2.各门派、家族派遣族中子弟出洋留学。

    3.待雄主出现后共辅之。

    听到这里,张旭死死的盯着赵老,说道:“赵老,这是你在搞事吧。‘中华最危已’、‘师夷长技以制夷’和‘五星出东方利中国’这三句乩文,怎么看怎么都像是你在搞鬼吧。第一条别以为你把国歌歌词改了我就看不出来,第二条当时《海国图志》已经出版了吧,第三条现在还没出土吧。”

    赵老反瞪了张旭一眼,说道:“改国运不能算搞事……改国运!……穿越人的事,能算搞事么?”

    后来发生的一切张旭都想得通了,有赵老这个穿越者在幕后,历史的车轮难怪会转得这么欢。

    赵老讲述完自己的历史后,问了张旭一个问题;“你对现在我一直以来推动的方士全面融入社会这事怎么看?”

    张旭没想到赵老会问他这个问题,沉思了足足五分钟才回答道:“这事我是赞成的,我们方士的力量也是这个世界上力量的一部分,而且这份力量用好了可以极大的推动社会的进步。只是如何避免方士成为社会上的特权阶层上还要下功夫,还有国际上的《国际保密法》对我们也有影响吧?”

    “这两点确实是最大的问题,但是也不是不能解决。”赵老说道,“几千年来方士就半公开的存在于民间了,全面公开也就捅破一张窗户纸的事情。以前方士们没有入世成为人上人,其中的原因就是方士不可能与全民为敌。而且现在科技发展起来了,方士的力量对普通人也没有太大的威胁了。在核生化武器面前,方士并不比普通人强多少。就是常规武器,念个灭魂咒的功夫对面冲锋枪就能给你一梭子,铁甲咒也防不住40火。双方的武力差异消除后,剩下的差异就好解决了。”

    “国际上就简单了,国际巫师联合会一直以来都是欧美魔法界的事,他们管不到我们这边。当年国际巫师联合会想和列强跟清朝签不平等条约那样,想拉我们入会然后签不平等条约。当我们是傻的吗,我们理都没理他们,他们伸过来的爪子全部被我们剁掉了。抗战时他们想联合日本那边对我们施压,结果就是日本的巫师被我们灭掉一半。45年以后他们就基本上不和我们来往了。他们的《国际保密法》对我们而言就是没签过的纸就是厕所里的厕纸。”

    “现在美国那边看到我们这么做的好处后,也开始向我们学习了,前阵子美国魔法国会和美国政府达成共识,开始逐步公开魔法界了。其他国家也在开始观望了。”

    “现在最顽固的还是欧洲那一片,那些巫师贵族老顽固还以为现在还是中世纪,还在固守他们那一套。现在的结果就是世界上那边的魔法发展最慢,要不是还有邓布利多在那里顶着,早就被吃干抹净了。”

    “你和邓布利多比谁厉害?”张旭听到熟悉的名字,下意识的问道。

    “见过面,没打过,相互试探时是五五开吧,搏命的话不好说,要知道我在战场上的时候是一手法杖一手轻机枪的。”赵老回答道。

    张旭挺得嘴角不住地抽筋,这画风和《哈利·波特》不一样,倒是和甘道夫有几分相似啊。

    “你们见过面?什么时候?”张旭好奇的问道。

    “七几年的时候,当时有几个食死徒追着逃到香港的巫师到这边来,想在这边搞事,后来全部被我们留下了。邓布利多代表他们魔法部过来想把他们都带回去,是我接待他的。当时谈崩了我们就互相试探了一下,大家都发现打起来得不偿失就继续谈了。后来就是死的他带回去,活的劳改几年刑满了再放回去。”赵老说道。

    “回到刚才的话题。”赵老继续说道,“现在全世界都有魔法界公开的趋势,但是欧洲那边掌权的却一直在装聋作哑当作什么都没发生。邓布利多反倒是看不透在想什么,现在他个人向我们这边伸出橄榄枝了。”赵老继续说道。

    “橄榄枝?啥情况?”张旭问道。

    “就是想在我们这边招个学生过去留学,借口是为双方交流沟通提供个窗口。霍格沃茨的录取通知书都发过来了,名字空着让我们自己填。”赵老回答道。

    “那您叫我过来就是……”张旭忐忑的问道。

    “叫你过来就是做个面试。现在面试过关了,我决定让你过去。”赵老肯定的回答道,“教育部拿候选名单来让我提意见,我看到你的名字也在里面,就提名是你了。以我的面子,他们十成会答应的。”

    “等等,这事是教育部管?”不太清楚方士届权力机关运作方式的张旭问道。

    “哎,你这话说的,全国一盘棋,我们方士也不能例外呀。”赵老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可是《哈利·波特》这书你应该看过吧,没看过也听说过吧,往后这几年正好是伏地魔复出搞事的时候,这时间我过去也太危险了吧。”张旭说道。

    “首先,我要和你说的是尽信书不如无书。这个世界上发生的事情,部分信息通过宇宙间的缝隙传播到了我们以前的宇宙里,正好和作者的脑电波对上了,所以作者的脑子里就出现了《哈利·波特》的脑洞,然后就写出来了。宇宙间信息的传播还无视时间呢,你和我过来出发的时间才差几年,我们到站的时间就差了一百多年了,说不定这个世界上还有我们没发现的老乡呢。几年后的事传给老家那边的作者,这信号谁知道有没有失真。无线电传远了还有信号丢失呢,这种跨宇宙传播的信息就别指望百分百能对上了。小说我看过,我记得里面没写到马尔福他爹被我们抓去劳改的事吧,要知道他可是劳改农场里的劳动标兵,因为表现好得减刑了。”赵老说道,“再说了,让你过去是为双方交流当个窗口的,又不是让你过去和伏地魔对着干,你在旁边一边吃瓜一边看着他们闹腾也没人说你。如果你愿意和他们一起闹腾我也没意见,到时我私人赞助你一些小东西,保证你一般情况下没事,起码能保住命。以前那些被我们抓了放回去的食死徒也不要怕他们报复你,我已经放出话了,他们要是敢动你,我就亲自带人打上门去,当年日本人在宛平城干的事我们也能干。”

    于是,张旭就出现在了前往霍格沃茨的列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