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爽的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章 这是什七么

    恐怕谁也不知道,就在这时候,牧云远的身体里,心跳正开始慢慢复苏。

    “搜集到不爽能量,获得不爽值5点!”

    “搜集到不爽能量,获得不爽值5点!”

    ……

    “不爽值突破100点,自动为宿主续命一个小时。因宿主目前寿命用尽,续命时间将在半小时后启动。”

    “宿主寿命用尽,对系统的屏蔽清除。”

    “搜集到不爽能量,获得不爽值13点。”

    “……”

    牧云远只觉得自己睡了一觉,整个神识浑浑噩噩,神识还停留在自己在教室的那一幕,似乎觉得只过了一瞬间,又似乎觉得自己过了好几千年那么久。

    睁开眼睛,牧云远透过透明的一层白布还能看到楼顶的白色长灯。

    这什么东西?怎么把自己的头都给盖了?

    我不是在教室吗?

    牧云远心里暗问。

    而就在这时,牧云远却是忽然神魂都是一怔。

    “远儿,远儿,你才这么年轻,怎么就舍得离开妈妈走了呢?都怪妈,都怪妈,妈早就该带你来体检的,远儿。”

    “呜呜。呜呜!”徐慧低声抽泣了起来,自责的声音如同细蚊:“都是我害了你啊,远儿。”

    牧云远则是一脸茫然。

    我死了?

    我啥时候死了?

    “宿主于2小时前,进入了死亡状态,后及时搜集到不爽值一百点,自动续命了一个小时,目前寿命剩余时间,57分钟。请宿主尽快搜集不爽值。”那机械声依旧是如同播报新闻联播。

    牧云远听到这声音,差点就暴走,但马上,牧云远就想到了一件事。

    昨天晚上,系统就说他只剩下了一天的寿命,然后,自己觉得它烦,就把它给屏蔽了,之后父亲和母亲对自己太好,使得从来没有享受过父爱和母爱的牧云远迷失了。

    他迷失到竟然忘了自己还有系统这件事,没有及时把系统的屏蔽给取消,自然就听不到系统的提示音。

    难道,自己真的死了一次?

    要是能看我现在有不爽值就好了。牧云远立刻暗想。

    系统立刻回:“是的,宿主死了一次。宿主目前剩余不爽值:16点!”

    系统才回完,又立刻补充说:“搜集到不爽情绪,获得不爽值3点,目前剩余19点。”

    才十六点,一次加三点,而自己活一个小时就要一百点,一天两千四百多点,这是个大问题啊?

    不行,得立刻去赚不爽值。

    牧云远心里暗自决定。

    自己恐怕差点就成了第一个穿越之后,拥有了金手指还被自己杀死过的人!牧云远自我安慰道。

    不同,同样的事,牧云远真不敢再做第二次。

    ‘是不是我只要想什么问题,你就能知道?’

    “是的,宿主。”系统回。

    “那可不可以看看我的不爽值获得记录的时间?我想知道,到底怎么做,才可以获得不爽值。”牧云远心里暗问。

    系统这回比较大方,直接让牧云远看到了一个页面。

    不爽值获得记录:“+3!时间:6月23日6点33分。”

    “+4!时间:6月23日7点01分。”

    “+13!时间:6月23日12点49分。”

    ……

    “-100!时间6月23日13点49分。”

    “+12!时间:6月23日13点51分。”

    ……

    牧云远一看那时间,就知道,早上的那个负面情绪,恐怕就是周广元的了,至于中午那个,牧云远还不好确定到底是谁的,不过肯定是和陈丁有关系。

    任谁随便拍了别人一下,结果被拍的人噗通一下倒地,恐怕就会被吓到。

    再然后,送到医院一看,死了,那就?

    牧云远的神识转动得飞快。

    “你是牧云远的母亲吧,这是他的死亡证明,你拿着这个,去公安局给牧云远销户。另外,因为牧云远在死亡之前接触到其他人,我们暂时还不能确定其死亡是否与刺激有关。”

    “根据警方那边的调查结果,暂时要把他的尸体留在我们医院一段时间,我们可能需要进行尸体解剖。”

    徐慧当即就摇头,声音低落地说:“不解剖了。不解剖了。”

    “为什么?”那医生的声音有些大,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我不想我儿子,死了之后,还不得安宁。反正要是QS县做不了最后的公平决定,那我就去吉市,要是吉市还做不了,我就去沙省。要是沙省都说确定不了,那也就没必要了。”徐慧声音坚决地说。

    医生沉默了,他劝不了,看向一旁,也不好再做解释。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那医生瞳孔猛地一缩,身子骇然一抖,右腿下意识地往后一退,可是医院的地板是超级防滑的那种,一下没有滑动,重心一偏,噗通地往后倒了去。

