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爽的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章 我这么厉章害?

    陈丁在牧云远倒下去的那一刻,就直接懵了。

    这?

    我没用力啊?

    我只是想拍拍他。

    演戏,都这么拼的啊?直接拿脸往地上这么摁,鼻血都摔出来了。这专业演员都不至于这么敬业吧?

    但要不是演戏,那自己之前那一拍,有这么大的力气?

    陈丁心里在打鼓,迎着众人的目光,语气急促地解释说:“我什么都没做,你们都看到了,我只是轻轻地碰了他一下!”

    牧云远的同桌则是大声吼道:“陈丁,不是你搞的,难道还是我用眼神把牧云远给弄倒的?”

    “就是!你别想解释了,我们都亲眼看到了,这段时间,就你一个人碰了牧云远。就算警察来了,我也做这个证。”

    “我没有!”陈丁反驳说。

    “那我不管,你自己去和警察,和周老师解释呗。”

    ……

    牧云远坐在教室的后面,而且还是十五班的后面,这群人,可以说对陈丁这个‘狗腿王’格外地看不惯。

    倒不是说讨厌周广元,而顺带着讨厌陈丁。

    而是陈丁这个班长,他比班主任还要贱。更有时候借着周广元的名头,狐假虎威。

    就比如今天吧,那牧云远也没多说什么,也没有直接开骂。

    一切都是周广元自己找了牧云远的麻烦的俏皮反击,这靠口才和本事反击也要给周老师道歉?这世上哪里有这种道理?

    可周广元才一走,陈丁就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让牧云远去和周广元道歉,这无疑让这些人在牧云远的身上,看到了自己平时的影子。

    周老师下课的时候,也没给牧云远什么坏脸色啊,你急什么急?

    那他们能给陈丁好脸色才怪。

    “我没有,我什么都没有做!”陈丁大声反驳说:“是他自己摔倒的,我没用力!”

    ……

    周广元坐在办公室里,格外地‘头疼’。

    头疼什么,自然是头疼自己班上来了这个叫牧云远的学生。

    清水高中是QS县城最好的高中,每一个年纪三十六个班,每个班三十六人,名额绝对不能多,只能少。

    按照清水高中一贯的办学理念就是,宁愿不招满,也不会多招一个人。

    牧云远下来十五班,自然是有一个人会从十五班转出去,而转出去的人,正是之前十五班成绩排在第二位的朱琴。她去的正好就是牧云远之前所在的三班。

    这朱琴可是老周一手带出来的,从高一的时候就开始接手了,她的成绩,在中考的时候能分来十五班,自然成绩并不很好,可以说周广元是一步一步地见证着朱琴的成绩拔高起来的。

    高二年级会考,朱琴的理科成绩更是冲到了年级的前八十名,这更是让周广元好好地高兴了一段时间。

    可这一到了高三,应该说会考结束都还没半个月,朱琴走了,去了三班。来了一个叫牧云远的人,而且还是从肖丽的手上扔下来的。

    那周广元怎么受得了?自己这里是垃圾桶是不是?想要的东西,就随便拿,不要了就直接扔过来啊?

    周广元还没看到牧云远的时候,心里就格外不爽了。

    可周广元没想到的是,这个被肖丽从3班赶下来的牧云远,竟然会背洛神赋这种奇葩的文章。

    而且两次给自己为难,都是那么恰到好处,拿捏的时机,对白,都是那么地准确和要命。

    所以,周广元才有些不确定,他牧云远到底是不是在藏拙呢?

    要早表现出这种实力,肖丽可能把牧云远赶出来?

    他这么小的年纪,藏拙又要干嘛?假如要真是藏拙的话,那以后又该怎么对他呢?

    这不,还正头疼着了,外面就传来了郭良玉的大喊声:“周老师,不好啦。牧云远被班长一掌给拍死了!”

    周广元神色立马就是一正,眉头微蹙。

    十五班的班长陈丁,正是十五班的成绩第一名,比那转出去的朱琴还要厉害些,之前周广元之所以高兴,那也是因为自己班上,出了两个年纪前一百。

    陈丁的成绩从高一就很好,一直名列学校的‘前茅’,有很多时候都进过前五十名,尖子班几个老师也和他有过接触,不过陈丁却一直都没走。这倒是让周广元心里觉得有些暖暖的。

    而周广元同样也清楚,这个陈丁,平时为了讨好自己,对班上的其他人可谓是有些刻薄,虽然周广元知道这种性格不太好,但有时候,班上有这么一个班干部,对全班的纪律倒是有很大好处。

    所以周广元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现在牧云远才刚给自己难看,陈丁就上去找他麻烦,说周广元心里没有一点感触那是假的。

    但一听那郭良玉的后一句。

    拍死了?

