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唤圣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十四章 威胁与代价(求推荐票)

    虽说开门迎客,以和为贵,但如果说被人欺负到头上都没点表示的话,那以后还不人人都在这里闹事?

    “强盗逻辑!”

    叶风冷笑一声,站起来身,真以为他好欺负不成?

    “小子,识趣点,别给自己找麻烦。”

    这时庄梅身后的一个抱胸站立的男子开口说道。

    他叫刘立,二重灵轮的武者,同时也是二品猎人,被庄梅雇佣,解决一些这里的麻烦事。

    不过因为营地的约束性,一般不会有人在这里闹事,所以他在这里更多的只是威慑。

    “抱歉,我这人就是不识趣。”

    叶风眼中闪着冷芒,他自然能看出刘立的强大,如果前些天,在这种高手面前,他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但现在不同,二品凶兽已经杀过,现在正好试试二重灵轮的武者如何。

    “不知天高地厚。”

    刘立露出一丝不耐,他本来并不怎么想出手,毕竟欺负小孩好说不好听,但既然这小子如此不识趣,那他就出手教训一下,让他知道不是什么人都能嚣张的。

    刘立平静的踏步过来,手极快的压向叶风的肩膀,想直接以强势的力量将叶风镇压。

    “跪下吧!”

    周围的客人笑看着这里的变化,议论起来。

    “好久没看到刘立出手了,这小子真是倒霉。”

    “一看就是学院刚出来的,不知进退,还以为一切和学院一样呢。”

    “可怜的孩子,希望不会被教训的太惨。”

    叶风后退一步,一拳挥出。

    自不量力!

    刘立见叶风竟然还敢还手,不禁冷笑一声,刚出茅庐的小子,真是狂妄,不知道什么是实力的差距。

    他也直接握拳,废这小子一条手臂,也算让他长长教训,不是什么人,都能惹的。

    砰!

    拳头传来庞大的力量直接让叶风后退三步,手臂一阵酸麻。

    之前来这里,怕身上的装备太显眼,所以黑甲可披风都没有穿,还好银环发箍和靴子没有换下来,如果没有活银保护,这一拳他的指骨非裂开不可。

    “嘶!”

    刘立没有后退,但却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小子力量大的离谱,如果不是他灵气雄厚,防御住在部分力道,这一拳就能让他出丑。

    不过就算如此,他还是感觉整只手又麻双痛,仿佛雷火灼烧一般。

    而且刚才对拳的瞬间,他看到了叶风手上的变化。

    活银吗?他双眼满是贪婪的在叶风身上扫视,最终把目光盯向叶风头上的发箍。

    “那小子好像有两下子,刚才刘立竟然没占到上风。”

    “那装备是活银锻造的吧,运气真不错,活银这种东西可非常少见。”

    “这下子有好戏看了。”

    听着四周的议论,刘立平静的双眼露出一丝怒火,他堂堂一个二重灵轮的武者,竟然在与一个小鬼对招的时候吃了亏,这可是非常丢人。

    “小子,刚才我连一分力都没用上,如果你再不知好歹的话,别怪我……”

    刘立威胁的话还没说完,叶风直接冲了过来。

    “唧唧歪歪,哪那么多废话!”

    叶风一拳击向刘立的脸,拳势强大而惊人。

    刘立一惊,知道这小子拳劲凶猛,挥拳迎上,这一次他直接动用了全力。

    就在两人对拳的瞬间,叶风左手一挥,一枚火焰小箭飞速射出。

    嗖!

    火焰小箭瞬间穿透刘立身上的衣甲,贯入他的右肩之中。

    啊!

    刘立惨叫一声,肩膀的剧痛瞬间让他失去力量。

    叶风一拳狠狠的击在他的脸上。

    瞬间刘立喷着血飞出去。

    叶风手再一招,一枚火焰小箭再次形成,同时飞射出去。

    刘立虽然眼睛发花,但他能感受到火焰小箭的威胁,连忙在空中偏移身体。

    “嗤!”

    但还是晚了一点,火焰小箭瞬间射进他的左手手臂,直接在手臂上灼开一个小洞。

    手一挥,又一枚火焰小箭形成,瞄准刘立的大腿。

    咻!

    刘立的大腿上再开一个血洞。

    刘立落地,伤口剧烈的灼痛让他连站起来都困难,双臂更是难以活动,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叶风手中再次招出火焰小箭,瞄准刘立,并慢慢向他走过去。

    “现在我们再来讨论一下识不识趣的问题吧!”

    刘立一脸愤怒,他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子偷袭了,真是奇耻大辱。

    “该死!你敢……”

    咻!

    火焰小箭瞬间脱手而出,射进刘立的另一只大腿。

    “我对你的吠叫不感兴趣。”

    “你有种,我认栽!”

    刘立咬牙投降,四肢被废,他就算实力再高,也发挥不出来,堂堂二重灵轮的武者,竟然被一个刚出茅庐的小子算计了,这世上还有比他还憋屈的吗?

    “这才对嘛,就像你说的,做人要知道好歹。”

    叶风笑着走过去。

    “今天的事算我错了,还请朋友留下姓名,改天我定然登门赔罪。”

    今天的耻辱他日加位奉还。

    “改天?不需要,有罪现在赔就行。”

    叶风拿出匕首直接把刘立腰间的储物袋切了下来。

    “这些东西当是赔礼了。”

    “该死!还我!”

    刘立双眼瞬间红了起来,疯狂的挣扎起来,储物袋里放着他所有的家当,他怎么可能让叶风拿走。

    凭由着四肢的剧痛,他竟然勉强站了起来,一脸狰狞,显然是想拼命的架势。

    “你不打算赔礼不成?还是你认为我真的不敢杀你。”

    叶风再次凝聚出火焰小箭,直接对准刘立的心脏。

    不过刘立却不怕叶风的威胁,不屑的冷笑笑道:“你敢吗?在营地里杀人你付的起代价吗?”

    猎人的确是可以在营地内动手,但如果杀人的话,就算是猎人,也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叶风不敢杀他,那他就还有拼命的机会,一定不能让他把储物袋拿走。

    “代价吗?”

    叶风把猎师的徽章拿出来,一脸认真的说道:“猎师在营地里如果遇到危险的话,有权力自卫杀人,我感觉你现在已经威胁到我的安全了。”

    刘立全身一僵,呆呆的看着叶风手中的猎师徽章,那东西可假冒不了。

    这个看上去刚出茅庐的小子竟然是猎师?开什么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