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爽的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章 我要出八院

    来人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半秃顶,梳着一个不属于这个年代的,大中分。头发上散发着亮光,一看就是打了蜡的。

    他一进门,就是对着陈辉一顿批。

    批完后,罗国定才转头对着徐慧道歉:“不好意思,真的是不好意思,都是因为我们的工作失误,才使得你之前担心了,要是我们的医生再负责一点,这种类似的情况肯定就可以避免。”

    “我代表我们科室的全体工作人员,向你道个歉。好在结果是极好的,病人没事才是我们医生和家属的共同目标。”

    徐慧听到这,脸上已经被狂喜所取代,根本就没听清楚罗国定说什么,满口只是说:“不不不,罗医生,陈医生,是该我们谢谢你们才对。谢谢你们,谢谢你们!”

    在医院,之前陈辉的话可谓是一种宣判,那是对自己儿子死亡的一种宣判,只有经历过,才知道那种撕心裂肺。

    那一刻,徐慧发誓,只要自己的儿子能活过来,就算要她代替他去死都愿意,她更宁愿下一刻就有医生跑上来说是误诊,自己儿子还没死。

    现在,这种万中无一,乃至亿中无一的几率都被自己的儿子遇上,徐慧哪有什么责怪?误诊,你在我身上切块肉都随你的便。

    赶来的牧大海,此刻终于是老泪纵横,双手忍不住地擦着眼泪。

    他哭了!

    牧云远走得时候他没哭,现在他却哭了,他上前,双手颤抖地抓住牧云远的手,很紧。牧大海长期做苦力,使得他的力量格外地大,牧云远的手被抓住,就像是被铁钳锁住了一般,根本抽不开,甚至还被捏得有些疼。

    “远儿!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你饿不饿?想不想吃东西?”徐慧立刻拍着身上衣服的褶皱,问说。她发现,自己除了给儿子做好吃的,其他的一切都无能为力。

    牧云远对徐慧摇摇头,对着牧大海点头,轻声说:“爸、妈,没事了,都没事了,我一定会好好的。”

    在说出这话的时候,牧云远心里就有了决定。

    不能死,那就只能活着了。

    陈辉和罗国定看着牧云远一家团圆的感动模样,也识趣地往一旁走了开,并且说:“你们注意些啊,这里是急诊,其他病人也需要休息的。”

    “另外,孩子没事,也要多休息的,这证明既然没用了,我就先收走了哈!”罗国定说话间就准备把那张纸给拿出来。

    牧云远却是立刻把纸给抓牢,说:“诶,这东西你可不能带走,这可是我的死过的证据,别人想看都看不到,我要留下来收藏一下!”以牧云远前世的阅历,当然不可能让罗国定把这东西拿走。

    罗国定脸色呆滞住,狠狠地瞪了陈辉一眼,然后看向牧云远:“牧云远,你这不没事了吗?那这东西就没用了,按照程序,是不能带走的。”

    牧云远把牧大海的手给拉了开,挺起胸仰起头,看向罗国定说:“那这证明开出来就是让人带走的,也没规定活了就不能带走啊?你看看,我这东西怎么来的?还有这章?多逼真啊,多有纪念意义啊?”

    牧云远并不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他的体内藏着一个成年人的思维,从这罗国定一进门就对陈辉开怼,并且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了陈辉,再加上他顺势就准备把这死亡证明给带走。

    和陈辉的坦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这明显就是想逃避责任啊。

    要不爽值,从陈辉这里拿和从罗国定这里拿都是一样的,那牧云远当然是要转移一下目标的。当然假如在不过分的情况下,陈辉的不爽值,他也是要拿的。

    罗国定双目一怔,看了牧云远好几秒,他有一种错觉,似乎自己之前想的把牧大海和徐慧搞定了,这件事就摆平了的论据,此刻变得格外苍白。这个少年,才是最大的毛刺儿头。

    牧云远那带着讽刺的话语,让罗国定立刻心里一怔。

    “不爽值+13,目前不爽值61点!”

    “这个,这个是误会,我们医生也只是按照机器给出的数据进行判定,才导致的失误。我们。”罗国定心里固然不爽,但也只能顺着说,不过,他还是把主要责任推给了陈辉,这叫自保。

    牧云远打断了罗国定:“那可不是,数据是机器测量的,那当然都是真的。也都是可以查询到记录的。这样一来,那就证明我之前确实是死过吧?”

