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爽的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章 捧杀

    坐在牧云远不远处的眼镜哥顿时就偷偷地朝着牧云远举了举大拇指。

    那眼神好像是在说,大哥,你流弊,周屠夫你也敢得罪。

    而再看站在讲台上的周广元,整张脸,此时已经黑到了极致,也是阴沉到了极致。显然是没有想到,牧云远竟然会反驳,

    回骂过来还让他无话可说。

    而作为一名班主任,周广元知道,自己这个场子,恐怕当场是不能再找回来了。

    否则,显得自己这个班主任没有气量。

    周广元背着手,扫了一圈,彷若无事地咳了一声后道:“既然新同学大家都认识了,那就继续自习。大家在一个班级,一定要和睦相处,互帮互助,我也希望牧云远同学以后在我们班上可以有所提升。”

    “另外,今天早上默写三日前给你们布置的古文。好了,就这样。”

    听到前半段,一些人还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不过周广元话一说完,瞬间所有人都啊了起来。

    肯定,这件事不是简单地默写古文这么简单啊!

    整个教室炸了开。大半的目光,都朝着牧云远移了过来。

    很明显,这是在针对啊。

    周屠夫!周独夫!这可是周广元一贯的外号。

    周广元就是15班的班主任,兼任语文老师,其他人不清楚,难道他们还不清楚吗?牧云远那么说他,那周屠夫后面能给牧云远好果子吃?

    特别是周广元骂人工夫格外厉害,甚至不少人什么时候被骂都不知道。

    紧接着,教室里就完全炸了开。

    “远兄,能够和周屠夫对骂,你水平不低啊。”

    “兄弟?段子手吗?”

    “嘿,兄弟,你是经常逛贴吧的吧?”

    “这反应速度,估计现在周屠夫快郁闷死了。”

    “哥们儿,不愧为尖子班下来的人啊,骂人有水平。”

    ……

    “快,快把这话转到贴吧上去骗回复。”

    “骗什么回复?直接搞成段子啊!”

    ……

    牧云远摇头,只是一句话,那肯定就没什么版权可以谈了。

    不过,牧云远却丝毫不担心班主任找自己的茬,以他前世的阅历本事,就算是被退学,对他而言也引不起什么太大的波动。

    之所以还来学校,那是刚来这个世界,父母肯定不会同意自己退学的吧?

    那既然他们开心,那就多呆几天也没关系的。

    牧云远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思维,慢慢地开始变了,以前地他,都是在想,晚上吃什么,什么自己最喜欢吃?

    但现在,牧云远可能还会犹豫那么一小会儿。

    “叮铃铃!~”

    不久。

    上课铃声响了,刚开始走出去的周广元,也就是15班的语文老师,抱着一本语文教材,走进了教室里面。

    他神色自如地扫了扫教室,严肃地道:“好了,下面开始上课。”

    牧云远被拉回到现实,朝着那周广元对看了一眼,只见那周广元果然是以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望着自己。

    周广元的目光中,却是带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嘲讽之色,心里暗道:在我的班里面做学生,还敢让我出丑?

    呵呵,牧云远,你可以的。

    然后,周广元继续道:“李元昊,你上来。默写一下《归去来兮辞并序》。”

    周广元这是随意叫的一个人,顿时,一个坐在人群正中央的一个有些瘦弱的少年,穿着短袖校服,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抓着耳朵道:“周老师,我还没准备好,再给我一点时间吧。”

    周广元眉头一皱:“李元昊,叫你上来就上来,能写多少写多少。”

    李元昊立马身子一抖,一脸苦色地就走到了讲台前面去,勾着身子,用嘴角咬着笔,一副愁眉苦脸地表情,只是间间断断地往纸面上写了好几个字。

    不到一分钟,张小写完了。

    周广元一把抓起一只粉笔,扔向他,然后不耐烦地道:“下去!抄一百遍!”

    “啊?”李元昊一脸愕然,小声辩解道:“老师,你昨天不是说只有十遍么?”

    “我说一百遍就是一百遍,你还有意见?”周广元狠狠地回瞪了李元昊一眼,立马就把李元昊吓得不敢再说话了。

    接着,周广元的双目在教室里开始巡视,每看向一个人,那人就连忙低下头去,根本不敢和周广元对视。

    战战兢兢,所有人心里不停地祈祷,不要叫我,不要叫我。

    只是一圈眼神,立刻让下面鸦雀无声起来。

    屠夫之名,可不是吹的。

    “何彩!上来,默写滕王阁序!”周广元面无表情地叫了一个名字。

    呼!

    牧云远能够听到班上一连串地呼气声,那是听到这个名字不是自己后的劫后余生。

    一个女生则是十分紧张地站了起来:“老师我不会!”

