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爽的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章 空降

    这个世界的牧云远没什么特长,也没有特别傻,学习成绩一般,但不至于连学业水平考试都不及格,不知道这次为何会出现不及格的情况而被当成了眼中钉。

    牧云远并不是学习不认真,当然,比起一般地学霸而言,他的努力是不够的。

    父亲牧大海,是木匠,专门给人打家具,牧云远上高中后,牧大海就接的订单更多了些,平时很少在家。母亲徐慧也辞了职,在家专门照顾牧云远。

    牧云远并没有继承之前那个牧云远的记忆,但身体上与生俱来的本能和血脉相连的感觉,都让他能感受到身前这个中年人浓浓地爱意。

    母亲徐慧接过了牧云远的书包,说道:“远儿,回来啦?快进来,快进来。哟,今日怎么还带了这么多书啊?诶哟,真沉。”徐慧还掂量了几下。

    牧大海则是摸着牧云远的头说:“远儿,走,进去,今天爸下班的早,在路上看到了你最喜欢吃的西瓜,你妈都切了在冰箱里冰着。你去拿,爸手脏,去洗洗,咱三个一块儿吃。”

    “小慧,你做的红烧肉烧好了没有?烧好了快端出来了。”牧大海扯着嗓子喊。

    “诶哟,坏了坏了!忘记了。大海,大海,你快来帮帮我。”徐慧急急忙忙从牧云远的房间里出来,往厨房里赶。

    ……

    牧云远凝着双目,根本就不敢与父母平视。

    前世二十九年,他从来都没有接触到亲情两个字,此刻牧大海和徐慧两人的话语动作,无疑是两个拳头,一把砸进了他的心窝子里,那么地酥,酥地让人无法呼吸。

    “远儿,快吃,还有好多。”徐慧给牧云远夹红烧肉。

    “这是乡里的鸡,奶奶刚送来的,专门给你补补身子。鸡腿是好东西,肉多。”牧大海则是给牧云远夹着鸡腿。

    ……

    吃完饭。

    “汤,远儿,喝汤,这是奶奶带的老母鸡,鸡公给杀了吵了,母鸡炖的汤好喝。你再喝一点,多喝一点,你看你多瘦。”

    “读书苦得很,爸妈其他帮不上你,但营养要跟得上。”

    ……

    晚上。

    牧大海和徐慧在客厅里说话。

    “小慧,要不你以后就给远儿送饭算了,我中午回家吃或者就在外面凑合凑合,他在学校肯定吃不习惯。”

    “我给远儿送饭,那你吃什么?在外面吃又那么贵又不好吃,还吃不饱。”

    “你声音小点,我这不是可以晚上回家吃吗?还时不时蹭着儿子的宵夜,中午一餐不吃不打紧,你看啊,要不我早上过去的时候,多带几个包子和馒头。啃一啃就过去了,我这半年,都胖了,正好还减肥。”

    “那行吧,明天我去看小远,反正我也没事,我看能不能给远儿送完再给你送。”

    ……

    “爸。妈。”良久之后,耳朵贴着门的牧云远再次轻声叫了一句,有些胆怯,却又是那么地不舍,还有,似乎什么愿望实现了一般的幸福。

    原来,身为人子,就是这种感觉吗?

    没怎么特别,但好舒服。

    ……

    牧云远忘记了自己是怎么睡着的,甚至都忘记了自己到底是睡没睡。

    他和牧大海与徐慧说话都很少,不敢多说,生怕自己露馅,而牧大海和徐慧都以为牧云远心情不太好,也没多说。

    一晚上,就这么过去,牧云远根本就没去想,自己正在进入倒计时的生命,因为他已经把系统的声音给屏蔽了。

    ……

    高中是没有假期的,特别是进入了高三之后,假期更是一种奢望。

    周日半天休后。

    第二日一大早,牧云远就被叫起床了,是徐慧叫的。才不到六点,牧云远起床后还能够迟到一碗热腾腾的面和牛奶,刷牙吃饭,早早地就赶去了清水高中。

    清清水高中,一个年纪共分三十六个班,文理科各占一半,每个班的名额也是固定的,一共36人。

    前面六个班,乃是一个年纪中最好的六个班,其中,一班和四班到更是被私下里称为文理科的‘火箭班’、二班和五班则分别是文理的‘特尖班’,三班和六班只是尖子班。

    这六个班中,汇聚了整个年纪最好的教学资源和学生。往年每一届成绩比较好的学生,也都是从这六个班出现。

    虽然是被班主任肖丽从3班赶了出来,但是父母都勉励自己要精神一点。特别是今天要去新的班级报到,更是要给老师和同学留下一个比较好的映像。

    牧云远背着书包,踩着小白球鞋,踏入了还没亮起来的黑幕,心里一阵复杂,这种早出晚归的日子,已经多少年不适合于他了?当再次恢复这种紧凑的生活节奏,牧云远也只是觉得有那么一点不习惯。

    在来这个世界之前,牧云远自己也是起早贪黑的备战考研。之所以会备战考研,是因为牧云远最在意又最不在意的一个人,离开了他,因为不是绝症的疾病……

    牧云远有些后悔,为什么自己会逃避了五年,二十岁那么好的年纪。后面三年多牧云远以为她放弃了,结果……

    凌晨6点15分,牧云远‘踩点’进入到了教室。毕竟就算五点五十从家里出发,走到学校也要一定的时间。

    不过,他来到教室时,却是发现,本来这个在原来的3班都已经集结自习的时间点,教室里却只有两个人,一个正埋头背着单词,还有一个则是在背着古诗词。

    加上他走了进来,就有了三个人。而且,牧云远还发现,自己走进教室时,那两个哥们还都没有发现自己这个陌生人走了进来。俨然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状态。

