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爽的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章 当第时气氛十分尴尬

    “怎么?”周广元还要说的时候,教室里突然就响起了一阵朗朗的背书声。

    “黄初三年,余朝京师,还济洛川。古人有言,斯水之神,名曰宓妃。感宋玉对楚王神女之事,遂作斯赋,其辞曰:”

    “余从京域,言归东藩,背伊阙,越轘辕,经通谷,陵景山。日既西倾,车殆马烦。尔乃税驾乎蘅皋,秣驷乎芝田,容与乎阳林,流眄乎洛川。于是精移神骇,忽焉思散。俯则未察,仰以殊观。睹一丽人……”

    牧云远的语速不快不慢,吐词清晰。

    但是,即便是吐词清晰,班上的同学还是如同听天书一般。

    这些文字,他们根本就没有听说过,读都不会读,哪里会认识,哪里能够跟得出来这牧云远背的是什么?

    可是,不少人的心里,却像是被丢进了炸弹一般。

    牧云远会背?

    牧云远怎么会背?

    牧云远你怎么能会背?

    这《洛神赋》,明明就是周屠夫专门为了为难你的,你怎么就能会背?

    你要会背了,周屠夫的脸往哪里放啊?

    哗哗哗!

    紧接着,教室里便完全都是一阵整齐的从书桌里抽出那选修课本,然后唰唰唰地将书都翻到了《洛神赋》的篇章,然后,低着头,对着邱洛的字句,一字一句地搜寻着……

    而听到牧云远真开了口,坐在讲台上面的周广元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是大学出生,高中任课了足足十多年,可以说高中教材上不管是选修还是必修课文,他都熟稔无比。

    即便这《洛神赋》的篇章并不要求学生背诵,他也有所涉略,再加上他又好看书,当然不会放过洛神赋这种经典。

    只不过,即便站在他周广元这种层次,也不会真正地刻意去背这种东西,所以要他真正地把洛神赋给完整背下来,也几乎不可能。

    打死周广元都还没明白,这邱洛怎么就能够把这《洛神赋》的前两段给‘干’了出来。

    此时,周广元的脸上,既是在尴尬的同时,又是震惊,还带着一脸复杂地看向了牧云远。

    周广元看着牧云远,虽然隐隐有种不好的错觉,但他好像找不到一个理由让牧云远停下来,更何况,周广元倒想看看,这牧云远到底是背了多少。

    教室里一片安静,牧云远的背书声还在继续。

    “余告之曰: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

    牧云远洋洋洒洒,语速根本就没有停,但也没有加快,不紧不慢,牧云远丝毫不慌。在他那个年纪,处于医生的职业,牧云远找不到任何一个理由慌乱。

    这一段乃是《洛神赋》最为精华的一段,也是这《洛神赋》词句最为优美华丽的一段。

    所有人都看着书,才能勉强跟着周广元的节奏走,甚至,就算是对照着书,也没有反应过来这牧云远的读音到底是完全准确的,还是懵的。

    反正牧云远每读一个字,他们就跳一个字。

    一字一句,完全不拉,一音一节,竟然是丝毫不差!

    至于对不对,天才知道。

    只见牧云远只是站着,双手俯撑在自己的桌面上,字正腔圆地继续,脸色全是淡然:

    “于是洛灵感焉,徙倚彷徨。神光离合,乍阴乍阳。竦轻躯以鹤立,若将飞而未翔。践椒涂之郁烈,步蘅薄而流芳。超长吟以永慕兮,声哀厉而弥长。尔乃众灵杂遝,命俦啸侣。或戏清流,或翔神渚……罗袜生尘。动无常则,若危若安。进止难期,若往若还。转眄**,光润玉颜。含辞未吐,气若幽兰。华容婀娜,令我忘餐。”

    背到这里,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干出来了!

    这牧云远,竟然是真地把这《洛神赋》都给完全地干出来了。

    难道3班和15班之间的差距就这么大?连一个被赶出来,考试不及格的人,都如此牛逼?有不少人心里都这么想。

    周广元也是一脸的懵逼,他也找不到牧云远背诵里面的错误,因为有些细节他自己都不记得了。而且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周广元也不好再多搞什么小动作,免得被学生说小家子气。

    正准备伸手,周广元脑子又是轰地一炸。

    牧云远没停,他还在继?

    继续。

    “于是屏翳收风,川后静波。冯夷鸣鼓,女娲清歌。腾文鱼以警乘,鸣玉鸾以偕逝。六龙俨其齐首,载云车之容裔。鲸鲵踊而夹毂,水禽翔而为卫。于是越北沚,过南冈,纡素领,回清阳,动朱唇以徐言,陈交接之大纲。恨人神之道殊兮,怨盛年之莫当……”

    所有人的脸上,再次茫然了起来。

    不是!

