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霍格沃茨淡定地喝红茶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章 教练,这个世界画风不对啊!

    呜~轰隆轰隆~!~!

    在古老的蒸汽火车行进的声音中,一位黄皮肤黑头发黑眼睛的小男孩坐在车窗旁的位置上,一脸茫然地看着窗外的景色,同时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答着座位对面一个小女孩的各种问题。

    “张,你会魔法吗?”小女孩问道。

    “会一些简单的魔法,例如照明用的一些小魔法。”小男孩回答道。

    “可以演示一下吗?”小女孩一脸渴望地看着对面的小男孩。

    “嗯,好吧。”小男孩拿出自己的魔杖挥动了一下,“亮堂!”

    下一刻,魔杖的顶部发出了犹如20瓦灯泡般的光芒。

    “哇!”小女孩露出了犹如猫娘看到小鱼干一般的表情,然后激动地说道:“‘liangtang’是这个魔法的咒语吗?可以把这个魔法教给我吗?”

    “格兰杰小姐,这只是一个很简单的魔法,你应该在书里看到过,我这个魔法与你在书里看到的魔法的区别,只是在于我用的咒语是中文,当你在学校开始学习魔法后,很快就能学会了。”小男孩回答道。

    在一开始,张旭和对面的小女孩相互自我介绍得知对方的名字叫赫敏·格兰杰后,他就做好了像现在这样对面问题问个没完的准备。

    “张,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学习魔法的?”赫敏再次提问道。

    “六岁的时候。”张旭回答道。

    “不是十一岁以后才能开始学习魔法吗?在十一岁之前小巫师的魔力不稳定,使用魔法会造成魔力暴动的。”赫敏惊讶地问道。

    “在欧洲是这样没错。在华夏,学习魔法前必须先学习驯服你的魔力,当你的魔力被驯服后,只要不透支使用,就不会发生魔力暴动了。我花了半年时间学习驯服魔力的方法,然后才开始学习一些简单的魔法。”张旭说道。

    一脸还有这种操作.jpg的赫敏没注意到,说完这些后张旭有些抽动的嘴角。

    “把魔力当成内功来练,真是佩服上古先贤的脑洞了。还好没有用魔力来打出的降龙十八掌。”张旭又一次在心里吐槽到。

    就在这时,一个圆脸的男孩打开车厢门,向两人询问有没有看到一只蟾蜍。然后热心的赫敏和小男孩一起踏上了寻找蟾蜍的道路。在路上,发生了命运中的邂逅。

    赫敏走后,只有张旭一个人的车厢安静了下来。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靠着车窗的张旭低声对自己说道。

    ----

    十一年前,原本已经牺牲的张旭发现自己一觉醒来成了个刚出生的婴儿,在家里听新闻联播得知,自己来到了1980年的华夏。张旭是他这一辈子的名字。

    后来从家人的聊天里得知,自己的父亲是一名军人,自己出生后没多久就跟着部队到西南前线了。自己的爷爷是一家制药厂的书记,母亲是这家制药厂的技术员。奶奶和外婆是同一所大学里的教授,外公是一名军转干部。家里还有一个今年刚到海军服役的叔叔,和一个在空军开战斗机的舅舅。另外还有一些表叔、七大姑八大姨之类的常走动的亲戚分布在军队、科研院所和正在商海中打拼。

    重生后的张旭没啥大目标,现在家庭条件不错,以后可以勉强当个二代。以后可以捡回上辈子大学学的东西,十几二十年后跑到阿○巴巴或者企鹅公司当个开朝码农也不错。实在不行就拉人来搞个页游公司,把那些舰娘、营养师、卡牌之类的手游提前搬出来应该能赚不少钱。

    可是一岁半的时候,一个意外打乱了张旭的计划。

    那天刚从前线回来探亲的父亲正在和家人讲着不久前法卡山上战斗的经过,一旁婴儿床上的张旭觉得肚子饿了,喊了几声发现家人们正在沉迷于父亲的战斗故事中没人注意到自己。郁闷的张旭看着远处桌面上的苹果,一边伸出手对着苹果念念叨着“苹果飞过来吧!苹果飞过来吧!”,一边发散着自己的怨念。

    肚子就要咕咕叫的张旭突然发觉自己的身体里一股力量涌出,通过自己伸出的手射向桌面,然后桌面上苹果旁的一片西瓜像是被绳子牵引一般飞向张旭。

    被西瓜糊一脸的张旭一脸懵逼,而他的家人们则在短暂的震惊过后欣喜若狂。

    张旭的爷爷很快就拿来一块上边刻画着复杂纹路的白色玉璧,张旭认出这块玉璧就是一直放在他爷爷书房里书架上的那块。张旭的爷爷将玉璧放到张旭的手里让张旭抓住。

    仍然处于懵逼状态的张旭双手拿着玉璧,突然感觉到刚才从自己身体里涌出的那股力量又动了起来,通过拿着玉璧的手涌入玉璧。

    只见原本平平常常的玉璧突然微微亮了起来,然后亮光不断地在玉璧的纹路间流动。

    看到这一幕,张旭的家人欢呼起来,轮流地将张旭又抱又亲。

    张旭的爷爷已经开始打电话给各路亲朋好友报喜。

    直到第二天各路亲朋好友的参加的庆祝家宴结束后,张旭才搞懂现在的情况。

    这个世界是有法力的,只是力量层次不高,毁天灭地不用想了,破坏力撑死一发大口径炮弹。

    在华夏,有法力的人自古以来称为方士。不是每个人都拥有法力的,拥有法力的人也不一定能觉醒成方士。按比例,大约一千人中才有一个人能成为方士,而拥有方士血统的人中,觉醒的比例更高。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华夏,十来亿人口中一共有一百来万方士。

