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唤圣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七十章 不讲理的疯子

    “你说这些人能领悟密法吗?”远处的村民围在一起,看热闹似的看着关门谷的一群人在雕像前苦思冥想。

    “谁知道,不过我看够呛,我们村里那么多聪明人都没领悟,他们这点人太难了。”一个大叔啃了一口手中水果,嘴里的汁液不断喷出。

    的确,别说关门谷那些弟子,就算关封不断围绕着雕像,也没察觉出这雕像有什么异常。

    太普通了,他一开始防备的幻术陷阱之类的全没有,而密法更是无稽之谈。

    被耍了,虽然早有预感,但真正确定后,他还是怒火升腾。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告诉我密法所在。”

    关封脸色阴沉,双目带着丝丝寒光。

    “密法真的就在这雕像里,楚王当年说过,没有一定的机缘和资质,是感悟不到上面的密法。”

    楚洪表示自己也没办法,如果密法那么好领悟,他又何须费尽心思集全村之力打造碎木刀?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关封才不信楚洪的鬼扯,转过头,淡淡的说道:“关烁,给他们点颜色瞧瞧。”

    “是,父亲。”

    一个吃着水果的英俊青年站起身来,眼神淡漠的扫向远处的众人。

    然后整个人如风一般,瞬息到达离他最近的男子身旁,刚才是这家伙给他送的水果吧?那么脏的手,害他还要削皮吃。

    关烁无声无息的来到男子身后,村中众人根本一点没有反应过来。

    直到他站定,才发现这年轻人竟然瞬间跑到他们面前。

    好快!他们也都是武者,竟然只捕捉到一丝痕迹。

    “嗤!”

    男子喉头陡然裂开一道深深的伤痕,鲜血如喷泉一般,狂涌出来。

    “呃……啊……”

    他连忙想去捂住伤口,便血喷涌的太快,手还没碰到脖子,他便失去了力气,直接栽倒下去。

    “你做了什么?”

    围观的众人这时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们一脸愤怒的瞪向关烁,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好心招待的客人会突然下杀手。

    “做什么?呵呵,交出密法,否则死的不会只有他一个。”

    关烁冷冷的扫视着四周的人,眼中杀意毫不掩饰。

    一群土包子,到这时候还敢耍他们,真当他们没有脾气吗。

    “你……”

    村中众人常年生活在这与世无争的小村落里,哪见过如此残忍的事情,一言不和就杀人。

    众人愤怒的盯着关烁,几个人直接拿出武器来,他们虽然与世无争,但并不代表任人宰割。

    “父亲……”

    这时之前到村口迎客孩子中的一个,扑到尸体前,放声大哭,他不明白为什么刚才好好的父亲,怎么就这样了。

    孩子的悲鸣更是引起村民的愤怒,不过关烁眼中却只有冷漠。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楚洪眼中满是难以置信,虽然听出村的人说过外面世界很冷酷。

    但他从来没想像到,会是这样的冷酷,他们把人命看成了什么?

    “我给过你机会,是你不珍惜,再说一遍,交出密法,否则我不介意杀更多的人。”

    关封眼中没有一丝波动,好像说要杀的根本不是人,而是一群蚂蚁一般。

    “密法就记录在这雕像里,你要我怎么交出来。”

    一向好脾气的楚洪无比的愤怒,这群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呵呵,你真当我是傻子吗?”

    关封淡笑着手一挥。

    又一个关门谷弟子飞射出去,他的速度虽然没有关烁快,但手中的剑却无比凌厉,毫不迟疑的向抱着尸体痛哭的孩子斩去,没有一丝迟疑。

    “住手!”

    楚家众人哪能再看着自己人被杀,纷纷抽出武器迎上去。

    “不自量力!”

    一旁关烁眼中着一丝不屑,也没见他如何动作,一阵凌厉的风便吹到冲上来的众人身前。

    “啊!”

    一群人衣衫瞬间撕裂,身上遍布无数的割裂伤,而同时关门谷其他人也直接出手,以碾压式的实力直接将楚家众人击倒。

    “我和你拼了!”

    楚东几个有四重灵轮实力的武者,狂怒起来,准备和关门谷的人拼命。

    但关烁却瞬间闪到几人身边,狂风横扫,瞬间几人身上伤痕密布,几招之间便被放倒。

    “反抗是没用的,如果乖乖听话,或许我会留你们一命。”

    关烁眼中仍没有任何波动,或许在他看来,这些人根本连让他在意的资格都没有,不杀他们,只是因为还需要逼问密法的下落。

    看着倒在血泊中的父子两人,被制服的众人眼中满是不解,他们做错了什么?会遭此噩运?

    “关逊,你快让他们住手。”

    有人见这些人不讲理,只能看向唯一讲理的人,关逊根据他们的了解,是很好的年轻人,他一定可以劝停这些人。

    “呵呵,楚大叔,别着急。”

    关逊笑着摇头走到开口的老者身旁,轻轻搂住他的肩膀,一副友好的样子。

    “其实我们本没什么恶意,只要你告诉我密法的下落,我保证这里不会再死一个人。”

    这位楚大叔家里是酿酒的,上次招待他的果酒,现在还有些难望,等回去的时候一定要带上一些。

    “密法真的在雕像里,要说多少次你们才会信?”

    楚大叔感觉这些人根本讲不通理,为什么说的实话,这些人偏偏不信?

    “呵呵,大叔,我虽然也想相信你们,但雕像什么都没有,我们别玩这些没意思的游戏了,您就老实的说出来,也少受点罪。”

    关逊笑着说道。

    “你到底想要我说什么?”

    楚大叔彻底急了,他现在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大叔,你太让我失望了。”

    关逊轻叹着摇头,手中直接拿出一柄匕首,狠狠的扎进他的胸口,并用力的搅了几下。

    “呃!”

    楚大叔一脸惊愕,他怎么也没想到刚才还笑嘻嘻的少年突然会对他下杀手,为什么?

    远处楚洪见又有人被杀,眼中怒的发红,但却没敢有所动作。

    因为关封跟他说:“如果你敢乱动,我就杀了所有人。”

    “你到底怎么才能收手。”

    楚洪怒吼一声,这些人难道都是疯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