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爽的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章 班老师,班长把牧云远给!

    眼镜兄,比较靠近牧云远,第一个走下了座位,对着牧云远遥遥相拜,智商直接返回到了小学:“大哥,我决定了,你以后,就是我大哥了。你简直太牛了。”

    一旁的一个少年,拍起桌子就大笑了起来:“你们看到了吗?屠夫走出去时候的那副日了gou的表情,哈哈哈哈,太爽了。这一天,足够玩一年了。”

    “一年怎么够,再怎么也是两年啊!哈哈!”

    “太解气了,远哥霸气,远哥威武,远哥!额!~”

    ……

    “我艹,这牧云远这么牛?竟然是把整篇《洛神赋》都直接干了下来,他开挂了吧?他真的背下了《洛神赋》?”这是李元昊震惊的声音。

    “好像,好像是真的。”这是李元昊身后的一人不确定的声音。

    “这牧云远还真是胆儿够肥的,不知道走了什么运气,恰好背到了一篇《洛神赋》就如此高调,而且还在教室里当着我们的面给老师难堪,一点尊师重道都不知道有,没有教养吧?”这是成绩好的人的嘀咕。

    “他这是在作死啊,周老师他也敢得罪,他以后也算是废了。看以后周老师不要他好看。”有几个女生小声嘀咕。

    “你说这人到底是真把所有的功课都做完了,还是他只是碰巧背了这《洛神赋》,走了运气而已?”

    “嗨,那还用说吗,当然只是走了运气而已。《洛神赋》,不在考试范围之内,没事瞎背这个作甚,也就只能哗众取宠而已,你看着吧,以后有他好看的。”

    ……

    “远哥,有空一起去练拳。”

    “远哥,下个月还有个武道赛,是市级的,我们准备去看,一起去吧?”

    牧云远和善地对着他们点点头,其实他们说的是什么,牧云远都不太明白,但他能感受到这些人身上的善意。

    高中,没有那么多社会老大,也没那么多校花,更没有那么多学霸,有的只是一群被高考逼到了笼子里的野兽,总有一日,他们会疯狂地爆发出来。

    “我这里要特地表扬一下牧云远同学,他能够在高三,以相同的课外时间,完成《洛神赋》的记诵,并且,还在课外的时间,将《洛神赋》的完整篇都自学了一遍。虽然,这完整篇的最后一句,牧云远同学没能记熟,但也已经很厉害了。”

    “牧云远同学请教的最后一句,乃是命仆夫而就驾,吾将归乎东路。揽騑辔以抗策,怅盘桓而不能去。”

    “这句话的意思是:我不得已命仆夫备马就车,踏上向东回返的道路,但当手执马缰,举鞭欲策之时,却又怅然若失,徘徊依恋,无法离去。”

    “这一句话,作为全文的结尾,可谓是统领了全文的情绪,只是寥寥数笔一添,就将作者的情思完全拢阔,这就告诉我们,越到最后就越不能放松……”

    “同样,大家也不要因为牧云远同学能够背出洛神赋的全文,就觉得3班和我们班之间的差距太大而散失信心,我可以很负责人地告诉你们,3班,除了牧云远之外,能够背出《洛神赋》全文的,不超过两个人。”

    “路就在脚下,只看我们走不走,该怎么走,我们没别人基础好,没关系,从现在开始打基础。没其他人速度快,没关系,一直坚持,总会比自己走得更远。”

    “要是基础又不好,又要懒的人,你还想成绩还要好,那就只能说你想瞎了心……!”

    周广元一进门,便是自顾自地讲解了起来,硬是从那《洛神赋》的最后一句,牵扯到情绪,然后再扯到了人生,再然后,又讲到了复习和高考,慷慨激昂。

    所有人都是一下子被这周广元的脸皮给惊呆了。一个个地瞪大了眼。

    厉害了我的周老师,这些话也能被你说得出口。

    不过,15班的学生似乎都有些司空见惯了,毕竟是周屠夫嘛。

    要是他不这样,还有些不习惯。

    ……

    两节课,周广元没再找牧云远的麻烦,似乎牧云远这件事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周广元不找麻烦,牧云远当然不会主动惹麻烦,他只是眯着眼,从头到尾都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实在是,现在他学的东西,都太过于基础了,基础到他完全没有兴趣去学的打算。

    不过,要是在接近高考的时候,要是我成绩好爸妈会开心的话,那我也不是不可以考一考高分的,牧云远如此想到。

    对了,爸妈的生日是什么时候啊?早知道这样,以前就该多和别人接触接触的,父母过生日,要送些什么了?和同学过生日一样吗?