    哥!

    哥们儿?

    完了,都已经完了!

    你等等,没了。

    你还在?

    还搞什么?

    其中有几个较为精明的人,再次将那书翻到《洛神赋》篇章的最后,却是发现,在文章的右下角,写着两个字:节选!

    立时,他们完全再次一懵,再看向了那牧云远时,更加的不自然。

    这牧云远,莫不是要把整个《洛神赋》都给背出来吧?

    “嘶!”

    “卧槽!这哥们叼啊……以后是我大哥。”有人在窃窃私语。

    “这真是……病得不清啊。”有人嘴巴张成了‘O’形。

    教室里已经渐渐在牧云远的背书声中,夹杂起来一阵阵倒吸凉气声音。

    真的,这一刻,好多人心里真的很有挫败感,因为他们觉得15班和3班之间的差距,或许用天堑来形容都不为过。

    “于是背下陵高,足往神留。遗情想像,顾望怀愁。冀灵体之复形,御轻舟而上溯。浮长川而忘返,思绵绵而增慕。”

    “夜!”

    牧云远背到这里的时候,声音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了,嘎吱一下,中途而断。

    牧云远突然停下,其他人自然是转过头看过去。

    这背完了?

    周广元听到牧云远突然停下来,那股不好的预感越发强烈,还没来得及说话。

    “周老师,剩下的,我记不清了,还望周老师给我指点一下。”

    说完,牧云远就带着一副期待的眼神,看向了周广元。目光平和,丝毫不理会周广元那顷刻间变得有些阴沉的目光。

    场面,一片安静。

    所有人都不敢说话。

    当时的气氛,十分尴尬。

    本来,所有人包括周广元本人都沉浸在牧云远能够背书的震惊之中,在他们的预料里,可从没有想到这邱洛会把《洛神赋》给背出来,而且,还是将整篇的《洛神赋》全文都给干出来。

    震惊让他们的注意力,格外地集中。

    可他们万万也不会想到,这牧云远会在中途停下来。

    然后,再这么的来一下!

    莫说是周光英了,教室里的所有同学都不信!

    前面那么多都背了,接下来的就不会了?

    很明显,这也是故意的啊。

    一个教室的人都一脸懵逼看看牧云远,又看看周广元,就这么来回地转,也不知如何是好,也不知道该看向谁。

    不敢笑。

    更不敢开口,怕周广元一下子炸了。

    周广元的脸色,那是格外地精彩,看着所有人都在往自己的脸上看,饶是接近四十的他,也是老脸暗红,面子上格外挂不住。

    要牧云远背这《洛神赋》,本就是他随心起意,而这《洛神赋》的文字,相当难理解,若不是为了教学需要,就连这书上的节选篇他都不会去背,更别说是完整篇了。

    周广元语气略微地一收,问:“接下来的一句,你不会?”

    “忘了,还请老师指点。”牧云远也是波澜不惊地回道,丝毫都没有惧意。

    前世的他,本就是一个怪人,对感情的事,是真一窍不通,这《洛神赋》,还都是前世追牧云远的女生,逼他背的。

    作为一个被追的男人,做到牧云远这个地步的,估计也没谁了。

    自从有记忆,牧云远就是个孤儿,所以性格比较孤僻,从小长年在外混迹,为了积攒学费,基本什么事都做过,而且人还有点奇葩。

    用别人总结的话说,牧云远就有三个特点:男,爱钱,脑洞清奇。

    是的,男也算牧云远的一个特点。

    要不爱钱,他不会学MGA,要是脑洞不清奇,他不会做出来放弃年薪千万的好工作,去考研学医。

    牧云远自以为他已经很给周广元面子了,他又没招惹到他。

    你真要一回两回地无缘无故找我麻烦,那我还管你是不是班主任哦?

    听了这话,教室再次一片沉默。所有人的目光,就像是刺一样地看向周广元去。

    怼上了!

    周广元只是点点头,对着众人说道:“恩,作为一个高三的学生,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很好了,接下来的内容,不在高中的教学大纲和考试范围之内,现在的你们,还不需要掌握这么多。”

    “准备上课,你们先预习一下,老师还有一篇教案放在了办公室里。我先去取一下。”

    一边说周广元一边往外面走,步子和平常并无两样,看那样子,的确是取教案去的。

    他真不会啊!

    周广元才刚一出门,整个教室都直接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