    “不会也给我上来,少写一个字,多抄一遍!”周广元狠狠地说,惩罚可谓是狠辣之极。

    “啊?”何彩立马吓得脸色有点白,连忙往讲台上走,开始闷声写了起来。

    教室里,没一个人敢抬头,何彩写了差不多快半分钟,就停了笔,顶着苦瓜脸,显然按照周广元所说的规矩,她要抄的遍数,还不少。

    也是这时候,牧云远的同桌立马碰了碰牧云远说:“兄弟,我叫成驮,别人都叫我马大。今天这周屠夫,肯定是冲着你来的。”

    “等会儿你。”

    成驮话都还没说完。

    周广元一站而起,用手指着讲台上何彩默写出来的歪歪斜斜十多句,板着脸郑重地道:“就你们这群人这种水平,连一个必背的古诗文都默写不出来,告诉我,你们怎么参加明年的高考?”

    “死背的东西都不会,你们又有什么资格不认真?”

    “高考!”

    “它不是儿戏,它有竞争,它有压力!”

    “不管你家里是穷是富裕,高考,永远都是你们人生中的第一关,你们每个人都必须要走好。”

    “你们以为自己不会的,别人肯定也不会是吧?你们肯定以为,谁会这些都有毛病,去背这些东西吧!”

    “你们既然不懂得你们和别人的差距,那我就让你们瞧瞧,你们这些人,到底和别人差在哪里?”

    所有人都被周广元这一声声说得愧疚地低下了头。

    周广元地朝着教室最后面的牧云远一指,道:“那个,牧云远!你给他们都好好地上上一课。”

    “让他们看看,我们15班的学生和3班的学生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差距。”

    “也让他们明白,什么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15班的其他人,都是一脸茫然的表情。

    夸牧云远?

    这周广元的脾气,怎么会这么好?他不是刚骂了你么?

    这剧情,貌似有些不对啊?

    但是,周广元立马又接道:“这样吧,你就随便《洛神赋》背一遍吧,写就不用写了,正好今天我们就复习这一课。”

    “嗡!”瞬间,周广元这句话如同是一个神转折一般地,让教室里的人都恍然大悟了起来。

    捧杀!好贱的招式!

    果然,这就要好戏开场了。整个教室瞬间就安静了下来,个个表情古怪起来。

    之前周广元给李元昊和何彩所出的《归去来兮》和《滕王阁序》,乃是必修课文里面的必背两篇赋。

    可这《洛神赋》是什么鬼?

    15班的大多数人连这篇课文在哪里都找不到。

    不过,还是有懂的,只见班级最靠前的两个人,从座位里面抽出了一本选修课本,然后唰唰地翻到了相应页面。

    《洛神赋》,为汉赋,共计一千零九十三字,词藻华丽而不浮躁,清新之气四逸,令人神爽。讲究排偶,对仗,音律,语言整饬、凝炼、生动、优美。不论是取材还是构思,汉赋中无出其右。

    最让世人称道的是其传神的描写刻画,兼之与比喻、烘托共用,错综变化巧妙得宜,给人一种浩而不烦、美而不惊之感,使人感到就如在看一幅绝妙丹青,里中人物有血有肉,而不会使人产生一种虚无之感。

    在对洛神的体型、五官、姿态等描写时,给人传递出洛神的沉鱼之貌、落雁之容。同时,又有“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清新高洁。在对洛神与之会面时的神态的描写刻画,使人感到斯人浮现于眼前,风姿绰约。

    《洛神赋》是好,但其文字却是佶屈聱牙,而选修课本上,为了保存它的原滋原味,就没有进行修改和简化,所以就还有很多早就失用了的古老文字,。

    想要把这《洛神赋》读通,估计都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去查阅资料,更别说是背诵下来了。

    一念至此,所有人的表情,自然好不到哪里去,在低下头一会儿之后,全都把目光移到了牧云远那里去。

    这要不是故意针对,那就真是见鬼了。

    这篇课文,并不在高考背诵古诗词大纲里的啊。

    高中本就忙得要死,谁会那么闲得蛋疼地去背这个,默写这个啊?怕自己的时间浪费的不够多?

    偏偏开始周广元又铺垫了那么一大通,为的,就是让牧云远此刻下不来台。

    这一下,所有人都明白了,周屠夫,毕竟还是周屠夫啊。

    牧云远脸色变换了很多下,对着周广元直直地看着,心里实在纳闷儿,今天我都才刚来,你一个三四十岁的人,至于这样么?我也没怎么着你啊?

    周广元看着牧云远,满脸带笑,语气怪异地道:“怎么,从3班转来的牧云远同学,不愿意为我们班的同学做这个表率么?”

    “牧云远同学,你这么藏私可是十分不好的啊!要不,老师帮你起个头?”

    “或者,你直接开始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