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唤圣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章 本源是个空间

    叶风定了定神,用心念扫视碎石周围,的确是一片草地没错,非常茂盛,甚至在不远处还发现了更多更大的石头。

    把四周彻底的观察了一遍,整个草地有不算小的面积,一间房子大小,大约五六十平米。

    这是怎么回事?

    他有点傻了,本源召唤从来就只能召唤一种存在,他这里却是一堆石头和杂草。

    冷静一下!

    他深吸一口气,平静下来后,先把眼前的东西疏理清楚。

    本源召唤不可能同时召唤多种存在,也就是说,他所看到的石头、草地可能都只是某一样存在的附属品。

    空间!

    这个名词一下子跳进他的脑海,如果说他召唤出来的其实是一个空间呢?那些草地,甚至是石头都只是空间里原有的东西。

    这么想似乎很相情理吧?

    为了确定自己的想法,他满心忐忑的用心念锁定一株杂草,然后召唤。

    睁开眼,手中果然出现一株翠绿的小草,根茎上还带着一丝泥土,散发出淡淡的草香。

    成功了,叶风拳头握的发白,心中无比激动,他的本源的确是这个空间,而不是什么破石头。

    之前他真是够傻,如果早发现这点,也不至于绝望到自杀的程度。

    有一个空间做为本源,就相当于带着一个随身仓库,而且看其中生有杂草,那么生物也应该可以生存其中。

    不过现在一切还只是猜想,是不是真的能放进东西,要试试才行,如果只能往外召唤里面原有的东西,而不能往里放的话,那就鸡肋了。

    伸手碰触房里唯一的凳子,心念一动,凳子从眼前消失。

    心念进入本源,果然看到凳子出现在草地上,心中有种如释重负的兴奋。

    激动的心情好不突然才慢慢平复下来,不过随后他又有些犯愁了,这个空间本源发展的方向在哪儿?

    器有专门的武典,可铸练神兵,兽有兽典,可成天地神兽,就算一块石头,也可以用来砸人。

    那么一个空间呢?用来放东西?或者搞农业养殖?

    那也太没理想了!

    想想别人修练有成的时候,神称为剑尊,兽神,而他只能叫农场主、或者后勤官之类的,总感觉不在一个频道上。

    不行,他绝对不要那样的未来,好好想想,一定有其他的办法才对。

    理论上凡是本源,都可以从灵海召唤出来,他之前召唤的只是空间中的物品,那空间本身能不能召唤出来?

    想到这里,他立即跑出屋子,准备到院子试验一下,毕竟这个空间可比他所住的屋子要大,万一把房子搞塌,就麻烦大了,说不定会被赶出去。

    院子虽然堆放了不少杂物,但中间还是有足够大的空间。

    在院中站定,心念锁定整个本源空间。

    召唤!

    嗡……

    他的脑袋像是被大锤重重的敲了一下,又晕又痛,眼前金星狂闪。

    同时他灵海内的灵气瞬间被抽空,周围的空间似乎在微微震动,然后他脚下坚硬的干土被草地替换,并向外扩散。

    一直扩大到方圆一米才停住。

    摇了摇仍然发晕的脑袋,叶风低声笑了起来,果然能做到,虽然抽空灵活所有灵气,才召唤出一米方圆的空间,但足够了,只要能做到,剩下就是修练的事情,只要有足够的灵气,要召唤出整个空间并不难。

    别以为就算把空间召唤出来也没什么用。

    空间本身就可容纳万物,他可以把空间布置成他想要的样子。

    比如说陷阱!

    如果他在里面设下陷阱,到战斗的时候召唤到敌人脚下,那效果一定不错。

    除了陷阱,他还可以建造坚墙,如果遇到危险可以召唤出来挡在身前。

    甚至是一座堡垒,亦或者布下灵阵。

    对灵阵!

    越想叶风的眼睛越亮,灵阵是以外物展现天地之威的手段,强大的灵阵有毁天灭地之能。

    不过灵阵虽然强大,但缺点也很多,首先灵阵需要花很多时间布置,很难在战斗时使用,所以一般都是用于定点防守。

    但如果他在空间里布上灵阵,然后召唤出来,那么这强大的力量就可以任他随时调用,想想都有些激动。

    不过很快他的笑意就停住了,他的想法很美好。

    但一个残酷的现实却摆在他的面前。

    灵阵可不是想布就能布的,首先是天赋方面,灵阵的布置是极为严谨的事情,过程中稍有差错就可能造成前功尽弃,甚至损伤灵魂。

    没有天赋的人,连最基础的灵阵都布置不出来。

    正因为灵阵对天赋要求苛刻,对战斗又没什么太大的帮助,所以成为冷门的存在,大多数院校并没有开灵阵的课,唯一有教授灵阵的学院是王都的中央学院。

    而要去中央学院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就在他入神思考的时候,一个大嗓门从外面传来。

    “叶风!你在吗?”

    他连忙回神,同时脚下的草地俏无声息的消失,恢复成原状,一点也看不出刚才有草地存在的痕迹。

    “砰!”

    破旧的大门被用力踢来,门面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似乎要碎裂一般。

    “你在话就不能应一声?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进来的是一个身着华服的少年,和叶风差不多大,不过相比消瘦的叶风,他显的更健壮,满面红光,一看就是营养过盛。

    “什么风你把吹来了?”

    来的这个少年叫唐舟,和他是一起长大的玩伴,现在虽然在同一个学院上学,但平时见面并不多,这家伙有轻微洁癖,从不会来他这个看起来脏乱的小院。

    今天这是吹的哪阵风?

