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唤圣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六十四章 最后的挣扎

    巨石轰然掉落,直接把袁孝的话砸回肚子里,地面都因为巨石的掉落而微微颤抖。

    手一招,巨石消失。

    袁孝因为一般装备保护,伤的并不重,只是脸上有些肿胀。

    “把身上的东西交出来。”

    叶风淡淡的说道。

    “不可能!”

    袁孝直接硬气的回道,开什么玩笑,如果把身上的东西交出去,那他才真的玩了呢。

    “轰!”

    他的话音刚落,巨石砸在他身上,就算身上的装备很厉害,但这沉重的压力,以及震荡感,让他想要吐血。

    “不知道你能继续抗多少下?”

    看着惨兮兮的袁孝,叶风没有一点怜悯,如果不是他提前发现了陷阱,那么现在这么惨的人很可能是他。

    “用不用这么狠?我都认栽了,你就放过我吧。”

    袁孝轻咳出一口血来,一副我认怂,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放过我吧。

    “来而不往非礼也,我这人心胸不怎么宽。”

    叶风笑着说道。

    “好好,我认输,别砸了,我把储物袋给你。”

    见叶风似乎又想给他来一下,袁孝连忙喝停,然后一副全身抽痛的样子,慢慢解着储物袋。

    当然这都是做给叶风看的,刚才虽然被近万斤的巨石砸中,但因为他的功法,和装备的关系,伤的并不重。

    之所以做出这个样子,只是为了让叶风相信他是真的怂了。

    动作慢慢的在储物袋上做手脚,哼,任你小子奸似鬼,能玩的过我。

    只要叶风敢碰储物袋,那么就一定会中他的毒。

    缓慢的解下储物袋,然后一脸肉痛的向叶风扔过去,不过刚要出手,他又收回了。

    “我把东西给你,你要答应放过我。”

    演戏要演全套,如果把东西交出去的太轻易,反而会惹怀疑。

    “没问题。”

    叶风点点头。

    “拿去!”

    袁孝满脸不舍的把储物袋扔向叶风,掉到叶风身前三四米处。

    叶风直接走上前。

    袁孝不禁一喜,他在储物袋上涂的可是他特制的眠毒,就算二品玄兽碰了也会陷入沉眼,没有他的解药,基本上半年是醒不了。

    看着叶风慢慢接近储物袋,表面虽然平静,但心里兴奋起来。

    快拿啊,你走那么慢做什么?慢慢吞吞,到底是不是男人啊。

    不过好在就这么远,叶风三两步就走到了,直接伸手去捡。

    袁孝见状大喜,但现在刻,原本在地上的储物袋却消失无不见了。

    哪去了?

    袁孝瞳孔一缩,立即开始搜寻储物袋的下落,他可以清楚的看到,叶风并没有拿,但东西哪去了?

    就在他惊疑不定的时候,却看到叶风一脸笑意的看过来。

    瞬间袁孝心中一凉,这笑也太诡异了,难道这小子发现了什么?

    “你的毒药似乎很厉害,是药师吗?”

    叶风笑着问道。

    他通过陷阱,就知道这家伙对毒药的应用很厉害,又怎么可能轻易去碰这家伙丢出来的东西,刚才的表演,只是一番恶趣味而已。

    储物袋已经被他收进空间里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袁孝脸都抽了,心里忐忑不已,这该死的家伙是不在耍着他玩啊。

    “没关系,现在继续吧!”

    叶风一副我并不在意的神情。

    “储物袋我都交给你了,你该放过我了吧。”

    袁孝苦着脸,一副你还想怎么样的神情。

    可惜叶风早已经看透这个家伙,慢慢说道:“我之前说的是你交出所有东西,我才放过你。”

    叶风指了指袁孝身上的装备。

    袁孝脸色一苦,之前他虽然被困,但并不是特别担心,毕竟他这些年来,再大的困境都遇到过,以他的心计和手段,总能化险为夷。

    但眼前这小子,完全不按套路出牌,把他所有的计划都打乱了。

    现在只有这身装备,才能让他有一些安全感。

    不过现在一切叶风掌控的主动权,如果他不交出装备的话,那莫名出现的巨石一定会再次落到身上。

    就算他有办法抵挡大多数伤害,但次数多了,他也受不了。

    而且从刚才开始,这小子似乎很从容,很可能有什么底牌没用,像之前的火焰小箭,这小子就算没有火系本源,也应该得到过火焰类的灵宝。

    但问题是如果把装备交出去,他可就真的是待宰羔羊了。

    犹豫了片刻,袁孝最后选择赌一把,这小子一直没有下杀手,应该不是什么心狠手辣的人。

    袁孝把身上的装备一件件脱下,向叶风扔过去。

    见此,叶风心中带着一丝喜意。

    刚才一番攻击,可以确认袁孝身上的装备非常厉害,那一般衣甲,在防御上,甚至超过了他打造的这套鳞甲。

    如果他穿上那身装备,面对一般四重灵轮的攻击,可以轻易防下来。

    很快袁孝便把衣甲,裤甲,靴子一件件的向叶风丢过来。

    每丢一件,他脸上的表情就跟死了妈一样,这些装备,每一件都是他花了极大心血和功夫才得来了,其间都不知道阴的多少人和活不能自理,这些即是他的保命之物,也是他的勋章。

    现在却得交给别人,不心痛才怪。

    不过算了,只要能活命就行,只要活下去,他就能东西再起,到时候……

    “别磨磨蹭蹭的,赶紧的,身上的项链,还有内衣都脱了。”

    叶风一边把那些装备收起,一边向袁孝喝道。

    “我这内衣只是普通的衣服。”

    袁孝一听叶风连内衣都要,脸瞬间黑的要死。

    如果不是这绳网实在挣不开,他都想和叶风拼命。

    “别废话,赶紧的。”

    叶风当然知道袁孝身上的内衣只是普能衣物,但谁知道是不是私藏了什么东西。

    袁孝虽然不愿意,但还是把身上所有东西都脱了下来,只剩下一条四角裤。

    “大哥,行了吧?”

    叶风点点头,把所有东西都收好,袁孝的内衣并没有东西。

    做完这一切,叶风拿出一根又长又粗的金属棒。

    “你做什么?你答应不杀我的。”

    袁孝见此,脸色立变,这小子不会想杀他吧。

    “放心,我只是想把你打晕而已,我可不想在放你的时候,再被你阴一手。”

    说完,金属棒直接挥下,袁孝想躲,但被绳网困着,根本躲不了。

    铛铛!

    一连两下。

    要说袁孝的头也真硬,这么都没打晕。

    “大哥,能别砸了吗?我那里有迷药,你给我用行吗?”

    袁孝被砸的头昏脑胀,差点哭出来,再这么砸下去,他未必能晕的了,但很可能被砸成弱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