    牧云远微微摇头,便直接走到了教室的最后面,也不知道是不是肖丽真和这个班的班主任打了招呼,牧云远正好就在最后面找到了一个空位置。暂时没人,牧云远就习惯性拿出手机玩。

    可牧云远却发现,这个世界的新闻,他完全都看不懂。

    比如:“震惊,某游客山下实拍到了空中绿色焰龙飞舞。”

    “某地家传之宝上缴政府,获得政府奖励,共计一千二百块。”

    ……

    牧云远收回了手机之后,教室里终于是陆陆续续地来人了,不过,由于他低着头,而且高中的书又能够堆成一座城墙那么高,这些人的注意力也不可能放到一个人的身上,因此,来了七八个人,并没有第一眼就发现牧云远的存在。

    直到又过了十分钟,教室最后面的人陆陆续续开始来的时候,一个人才不经意间发现了牧云远这个‘异类’。

    一个戴着厚厚眼镜的兄弟凑近了才看到牧云远:“卧槽,哥们儿,你打哪来的?走错教室了吧?”

    声音并不大,但也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目光中带上了浓浓的好奇之色,就像是打量一个奇葩一样。

    毕竟,连教室都能走错的人,还是少见的!

    牧云远嘴角抽搐一阵,准备解释,却是有人替他解围了,只见,教室的门口走进来一个高瘦中年人,冷声喝道:“都看什么看,不知道看书是吧?今天,晚自习都加一个小时。”

    正是高三15班的班主任,周广元。

    所有人听到这声冷喝后,脸上立马就闪过了一丝慌乱之色,齐刷刷地都又回过了身去,然后埋头就‘苦读’了起来。

    就连身旁的那眼镜兄,也连忙快速地跑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乖乖地坐好了,似乎对周广元格外害怕。

    周广元脸上的冷意才稍稍缓和一些,但他看到教室的最后面,还一脸无辜地伸直着脖子的牧云远,特别是那牧云远还对他温和一笑时,脸上冷意瞬间更加三分。

    “你!站起来!”

    牧云远闻言一愣,左右环顾了一圈后,才确定这指的正是自己,只是,自己没犯什么事吧?牧云远站直后,回了一句:“老师好。”

    在十五班,周广元的这个声音,却是把整个教室里的读书声全都给压了下去。

    或许是好奇,不少人都不禁用余光,在周广元和牧云远之间来回徘徊起来。

    周广元满是不耐地看了牧云远一眼,满眼尽是不耐烦,他突然一拍桌子,将书放在了讲桌之上,含沙射影地鄙夷道:“这位是我们的新同学,是从高二3班转下来的高材生,你们以后,要向他多多学习。”

    “不懂的问题,也要向他多多请教。”

    听到这话,所有都是愣住了,显然不明白周广元说些什么,周老师什么时候学会了夸人了?

    难道就因为牧云远是从3班来的?

    周广元立刻话锋就是一转:“不过,这学业水平考试都不及格的本事,就别学了。你们也学不会。”

    “哗!”

    这话一出,整个教室顿时一片惊讶之声,然后,一阵阵古怪的眼神都唰唰唰地又扫在了的身上,不过,这时候,却是多出了一些,另类的味道。

    “还以为这哥们有多牛叉,没想到连学业水平考试都不及格,这也太?”

    “切,牛叉的人能从3班出来?你想多了吧?”

    “能进3班,总归是有些本事的吧?”

    “家里有钱,或者就是中考成绩不错吧。”

    ……

    人群中,一阵阵窃窃私语再次传了出来,不过,更多地都是一些鄙视的声音。

    在学校里,等级制度太严,这制度,压迫得他们有些喘不过气来,此时好不容易有一个发泄的机会,这些人是怎么也不可能放过的。

    牧云远有些意外地看着周广元,他实在是搞不懂,这周广元凭什么就要针对自己了?不过吧,他是老师,算了。真没必要和他计较什么,这点,牧云远还是能看得开的。笑笑准备坐下。

    周广元看到牧云远这一笑,神色立马一紧,仿若是受到了侮辱一般。眼神中满是嫌弃看了牧云远一眼,拍了拍手说:“牧云远,你是新同学,来做个自我介绍吧。”

    “也好让大家都认识认识你这个从3班空降下来的‘高材生’。”

    “噗!空降!”

    “周老师这次黑的有水平!”

    “从3班降到了15班,原来是空降!我服!”

    ……

    这空降一词一出,有人便真忍不住了,直接就笑了起来。

    牧云远扫了周广元一眼,他对周广元的好感度,一下子就降低到了负数。

    牧云远淡淡地站了起来,不紧不慢地说:“我叫牧云远,十七岁,本意是坐飞机,不料未到目的地,被人打了下来,被迫空降,这才到了本班。请各位多多关照。”

    不待周广元的回答,牧云远直接坐了下去。

    整个教室,顿时就变得鸦雀无声了起来。

    空降?打飞机?

    周广元打飞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