    “嘭嘭!”两声。

    郭良玉撞开了办公室的门,脸色苍白,略喘着粗气说:“周老师,不好了,班长真把牧云远给拍死了,他倒在地上,还流着血,我用手探了探,好像是没感受到他的呼吸。”

    郭良玉的脸色和神情,完全就是被吓到了。他说的话也不像是在说谎。

    周广元一看到这,立马将本来还有的不悦之色一收而起,然后连忙从座位上起身,往教室里冲了去。

    等到了教室,看到那一摊血之后,周广元立刻就拨打了急救电话。

    “周老师,我!我没有。”陈丁看到了周广元,第一个想着来解释。

    周广元一伸手说:“现在不要说这些废话,你跟我一起去校医院,其他人,自习。”然后周广元把牧云远从地上拉了起来,放在背上就再次快速往外冲。

    先管不管牧云远得没得罪自己,他就是个混球,在这时候也不是计较的时候,周广元还是知道这个轻重的。

    看着周广元背着牧云远,带着陈丁离开,班上的人都是长舒了一口气。

    “你说那牧云远真的假的?怎么陈丁才那么一巴掌,就把他拍倒了?”

    “不知道,或许是陈丁倒霉吧!反正那么一巴掌,就能把人给拍死,我是不信的。”

    “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看这陈丁以后还敢贱。皇帝不急太监急。”

    “……”

    “那他作为班长,让牧云远去给周老师道歉,不应该吗?”还是有成绩好的学生在私下里反驳。

    “我就觉得那牧云远肯定是装的,有这天赋,他直接去演戏得了,还上什么课啊?”

    “对对对,这演技,恐怕都不需要被潜。”

    ……

    在十五班的公众话题,根本就没有什么忌讳,什么都敢说的。

    清水高中,有东南两个校门,西北两方靠着一座山,被围住。南校门口旁边的一个小楼房里,正是校医院所在,里面就只有一个三十多岁的校医。

    周广元背着牧云远走到校医院的时候,那校医还在给其他的几个学生打针,直到周广元把牧云远背到了床上,他才赶了过来。

    “怎么回事?受伤了吗?”校医问。

    “可能是不慎摔倒了,就在教室里面,平地上。”周广元不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太好往陈丁身上推责任。

    那校医随意地往牧云远的脖子上一模,下意识地准备顺势摸向胸口,但立刻他的手就是一僵,再次在牧云远的脖子旁边停下来,脸色唰唰地猛变。

    大概过了七秒,他又连忙取下听诊器往牧云远胸口位置塞。左右快速地摆着位置,然后神色颇有几分慌张地说:“他生命体征没了。现在必须要进行胸外按压,你立刻打急救电话,让他们记得带除颤仪来。”

    医生这话一出,就连周广元的脸色也是大变,至于那陈丁,更是一脸格外地精彩。

    ……

    十五分钟后,救护车赶了过来,同样,牧云远和陈丁两人的家属也都赶了过来。

    半个小时后,QS县人民医院的急诊科,牧云远被盖着白布推了出来。

    同时,在牧大海和徐慧二人的身后,两个警察则是立马把穿着校服的陈丁给抓了起来。陈丁在剧烈地挣扎:“我没杀他,不是我杀的,我没有动手,你们抓错人了。”

    陈丁的父母也是在大声喊着:“我儿子没有杀人,他没有杀人,他根本就没有杀人的动机。你们不能抓他!”

    牧大海和徐慧都不说话,那警察也根本不听陈丁三人的解释。

    全班所有人,都眼睁睁地看着牧云远被陈丁一巴掌给拍倒在地,然后就这么死了。岂是陈丁能够辩驳得了的?

    为首的警察还在说:“多带一双手铐,他能够以在教室那种姿势的手势杀人,证明他的力量不能以常理来论……”

    陈丁被带走了!周广元也被带去谈话,毕竟他作为班主任,而且还和牧云远发生了冲突。甚至,就连肖丽都被请去喝了半个小时的茶。

    陈丁觉得自己很冤枉,特别冤枉,一路都在挣扎。

    委屈地哭得像个一百多斤的孩子,他的父母更是一路走,一路说自己的儿子未成年。

    警察却是暗中说:“千万要注意,不要让‘陈大力’给跑了。”陈大力,自然是警察给陈丁取的名字。

    徐慧哭得撕心裂肺,眼睛发干,一直呆呆地看着牧云远,嗓子都哑了,看着牧云远的目光,都是不舍。

    牧大海虽然没有说话,但他那通红的双眼,以及颤抖的身体,无一不在说明他的难受。

    牧大海和徐慧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两人默默地望着牧云远的‘尸体’,眼睛一眨也不眨。不久之后,两个穿着白大褂的人,来到了牧大海和徐慧两人的身前,说:“你们家属也要节哀,这种意外事件,有时候就是这么猝不及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