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爽的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章 爽不爽系统

    牧云远感觉到头突然地一重之后,就发现自己的脑海里多出了一连串的声音。

    “爽不爽系统正在绑定宿主。”

    “采集宿主信息完毕,检测到宿主特别不爽,正在进行时空穿梭……”

    “时空穿梭完毕……”

    唰唰!

    闭上的两只眼睛如同是刷子一样的张开,牧云远往身前一看,这是一个二十几平方的小房子,房子中间有一个大大的长条红漆书桌。书桌上放着教案书和厚厚的作业本,一叠一叠,仿若楼盘,大书桌两旁摆着八张大红椅子。

    这看起来应该是学校的办公室。

    还有一个大约三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坐着,她双手抱胸,瞥向一旁。

    牧云远眨了眨眼,一脸茫然,这是哪?我怎么跑到这来了?我不是在‘备战考研’吗?

    2018年的考研才过没几天,我就在挑灯夜战2019?我这么努力,咋跑这来了?

    正想着,牧云远的脑子里就响起了声音。

    “宿主,这是在E星华国!”是冰冷的机械声。

    E星?华国?

    牧云远心里疑惑,但还是继续等着那声音继*******,两秒,三秒……十秒。

    一直过了十秒,都还没下文。

    没了?

    牧云远整个人瞬间就不好了:“这就没了?”

    “有!牧云远,我和给你说。你的成绩,你应该看到了吧?这次的考试,你一门都没及格,这样下去,你拿到毕业证都是问题。”

    “我建议你直接退学,对你来说,早一年步入社会,对你的好处会更大一些。”戴着眼镜的中年妇女一脸严肃地说。

    同时,那机械声又说话:“宿主前世用手机躺在床上背单词,一边充电,结果宿主睡着之后,宿主的三星手机就贴在了宿主的脸上。”

    “在宿主睡着之后的2小时45分,也是当日凌晨3点01分的时候,宿主的房间发出嘭的一声巨响,宿主的魂魄就漂移了出来。正是遇到了本系统,系统附身,才带着宿主来到了这个世界。”这声音十分平淡,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比新闻主播的感情还要干瘪。

    话中间的嘭的一声巨响。让牧云远心里是何等地卧槽?你差点就说是宿主我光荣地牺牲了是吧?

    “你新闻播音专业毕业的吧?”牧云远实在忍不了。

    坐在牧云远身前的那中年妇女脸色当即就是一慌,随即收拾好脸色说:“牧云远!你不要打岔,我在和你说正事!”

    肖丽心里是有些慌的,她是播音专业的事,已经隐瞒了大概有接近二十年了吧?怎么现在还会有人知道这件事?就连现任的校长和教导主任都不知道啊?她任教了这么多年,后来就没人再问过这件事了。

    那这牧云远?

    要是这件事被其他人知道了去,那肖丽现在的一切成就都有很大可能会被取缔。

    想到这,肖丽的语气略微一放软:“牧云远!算了!”

    “我也懒得让你退学,你转去高三十班。这是我最大的让步。”

    “牧云远啊,其实也不是老师在针对你,你也知道,在三班的压力是很大的,其实,以你的成绩,去了十班,那可能就是第一第二名的存在,俗话说,宁为鸡头,不为凤尾……”

    “你也知道,你反正也考不上大学,还不如就去十五班,在3班也是浪费资源,还不如把这个名额让给其他人。”

    牧云远看着她,心里暗自嘀咕,这都是什么事?我和你说话了么?你谁啊?

    高三?

    我都要大九了你这还才高三?

    肖丽连忙又打断了牧云远的思绪道:“好了,就这么决定了,十五班那边,我也会亲自处理好的。等明天,你直接过去就行。今天是周末,你回教室把你的课本收拾一下吧。”

    肖丽站起,不待牧云远回答,就干净利索地走了出去,那样式,绝对是对牧云远法外开恩。只是,她在经过牧云远的时候,还特意的瞥了牧云远一眼,意味深长。

    待到肖丽走后,牧云远才重新问说:“她是谁?她刚刚说的什么意思?你又是谁?”他是在问那个神秘的机械音。

    “宿主已经不是在以前的那个世界,而是在平行世界的E星华国,宿主目前的身份就是你班主任说的那样,会被下派到十班的学生,目前就读高三。”

    “宿主目前读高三,说明宿主将会参加这个世界的高考。”

    “你这不废话么?”牧云远嘴角抽搐。

    不过好像那机械音并不知道感情:“本系统名为爽不爽系统,只可以吸收两种情绪,爽和不爽。”

    “爽和不爽是相对的,只有宿主自己爽了,才能让其他人不爽,产生不爽情绪。”

    ……

    “那我了?我是谁?”

    “你是宿主!”

    牧云远瞬间眼睛瞪得老大!这回答没毛病。

    “我的名字。”牧云远咬牙。

    “牧云远!”没了。

    “年纪!”

    “19!”

    “身份了?”

    “宿主目前是一名学生。”

    没了。

    牧云远:“……”

    五个小时,足足五个小时,牧云远才彻底搞清楚自己到底在哪?我是谁?究竟怎么回事?这几个高深的问题。

    作为一个新时代的青年,小说可以说是牧云远长期的陪伴物。牧云远还能随口就说出很多穿越方式:魂穿、身穿、记忆穿、反穿。

    其实牧云远是早就接受了穿越之事的,毕竟,在醒来之前,他是能够感受到脸上传来的那一声剧烈的震动。前世的自己被手机贴脸爆炸给炸死了。

    但是他暂时有点接受不了自己有系统这件事。

    系统是金手指,这是常识。

    穿越必带金手指,这也是常识。

    最开始搞清楚自己有个爽不爽系统的时候,牧云远心里是‘削微’有那么一些激动的,这可是系统啊。

    主角标配,打脸神器,装逼的底牌,逆袭的金手指,这种神器,谁不想拥有一只?