    在他向后倒下的瞳孔中,可以看到,在他的正对面,一条白布违反了牛顿的重力定律,竟然凭空折了起来。

    不过,通过凸出来的褶皱,可以看到白布后面有东西,而且还是一个人。

    翻起一般,从白布的边缘伸出来两只手掌,终于把白布卷了起来,然后慢慢一拉,露出了那张脸庞。

    有些稚嫩,还略有几分苍白,嘴唇上的苍白消散大半,变得有些红润。眉毛有些粗,不过眉毛下面的眼睛很亮,眼珠子也很大,如果要形容这双眼睛秀气,也不为过。

    而且,透过那双眸子,还能看到里面不时地射出不属于那张稚嫩脸庞的光芒。

    这一幕让旁边不少路过的护士立刻吓得一抖,当即停下,然后愣住了两秒,一人连忙上前,直接打开监护仪器,滴滴滴的跳动起来。

    另一名护士则是连忙大声喊:“医生,医生,快来,6床,6床,6床,6床他……”

    那倒下的医生在倒下一半的时候,单手就往后撑在了地上,徐慧也是赶紧向前扶起,并且问说:“陈医师,你没事吧?”

    医生叫陈辉,是牧云远所在床位的主治医师,一直都在抢救牧云远,实在抢救不过来,这才放弃了的。

    陈辉快速地撑地而起,然后一把刨开徐慧,然后就往牧云远的方向跑。

    直到牧云远的身前站定,看着那重新启动的监护仪器。

    口中喃喃:“BP:122/82mmHg。呼吸:21次/分。心率85次/分。怎么可能?生命体征平稳?”

    徐慧看到陈辉神色大变后,也不禁一转头,然后整个人如同被雷电劈过之后一般地一懵。

    那是?

    儿子?

    他坐了起来?

    徐慧看到牧云远拿着一张报告,写满了手写文字的报告,在一字一句地阅读。

    徐慧都忘记了牧云远手中拿着的是什么东西,连忙跑出去,满是欣喜地喊:“大海,大海,你快进来,快进来啊!大海!”徐慧双腿不知怎的,竟然是下意识地踏起了小碎步,像是小姑娘一般。

    徐慧往外面去了后,牧云远还在读着那张死亡证明。

    旁边,护士和陈辉都看着牧云远,怔住了。

    这场面,不知不觉间,是有那么一点尴尬。

    看完,牧云远看向陈辉和两名护士,说:“谁是陈辉医生啊?这字写得还挺好看的哈。”

    这被宣告了死亡的人,拿着他自己的死亡证明,然后对着开死亡证明的医生说他写的字好看,这是何等的卧槽?

    陈辉脸上写满了愧疚和尴尬,一些临近牧云远旁边的几个病人则是带着异样的目光看向了陈辉。

    死亡报告是谁写的,他们清楚得很。

    这被陈辉判定了死亡的人,原来没死,这是什么样的医生?连死没死都不知道,那自己会不会哪一天睡着了,然后被这医生当成死了,然后火化了哟?他们都挤了挤,心里暗自决定,下次一定要注意了,要给自己的家属说一说,给自己换一个医生。

    “对不起,我就是陈辉,你手中的死亡证明,也是我写的。”陈辉知道躲不过,自己还都签了名,只能大方地承认。

    脸色尴尬和难受的同时,心里还是有些小埋怨的,我很确定,你已经死了好不好?否则我怎么可能给你开这个死亡证明?

    你他么活过来干嘛?恶心我的吗?你这一醒来,将是我这一生,永远都抹不掉的污点。

    不过,陈辉还在想,自己冲动了,老师的话没听完,再没有判定神经死亡之前,千万不要轻易地下死亡这个决断,特别是在急诊科。

    “不爽值+5,目前不爽值24点!”

    牧云远的眉头立刻就是一跳,前世也曾身居高位的他,立刻就明白了事情的始末,不过,他却也知道了,这种情况下,自己能够得到不爽值,才能活下去。

    而且,若非是陈辉医师给自己开了死亡证明,恐怕他就不会获得从陈丁那里的不爽值。算起来其实自己该感谢他。

    但,之前牧云远听到徐慧的哭声,感觉特别的不舒服,那是比自己哭还要难受的感觉。

    事情有轻重缓急,总会有对不起。

    所以,牧云远当即就有了决定。

    “李医生,你能给我解释解释,这到底怎么写出来的么?”牧云远故意指着那死亡证明说。

    “不爽值+9,目前不爽值33点!”

    之前那话,是无意的,所以不爽值并不多,但这故意的话,那就是绝对的讽刺,让陈辉的心理猛地被刺了一下,但他还是低下头说:“对不起。我无法解释。但我敢发誓,之前我在你病床旁看到的生命体征结果都显示,你已经进入了死亡状态。”

    这是陈辉做出的最后辩驳。

    “所以我现在也是死着是吧?”牧云远眼神闪烁地说。

    “不爽值+15,目前不爽值48点!”

    “陈辉!你怎么搞的,这么毛毛躁躁的,病人的基本情况都看不清楚。就你这水平,就算五年都升不了主治!一天到晚都不知道你到底在搞些什么!”一个中年男子的浑厚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