    “你以为我想来?还不是老爹让我过来看看你。”

    唐舟一脸嫌弃,小心的不让自己碰触这里的任何东西。

    “你说你只要张张嘴,也不至于一直住在这种地方?”

    叶风眉头一皱,冷声道:“如果你想当说客的话,请回吧!”

    “好,好,你别生气,我不提就是,我老爹让我问问你毕业后有什么打算,是不是学门手艺营生。”

    再有一个月,就是他们从中等学院毕业的日子,有资质的人,会继续进高等学院学习,而没资质的人就只能为自己的将来做打算了。

    这个世界虽然是以武者为本,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成为武者。

    “帮我谢谢唐叔,不过我已经有了打算。”

    就算他的本源真差的极点,他也不会这么任命,更不用说他现在的本源并不差。

    “什么打算?不会想做铁匠吧?不是我打击你,就算铁匠,也需要实力支撑,没有实力,你最多也就打造一些普通人用的东西。”

    唐舟想起叶风一直在铁匠铺当学徒工,不禁摇头说道。

    “当然不是,我准备继续升学,看看能不能进到中央高等学院。”

    中央学院是最适合他的,只要学会灵阵,他的空间一定也能发挥出威力。

    “哈?”

    唐舟一愣,伸手摸向叶风的脑门。

    “你没发烧吧?以你的本源,连蓝沧城的高等学院都难,还想去中央学院?”

    在这个世界初等和中等学院是义务教学,基本没什么门槛,但高等学院却不同,非有武者资质,不能进,而中央高等学院的门槛更是高的离谱。

    从现在起,到高等学院考核只有不到半年时间,这段时间完全就是针对本源的考验,有潜力的本源,半年的时间最少能让修练者形成灵气漩涡,这也是普通高等学院的入学标准。

    而没潜力的本源,最少需要半年以上的时间才能形成灵气漩涡。

    “与本源无关,我记得中央学院入学条件是凝聚灵轮吧?只要我能凝聚灵轮,就有入学资格。”

    叶风自然知道中央学院有多难进,那里可是全国精英聚集的地方,几乎每一个人都背负着天才之名。

    “你在说笑吧?以你那破石头的本源,要怎么在半年时间里凝聚灵轮?”

    叶风不会是受到的打击太大,脑子坏掉了吧?竟然开始胡说八道起来,灵轮可是武者的标志,远比灵气漩涡要困难的多,半年时间凝聚灵轮?不仅需要好的本源,更需要强大的资质和充足的资源才行。

    三者缺一不可,叶风哪来的信心想进中央学院?

    “这你就不需要担心了。”

    如果说真是破石头的本源,他要在半年内凝聚灵轮是真的不可能。

    但他的本源并不是石头,而是一个空间,这个空间虽然不是灵阶,但起码是凡阶顶级的存在,还是有希望的。

    不过他并没有说出来的想法,空间的本源目前不宜暴露,否则有人会坐不住,没准他第二天就人间蒸发。

    “好吧,就算如你所说,你真能在半年内聚灵轮,但中央学院的学费你能拿出来吗?王都可不是我们这种乡下地方,中央学院的学费一年最低按十万起算。”

    对于叶风的异想天开,唐舟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只能用最现实的事情来打消他的念头。

    叶风一下子僵住了,十万?如果有十万元,他还需要住这种破地方?

    千算万算,竟然忘记最重要的事。

    十万元可不是小数目,这些钱能让一家子在蓝沧城无忧的生活十几年。

    “想想办法总能赚到!”

    咬了咬牙,他再次坚定信念,不就是十万元吗?半年内,他一定能赚到。

    “赚?你怎么赚?”

    唐舟鄙视了叶风一眼,如果钱那么容易赚,就没有穷人了。

    “去城外。”

    叶风转眼就想到了嫌钱的办法。

    蓝沧城外,有着无尽的资源,丰富的药草,珍贵的矿石,只要运气好,十万元很轻松就能凑齐。

    “就你?连灵轮都没有,出去就是找死。”

    唐舟鄙夷的看了叶风一眼,城外虽然有着丰富的资源,但同样也有无尽的凶兽。

    凶兽对普通人来说,就是噩梦一般的存在,就算是武者,没达灵轮之前,面对凶兽也是凶多吉少。

    叶风这个才刚刚召唤了本源的弱鸡竟然想去城外嫌钱?

    但看着叶风认真的表情,他知道叶风并不是异想天开,而是彻底疯了。

    “十万元,只要你开口,我老爹一定会给你的。”

    唐舟连忙想打消叶风这疯狂的想法,真要出城的话,绝对会成为凶兽的粪便,这家伙死了倒不要紧,问题是他老姐知道后,一定会伤心。

    “不需要,钱我自己会解决,如果没什么事,你就回吧。”

    叶风一口回绝唐舟的提意,他从最初就没接受唐家的钱,现在同样也不会。

    有些钱拿着可烫手。

    “你……你!算了,我知道我劝不住你,这个给你。”

    唐舟急的直咬牙,最后无奈从腰间袋子拿出一个雕着花纹的黑色小木盒递了过来。

    “什么?”

    叶风疑惑的木盒,木盒上散发出淡淡的香气,应该是一种高级木材。

    “我姐的信,原本还犹豫要不要给你。”

    唐舟叹了口气,说到底,叶风还是那个叶风,就算落魄到这样,还是有着他自己的傲气。

    “雨蝶姐?”

    叶风连忙把信盒子打开,里面果然放了一封信,信的下面还有一颗浑圆的白色珠子,上面光芒隐现,看不出是什么东西。手尖在拿信的时候触碰了一下珠子,竟然有种很舒服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