    最初拥有这系统的时候,牧云远都已经考虑好了自己该怎么低调,该怎么猥琐慢慢发展,甚至前期的发展思路,他都已经想好了雏形,就准备着手去做的时候。

    可慢慢的,牧云远却发现了一个问题,一个很致命的问题。

    那就是自己这系统,有点问题。

    准确来说并不是系统有问题,而是系统的‘脑子’有问题。

    最开始,牧云远觉得,有问题就有问题吧,毕竟是系统,有好多系统智商如同妖孽,那整起人来,更是格外地脑洞大开。只要有功能就好了。

    这系统的脑子慢一点,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但它的话特别少,少得能把人给噎死那种。

    可到最后,牧云远产生了这么一个疑问,自己有一天会不会被这系统给坑死?

    就比如刚刚吧!

    系统说:“宿主请注意,宿主中有血咒,请宿主尽快搜集不爽值。”

    牧云远:“血咒?什么是血咒?”

    系统:“血咒就是蕴含施咒者本命咒血的咒。请宿主尽快搜集不爽值。”

    又没了。

    “那中了这个血咒,会有什么后果?”牧云远自己当然不知道,而牧云远知道,自己要是不问,系统打死都不会说。

    系统说:“中了血咒之后,只会剩下一天的寿命,现在还剩下16小时15分44秒。请宿主尽快搜集不爽值。”

    牧云远咬牙:“这句你忘不了是吧?”

    系统:“是。请宿主尽快搜集不爽值。”

    又没了。

    “那我为什么会中诅咒?”牧云远渐渐平复下自己的情绪。

    “别人下的!请宿主尽快搜集不爽值。”

    不是别人下的还是我自己吃的啊?牧云远心里怒吼,可是他知道这系统是个脑残,自己不要太去理会它的话。

    “那你为什么过了五个小时才说?”牧云远再问。

    “忘了!请宿主尽快搜集不爽值。”

    牧云远:“……”

    “你能不能不说这句话?”

    “能。请宿主尽快搜集不爽值。”

    我干!

    牧云远直接无视系统,继续问什么叫不爽值,为什么要收集不爽值。

    这下系统回复得倒是很正常:“不爽值是由与宿主对应的其他生命产生的不爽情绪,数量化之后的数值,简称不爽值。不爽值的大小与不爽的程度,不爽的方向,深度有关。”

    “只有宿主让对象产生了的不爽情绪产生的不爽值,本系统才能进行搜集!”

    “不爽值可以在本系统内进行消费,暂时本系统仅开放生命兑换和‘金钱绝对返还’两种权限!”

    “请宿主尽快搜集不爽值!”还没忘了这句话。

    牧云远一听到生命兑换,瞬间明白了大概的意思,这不就相当于不爽值就是系统的通用货币,然后此货币可以用来购买一些东西,还有抽奖之类的吗?

    这些老套路都见惯了。

    ……

    理清楚这些后,牧云远又发现了一个问题。

    那就是他站在家门口,不敢进去。

    今天是周日,放半天假,牧云远还没搞清自己身份前,一直都没回家,现在搞清楚了,也不敢踏进去。

    说起来,牧云远前世虽然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老总,年薪数百万,甚至有董事会里面的人,都有要把他招成女婿的想法,但,这并不能改变,牧云远是一个孤儿,他从来没有靠近过、感受过亲情的事实。

    甚至,牧云远连爱情都要逃避。

    不然,他也不至于做出辞去CEO的职位,然后躲起来租一间房子,再战跨专业考医学研究生的‘操蛋’事。

    结果,他在背专业单词缩写的时候,就像系统所说的那样!

    发生了嘭地一声巨响!

    早知道就买苹果机了!如果是苹果,就可能不会有现在这种尴尬事了吧?

    牧云远如此想到。

    “回禀宿主,苹果机也会爆炸的,宿主可能没关注新闻,以前所在的世界已经出现过先例。”系统回说。

    “你能不能不说话?怎么才能让你不说话?”牧云远怒吼一声。

    “能。宿主可以选择屏蔽本系统的声音。”系统呆呆地回说。

    “那你还说什么?一边呆着去。我这里正烦着了。”牧云远正在为怎么去见自己目前这具身体的父母而发愁了,自己该怎么叫了?

    爸?妈?那这里说不说方言啊?

    爹?娘?这有点太古老了吧?

    爸爸?妈妈?是这么叫的吗?小时候是听到有人这么叫过。

    牧云远的思绪正在杂乱着,牧大海已经推开门走了出来,他看到牧云远一脸惆怅的样子,用舌头微微一舔双唇,然后一把将牧云远的头‘摁’到了怀里,一边拍着他的后脑勺,一边说:

    “孩子,没事,只要肯努力,哪个班都一样的!”

    轰!

    牧大海这一只手,如同是有万斤巨力一般,使得格外恐慌的牧云远竟然提不起丝毫力气去抵抗。

    牧大海这一句话,如同是有魅惑之力一般,使得很不习惯的牧云远竟然是忘记了有一个词叫做挣扎。

    似乎有一道闸门,被洪荒巨兽彻底冲开一般。

    牧云远嘴里低声呢喃,双嘴皆是重若千钧:“爸?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