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唤圣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十三章 意想不到的一面

    PS:感谢“jvdiao”的打赏。

    叶风一愣,他现在并不是上次的样子吧?但看小丫头的眼神似乎认得他。

    “客人别理她,她脑子有点不好。”

    小二向小丫头挥挥手,一副离客人远点的神情。

    “没关系。”

    叶风笑着摇头,伸手在小丫头的脑袋上拍了拍。

    小丫头微眯着眼,露出纯纯的笑意。

    小二见状微微撇嘴,这些天还真是容易遇到怪人,竟然也不嫌弃这种小脏丫头。

    给了小二灵肉,叶风便在桌子上等待,或许是因为这些天营地的猎人多起来,这酒楼的二楼也基本座满。

    没等多久,他的菜便做好了,这次因为太饿,所以量不少,几个小二端着餐盘依次送过来。

    好香,扑鼻的香气让他胃口大开,立即开始风卷残云的吃起来。

    没多久小丫头也端了一盘菜走过来,一个个盘子摆上桌、

    菜上完后,小丫头并没有离开,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桌上的佳肴,暗自吞咽口水。

    叶风额头微黑,这小丫头是不是讹上他了?

    “小丫头,你这几天应该不缺灵肉吃吧?”

    他卖了那么多灵肉,足够小丫头消耗吧。

    小丫头呆呆的摇了摇头,仍是一副馋馋的样子。

    叶风无奈的摇头,这小丫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傻,算了,反正灵肉他也不缺,就让她吃一点吧。

    “坐下吃点吧。”

    小丫头听到后,开心一笑,没有一点客气,拿起筷子开始大快朵颐。

    “筱筱,你在吃什么?”

    没吃几口,便听到一声稚嫩的怒喝声,叶风转头便看到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一脸愤怒的向这边跑过来。

    少年很胖,油光满面,一副营养过剩的样子,他的穿着也很讲究,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孩子。

    小丫头听到声音后,全身一颤,立即听下筷子,抿着嘴,有些惊惧的看向少年,迟疑了一下才说道:“你应该叫我姐姐,不能叫名字。”

    “屁姐姐,你有什么资格做我姐姐?”

    少年不屑一哼,满脸恼怒的走过来,看到满桌的菜肴后,他更加愤怒。

    “你敢偷吃灵肉?”

    “我没偷吃!”

    小丫头连连摇头,竟然露出一丝惊恐的神色。

    少年却不听她的话,愤怒的抬脚就向她踢过去。

    “还敢顶嘴!”

    叶风皱眉伸出腿,将少年的踢击挡住,好强的力道,这种年纪有这种力道真是非常难得,如果普通人被踢一脚绝对半天起不来。

    更不用说小丫头那柔弱的体质,这小子还真够手狠的。

    而且从刚才两人的话来看,这小丫头似乎是这小子的姐姐,远房亲戚?说起来这一家人似乎对小丫头的态度不怎么好,那个小二也是一副非打即骂的样子。

    “你他|妈是谁?管什么闲事?”

    少年抱着脚呲牙咧嘴的向叶风怒吼,刚才一脚他感觉像是踢在铁板上一般,震的发痛。

    “啪!”

    叶风挥手一个耳光扇在少年的脸上。

    “小子,嘴巴放干净点。”

    叶风虽然没有用力,但少年粉嫩的脸立即浮现一道清晰的巴掌印。

    “你打我?”

    少年有点懵了,捂着脸,一副难以置信的神情,眼睛中泪水积蓄,随时都会掉下来。

    “我知道了,你是这野丫头的姘头对不对?”

    少年指着叶风,眼中满是愤恨。

    “出什么事了?”

    酒楼的人立即注意到这边的情况,向这边跑过来,正巧来人正是引他上来的那个小二。

    “少爷,你怎么了?”小二看到少年后,连忙快步跑过来,尤其是看到他那副快哭的表情,更是焦急。

    “他打我,快给我收拾他。”

    少年愤恨的指着叶风。

    小二眉头一皱,表情严肃的看向叶风:“这位客人,请问我家少爷有什么地方得罪你了吗?”

    他知道眼前这个少年出手就是几十斤的灵肉,不是简单人物,但事关他家少爷,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他的嘴有点不干净。”

    叶风夹了一口菜,淡淡地回了一声。

    从刚才的话可以听出这少年的身份,酒楼的少爷?也就是这里老板的儿子。

    小丫头应该也是这里老板的女儿吧?但是小二对待两人的态度却是天壤之别。

    一开始他以为小二是小丫头的家里人,所以管教起来也就粗暴一点,但从他对这少年的态度来看,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如果我家少爷态度不好,我们道歉,但你出手打我家少爷不好吧?”

    小二瞪着叶风,一副你最好给个说法的样子。

    而这里的事也惊动了其他们,陆续有更多店里的人向这边聚过来,而二楼的客人则一副看好戏的神情,注视着这里的发展。

    “发生什么事了?”

    事情终于惊动了这里的老板,庄梅皱着眉头走过来。

    不过她在看到少年脸上的掌印后,立即眼中露出心痛的神色,脸上更是冷厉起来。

    “妈,他打我。”

    少年像是找到主心骨一般,直接扑向庄梅,哭诉道。

    庄梅轻抚少年的脸颊,露出愤怒疼惜的神色,她儿子从小到大,她都没舍得打一下,现在竟然有人在她店里打了她的宝贝儿子,真是欺人太甚。

    “客人,你最好给我个说法。”

    她的态度可比小二强硬多了,连缘由都没问。

    “你想要什么说法?”

    叶风冷笑着看向庄梅,之前这女人在他面前像个好母亲,但现在却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好母亲吗?或许吧,这女人对儿子的宠溺是个人都能看的出来。

    “你打了我儿子,我也不多求,让我儿子打回来就可以。”

    庄梅说出很公平的条件。

    “我要是不呢?”

    叶风摸着下巴,看了看小丫头,然后又看看胖儿子,这酒楼收集的灵肉恐怕都进胖儿子的肚子了吧,否则小小年纪不会有那么大的力气。

    “你还想动武不成?我记得营地里不可随意动手吧?”

    “客人只要识实务,我们自然也不会动手,但如果客人不给脸面的话,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庄梅冷冷一笑,普通人的确不能在营地随意动武,但猎人是个例外,只要不杀人,出手也不会被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