    张旭的家族就是一个方士家族,张旭的爷爷、外婆、父亲、母亲、叔叔、舅舅也是方士,其他五大伯六大叔七大姑八大姨的亲戚中,也有着五六位方士。

    张旭还了解到,成为方士的人比普通人更聪明些,不少早年就觉醒法力的人成就了神童的名号。因此,张旭就逐渐摆脱了自己以往装嫩的做法,展现了自己聪明早熟的一面,到了四岁时,张旭已经“学会”了看书了。

    上小学前的张旭没上幼儿园,平时在家就乖乖的呆在爷爷的书房里看书。

    张旭一家书香传家,张旭爷爷的书房里除了社会上的普通书籍外,还有不少方士界流传下来的史书。

    这些书张旭越读三观就越碎。

    自古以来,华夏的方士就半公开的出现在众人面前。黄帝、炎帝和蚩尤等传说人物被奉为方士之祖。历朝历代名人中不乏方士的出现。

    例如诸葛亮就是方士中最出名的一位,借东风是真的通过法力造出的东风,空城计是以法力入琴让同为方士的司马懿中招,五丈原禳星真的是想为自己续命。

    让张旭三观进一步粉碎的是华夏的近代史和现代史。张旭发现这个时空的古代史与上辈子的古代史基本一致,但是从第二次鸦那个片战争开始,两个世界的区别就出现了。

    从普通人的历史来看,以1860年英法联军进攻北京失败,进而圆明园没被抢劫烧毁为起点,到甲午海战邓世昌撞沉吉野后没在海战中牺牲然后以百岁高龄参加开国大典,再到抗战时的一系列积小胜为大胜,最后到建国后的一系列错误的政策根本没出现,张旭觉得这根本就是有穿越者在背后拨弄着历史的车轮。

    之后读方士方面的史书的时候,张旭发现从1860年开始,方士界就全面半公开的介入了历史的进程。英法联军进攻北京时辎重、火药全部被毁是方士们干的,为致远号保驾护航撞沉吉野后救回邓世昌是方士们干的,抗战时脚踏飞剑的方士们用能装大量物资的百宝袋偷了日军的军火库后给游击队、土8路送辎重更是在张旭的三观上狠狠地来了一锤子,至于十八方士踩着飞剑飞到东京上空扔炸弹之类的,张旭表示已经开始淡定了。

    看完两边的史书,张旭觉得当年如果有穿越者在背后指挥着这一切,那么这位穿越者一定和自己一样是一位方士,而且是一位地位很高的方士。

    让张旭的三观粉碎成细沙的,是张旭后来看到的西方魔法史。

    张旭在看到公元前382年奥利凡德家族开始制作魔杖的时候就觉得不妙了,当他看到公十世纪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建立的时候,他开始以20赫兹的频率颤抖了,在他将《西方魔法史》(1983年版)直接翻到最后部分,看到阿不思·邓不利多、伏地魔、哈利·波特这几个名字的时候,他犹如燃烧殆尽般坐在书桌前半天说不出话了。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第一次重生了。又有了法力。两件快乐事情重合在一起。而这两份快乐,又给我带来更多的快乐。得到的,本该是像梦境一般幸福的时间……但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吃完饭时,张旭想通了,万里之外的英国发生的事干我啥事?伏地魔在英国那边搞风高雨难道还能影响到中国来?当年不少西方列强的巫师们跟着西方殖民者的军队一起想入侵华夏,虽然大清被打得一塌糊涂,但是魔法界的战斗则是方士们把巫师摁在地上摩擦,很多巫师的魔杖成为了方士们的战利品。前不久伏地魔在英国搞恐怖统治的时候,不少英国的巫师躲到香港来寻求庇护,一些食死徒也跟着到了香港,但是就在这些食死徒企图搞事的时候,全部被打趴下了,没死的被封了魔力之后现在还在劳改农场里种甘蔗。

    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增加,张旭就越发现华夏现在方士界与西方巫师界的不同。不同于西方巫师界与普通人那近乎于隔绝的生活方式,华夏的方士们近乎半公开的纯在着,官方媒体只字不提,但是民间很多人都懂的。张旭爷爷工作的那家制药厂,更是明面上是制作治疗跌打扭伤的中成药的,实际上药厂制作的是一种简化版的丹药,并且在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拿到了药品批准文号,面向公众出售。

    已经对这个画风不正常的世界无力吐槽的张旭,决定就这么先走一步算一步的过下去了,反正国家也没规定方士不能当码农不是?

    然而,意外还是降临在了张旭头上了。

    1991年春节刚过,一封邀请函来到了张旭的手上,从爷爷哪里得知,这封邀请函来自方士界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之手。

    华夏南方的千岛湖,湖中大小岛屿一千余个,千岛湖中大小岛屿形态各异,群岛分布有疏有密,罗列有致,一些岛上修建了度假的别墅。邀请张旭的那位老前辈就住在其中的一个岛上。

    别墅顶层露台上,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和一位粉嫩的小男孩在一起喝茶,露台上已经布下了阵法,外面的人无法得知露台上的人在说些什么。

    张旭看着面前这位鹤发童颜的前辈,无法想象这是一位一百四十多岁的老人。方士的寿命明显比普通人长久,但是到了这个年纪还能这么有精神的也是极少了。

    一老一少一言不发的喝完一轮茶,放下茶杯,老人盯着张旭看了一会,问道:“你是哪一年过来的?”

    “赵老,什么是哪一年过来的?”张旭心中一惊,面不改色的回答道。

    “别装了。”被称为赵老的老人从茶桌下抽出一张纸放在张旭的面前,“用2008年奥运会的吉祥物投稿1990年亚运会的吉祥物,这样的事还能有谁做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