    罗国定脸皮瞬间就是一跳,索性直白说:“那你想拿着它怎么样?”在他看来,一个高中生,再怎么想找茬,也总该有个限度吧?而且这里是在医院,他还就不信,这牧云远能够把事情闹翻天。

    而且,就算牧云远没有醒过来,罗国定都要把这份死亡证明给好好地处理一下。

    这个叫陈丁身后的陈家,那可是一座庞然大物,虽然这个陈丁以及他的父母,在陈家只能算旁系,但谁知道陈家会不会因为这件事而小题大做?

    正是因为如此,罗国定希望把牧云远手中的那死亡证明给拿回来,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那边的陈丁,则是可以马上释放了。

    而要是牧云远手中的死亡证明一直都在,那就证明陈丁的伤害事实一直存在,不管牧云远死没死,总是致命过,这就有得追究了。

    牧云远捏着那单子,念道:“患者牧云远,心脏搏动暂停、呼吸停止,脉率消失,血压不稳定,为正常生物学死亡。”

    “死亡原因:患者体表未见伤痕,不考虑外伤致死,考虑本身疾病恶化:心脏病可能性大?神经性窒息?”

    牧云远念完,问罗国定说:“罗医生,这心脏病突然恶化,也应该是受激的原因吧?你之前已经判定了我生物学死亡,就证明我身体已经造成了损伤。这在当时的时间点是c你再的,是致命性的。”

    “虽然我现在好了过来,但总不能说别人捅了你一刀,你没死,结果现在垂直内翻缝合连疤痕都没留下,然后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

    牧云远前世可是在准备临床医学研究生的备考,这点小常识,那说起来可谓轻而易举,甚至,前两天他都还背过。

    “+16!目前不爽值:77点!”

    77点了,还差二十三点,就能再多活一个小时了。

    牧云远心里有些心酸地想到。

    罗国定和陈辉二人的脸上,全都是日了gou的表情,这他么的是高中生吗?莫不是故意来捣乱的同行吧?

    不过,牧云远的身份,他们早就确认过,急救车也是直接开去了清水高中。

    罗国定蠕蠕解释说道:“牧云远同学,这你本身也没什么事,而且你同学陈丁也没用多大的力,这一点你不得不承认吧?都是同学,他现在都还在警察局关着,你这都没事了,也不能让他还在里面受苦吧。”

    权威性的走不通,罗国定只能是走感情路线了。

    牧大海看了牧云远一眼,又看了看罗国定,一句话都没说,只是有些惊疑,自己儿子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要留着这个不详的东西?

    而徐慧则是想,我儿子多聪明,啥都会,就连医院的报告都看得懂。以后可以让他学医了,我儿子就是不一样。

    牧云远笑了笑,问说:“罗医生果然是神通广大,连我班长这样大人物的名字都认识。”

    这句话可谓格外地很。

    牧云远说到这里,罗国定才知道自己说漏了馅。然后果然发现牧大海用一种多疑的目光看向自己,里面满是防备,罗国定知道,今天这陈丁那边的好处,肯定是趁不到了。

    不但趁不到,而且看牧云远这架势,恐怕自己浑身还要多惹一身骚。

    “+25!目前不爽值102点。”

    “我们医生有义务,也有权利了解你的受伤经过,既然你觉得我是另有企图,那我就不多问了,你要留着就留着吧。”罗国定立马退却,把自己留下的后路给用上了。

    既然牧云远和牧大海都猜到了自己的目的,那他就话把自己的目的给堵死,不牵扯到自己的身上。这顺水人情,罗国定做做就做做。若是要得罪人,那他可就不干了。

    牧云远骂了一声老狐狸。

    牧大海则是眨巴眨巴眼,看着牧云远,目中都是欣赏之色。不管如何,牧云远能够让罗国定退步,这本事和淡定,就很惊艳。

    看来,这次被从3班赶出来,自己儿子倒是学会了从容,这却是学校里学不到的。

    陈辉和罗国定都离开了,并且,离开的时候,罗国定想起了陈月辉的承诺,又是有几分心疼。

    “+20!目前不爽值122点!宿主剩余生命不足1小时,不爽值余额大于100,自动为宿主兑换生命,1个小时!”

    牧云远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虽然多了一个小时,但这还不够,而且远远不够。

    自己要吃饭,要睡觉,必须早晚上之前,把生命提高到一天之上,至少也要十二小时以上,否则自己就可能一睡给睡死了,这是绝对不允许的。

    那?

    陈丁,咱们之间就可以说道说道了。

    “罗医生,你等等,我要出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