    牧云远患得患失起来,课是一点都没听进去……

    一直到中午,母亲来送饭,牧云远才走出教室,然后乖乖地把所有的饭菜吃得一粒不剩,汤也是喝得只见底。

    牧云远觉得,今天中午这顿饭,应该是他吃过的最好吃的饭,比昨天晚上地还要好吃,因为昨天晚上那时候他还有些惶恐,父母也以为他有些失落,一直都在安慰他,没来得及好好品味。

    “你慢点吃!别噎着了。”牧云远都吃完了,徐慧才嗔怪着说。

    “恩恩,恩恩!”牧云远满口包着饭,点头,就像一个小孩一样。还用手擦了擦嘴,不知怎么回事,在徐慧的面前,尽管才短短一天的时间,牧云远就完全记不得自己前世活了二十八年的事。

    “你这孩子,又没人抢你的,吃这么快干什么?你吃饱了吗?”徐慧关心地问。

    “吃饱了,吃饱了的。”牧云远还是不很习惯叫妈,不过傻笑着摸着肚子,想表现出自己很乖的样子。

    “看你那样!明天给你多带一碗,你正在读书,还在长身体,吃得多正常的。等会儿回去后要是不累就看会儿书,累得话就多休息。对了,你去新的班都觉得还好吧?”徐慧一边唠叨,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又问。

    “好,都很好,老师和同学都挺好的。”牧云远根本就不敢说实话。

    “那就好,一定要搞好同学关系,也要听老师的话,老师做的一切,那肯定都是为你们好的。好了,你快去教室吧!”徐慧长话短说,满眼都是不舍,但又不想耽搁儿子休息或者是看书的时间。

    她知道,现在的学生,那是越来越累,竞争也越来越大。

    往回走,然后到角落,牧云远目送母亲出了校门,这才回到教室,他这时候觉得,自己是该看看书了,否则怎么对得起母亲这样照顾自己?

    而且,这个时候自己要退学,也要找一个比较合适的理由吧?比如说自己可以赚钱养家了。

    恩,这件事可以慢慢来。

    “牧云远!”才走到门口,牧云远就听到教室里面有人在叫自己。

    牧云远抬头,疑惑看去,发现叫自己的人自己根本不认识,对方一米七左右的个字,平头,看起来很是干练,身形也有些瘦,戴着眼镜,显得倒是有几分斯文。

    “恩?同学,你是?”牧云远内心当然还是一个28岁的成年人。

    “我叫陈丁,是15班的班长。首先欢迎你来到我们班。”陈丁往前走,伸出一只手。

    “谢谢。”牧云远虽然没有握手的习惯,但入乡随俗,意思一下。

    “牧云远,我给你说,虽然早上周老师看起来是故意有针对你的意思,但其实周老师都是为了我们好,即便有些地方,他做的不对,我们也要采取正确的措施回报我们的意见,而不应该像你那样,给老师当众难堪。”

    陈丁小声说完,然后走上前,又认真说:“牧云远同学,假如我是你的话,我肯定会先去给周老师道个歉。正好,我现在要去办公室,你就跟我一起吧。”

    牧云远整个人都懵了。

    我去给周老师道歉?你脑子有问题吧?牧云远从头到尾思考了一遍今天早上发生的事,并不觉得自己有必要去道歉。

    也不知道陈丁哪里来的自信。

    “班长,您是大忙人,你有事先忙,办公室我就不去了。谢谢!”牧云远回说。

    “牧云远,你站住!”陈丁立刻一转身,回头说:“牧云远,难道你还意识不到你自己的错误吗?”

    “我让你去和周老师道歉!这是最起码地尊师重道。”陈丁颇有几分颐指气使地道,他见陈丁站住,又继续说:“你这种态度很不好。作为一名学生,尊师重道是最起码的素质。我们要有自觉性,也要勇于承认错误。这样,才能给老师留下一个好的印象。”

    牧云远此时心里特别想笑,最为著名的一句话顿时就浮现在了他的心里:最强狗腿,皇帝不急太监急。

    “那个,班长,咱们是来读书来的,不是来学怎么给老师留下好映象的,谢谢!”牧云远不想理会陈丁,他知道对方和自己的思维不是在同一条脑回路上。

    牧云远回头走向座位。

    陈丁却还是不依不饶,伸出手就抓向牧云远的肩膀,嘴里说:“牧云远,你这什么!”

    陈丁的手刚碰到牧云远的肩膀。

    只见教室里发出嘭地一声巨响。

    这声巨响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拉了过来,众人赫然发现,在陈丁前面的牧云远整个人都扑倒在地,一动不动,还有一摊血流了出来,堆在了地面……

    陈丁:“???????”

    其他人都傻了。

    眼镜兄连忙上前,准备把牧云远扶起来,可发现牧云远全身肌肉没任何力量,再到牧云远的鼻息间一伸,眼镜兄立刻吓得脸色一白,倒坐了回去。

    不到三秒,眼镜兄立刻站起来往外急速跑去,一边跑,一边喊:“周老师,不好啦。牧云远被班长一掌给拍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