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唤圣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十六章 叶诚的自信(求推荐票)

    “味道还不错……”

    唐雨蝶慢慢咀嚼,似乎对自己的手艺还算满意,但下一刻那白皙绝美的小脸皱了起来。

    呆怔了一下,勉强把口中的菜咽下,她露出思索的表情。

    “黑蝎粉和辛岚草的比例好像有点不合理,下次改进一下。”

    听到唐雨蝶的话,叶风脸上露出一丝黑线,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黑蝎粉有一定的毒性吧?用来做菜,真的没问题吗?

    “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现在离中央学院放假还早吧。”

    不想继续品尝这些看上去很可疑的食物,叶风只能转移话题。

    唐雨蝶美眸凝视着他,纤指轻轻在桌上敲击:“还不是担心你,小屁孩一个,和人家定什么生死战。”

    “你也知道,有些事情我也身不由己。”叶风无奈一笑。

    “我可以让叶诚放弃这次生死战!”唐雨蝶凝视着叶风,十分认真的说道。

    其实以唐家的能力,要干预这件事并不难,但家族的那些老家伙显然并没这种想法,他们有他们的价值观。

    或许在他们眼里,叶风死掉,更符合他们利益。

    叶风一愣,随后摇了摇头:“不需要,叶诚是我早晚要面对的问题,我不可能一直让你保护。”

    过去几年中,如果没有唐家数次出手,他早就死了,而唐家会出手,并非因为他是谁,或者有什么身份,只是单纯因为唐雨蝶想保护他。

    这个天才少女,在很小的时候就展露出惊人的才华,所以唐家一众长老基本上都顺着这位小公主的心思。

    当然,他们也极不希望叶风接近唐雨蝶,所以曾数次找他,以更种条件为诱惑,让他远离唐雨蝶。

    如果当时他答应的话,或许能再次过上大少爷一般的生活。

    现在他已经有了自己保的能力,再躲在女人的身后,就太不是男人了。

    唐雨蝶呆怔了一下,美眸露出一丝莫名的神采,浅浅一笑:“小屁孩长大了。”

    “大姐,你能别叫我小屁孩吗?本身已经成年。”被一个小丫头不停的叫小屁孩,真是有点不爽,不过却生不起气来。

    “无趣,只有小屁孩才会纠结这些,你如果不是小屁孩的话,就应该知道这次生死战你没有任何胜算。”

    唐雨蝶打开自己身上的储物袋,从里面拿出一个木盒,里面放着各式各样的点心,她把木盒推到叶风面前,示意他吃,显然想让他拿这些当早点。

    “为什么?”叶风吃了一口点心,味道真不错,甜而不腻。

    他现在的修为对上叶重没有胜算?这怎么可能?

    “要不然说你是小屁孩,生死战可不是什么公平竞技,用尽手段获胜,才是生死战的真谛,叶诚应该派过人去袭击你吧。”

    唐雨蝶无奈地说道,在回来之前,她就让人去保护叶风,可惜叶风出城后,就失去了踪影,怎么找都没找到,她才会一直担心。

    直到昨天有人告诉她,叶风没缺胳膊也没缺腿的回城,她才放下心来。

    还有这种说法?叶风呆了一下,看来他对生死战的了解真的太少,毕竟蓝沧城这种小地方,生死战很少发生。

    “除了这些,生死战比的不光是个人的战力,更是身后财力的比拼,就算你的修为比叶重高一点,但如果他穿着一件好点的护甲,你想伤到他都困难。”

    叶风听着唐雨蝶的教训,感觉自己实在太单纯了,这些根本没想过。

    不,也不能说单纯,只能说他没接触过这些。

    只当生死战,就是他和叶重之间你死我活的较量。

    心中暗暗苦笑,他总是以前世的思维方式想东西,忘记了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

    不过幸好,他虽然没有防备这些,但他实力的提升,一定超出这些人的预料。

    叶诚恐怕怎么想都不会想到,这么短的时间里,他的实力会提升到这种地步。

    唐雨蝶再次拿出一个木盒,打开,里面是一件素色的衣衫,非常轻薄,似乎有点透明。

    “这是玄丝制做的衣服,韧性不比二品凶兽的兽皮差。”

    她显然早知道叶风不会放弃这次生死战。

    好东西,叶风眼睛一亮,凶兽的兽皮有多坚韧,他可是领教过,这丝制的衣服竟然堪比凶兽兽皮?

    他毫不客气的收下。

    半个小时后,唐雨蝶从铁匠铺离开,叶风也随后向蓝沧城内的猎人殿走去。

    明天就是生死战的日子,他今天必须把保护给预定下来,希望明天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这一场生死战,双方虽然都是出初茅庐的菜鸟,但却颇受关注,甚至有庄家下了赌注盘口。

    不过庄家显然更看好叶重,虽说叶风是精英考核的第一名,但那种东西并没什么用,有叶诚在背后支持,哪怕叶重是一坨翔,也有着绝对优势。

    更不用说叶重本身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极品本源,是这一届学生中潜力最高的。

    有人赶着去看热闹,但很多人却没什么兴趣,毕竟这场战斗在大多数人看来,结局已经定好了,他们要看的就是叶家的大少爷,如果虐杀叶风。

    生死战有专门的场地,自然也提供了观看台。

    生死战当天,叶诚早早的就坐在观看台上,老神在在的喝着茶,仿佛方上就要上台进行生死战的人根本不是他的儿子。

    “你到是一点也不担心。”

    就在叶诚喝茶的时候,一个声音从一旁传来,转过头,看到一个略显沧桑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

    “唐兄,说笑了,重儿的能力我最清楚,我并不需要为他担心什么,只是希望这一次唐兄不要再插手这件事。”

    叶诚笑着向男子拱手,并且一脸认真的说道。

    “不知道叶兄跟我们家族的那些老不死做了什么交易?他们说了和你一样的话。”

    唐姓男子在一旁坐下,问道。

    “交易?唐兄误会了,或许贵族的长老只是和我想到一块去了。”

    叶诚笑着摇头。

    “是吗?看来你很有自信。”

    唐姓男子转头看向下面的比试场地,虽然那里还没有人,不过周围已经有不少看热闹的人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