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花谢春常在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 章 老班长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田一尘和平时一样的穿戴整齐准备去单位上班!

    田一尘刚来到公交车站,就注意到了身边站着一个年轻的女子也在等公交车,根本毫无征兆的从站台后面冲出一名精瘦的汉子,一把扯下年轻女子的手提包后就往小巷子里钻!

    别说田一尘穿着警服,就是没有穿警服,也会毫不犹豫的追上去的,田一尘大喝一声道:“你给我站住,你太不把我当回事了,一个警察站在旁边你也敢抢!”

    你还别说精瘦的汉子跑的还真快,还好田一尘的训练从没有停止过,在狼牙的时候,五公里负重越野从来都是满分,加上附近的环境,可是田一尘从小玩到大的地方,几分钟的时间,田一尘就穿过另外一个小巷子拦在了精瘦汉子的去路!

    田一尘不客气的道:“我劝你还是跟我去派出所自首,争取宽大处理!”

    精瘦的汉子应该是一个惯犯,竟然一点慌张的神色都没有,精瘦的汉子道:“你是实习的吧,别多管闲事,要不然就算是我放过你,我的这帮兄弟也不会答应!”

    田一尘这才明白为什么精瘦的汉子不慌张的原因了,因为从旁边的小巷子里走出了三个手持钢管的男子,田一尘突然收起笑容道:“团伙作案啊,别说来了三个,就是三十个我也不放在眼里!”

    精瘦的汉子觉得田一尘肯定是在说大话,吓唬自己的,精瘦的汉子道:“我就不信,你一拳可以敌四手,兄弟们给我教训教训他!”

    田一尘道:“袭警可是要重判的!”田一尘说完立即摆开格斗的姿势!

    四个男子一起慢慢的靠近田一尘走来,田一尘先是给了冲在最前面的精瘦汉子一记直拳,竟然被挡下了下来,但是精瘦汉子却结实地挨了田一尘后续的一记勾拳,精瘦的汉子抱着肚子在原地哀号了起来,紧接着田一尘又在精瘦汉子的小腹部踹了一脚,精瘦汉子立即倒地,翻滚,眼睛里有着熊熊烈火,但是也只能怪他自己太大意,太轻敌了!

    紧接着三个手持钢管的男子相互看了一眼,将田一尘围在中间,形成了一个包围圈,不幸的是,田一尘突然飞踢了一脚,想从一侧打开一个突破点,但是却被对方徒手抓住了,对方一使腕力,抓住田一尘的腿像甩铁饼一样将田一尘摔了出去。田一尘来了一个侧空翻,稳稳的落在地上,很庆幸的是田一尘竟然出了包围圈,然后三个男子排成一排,把整个小巷子拦的死死的!

    三人开始同时攻击了,三个钢管在空中乱舞着,田一尘根本无从还手,只能后退,眼看就到了巷子的尽头,三根钢管将要落在田一尘的身上时候,田一尘也到了退无可退的时候,突然田一尘脚下发力,纵身一跃,借着墙面,竟然从三名男子的头顶上翻越过去,来到了三名男子的身后!

    田一尘紧接着先是一记旋转踢,力道相当的足,两名男子躲了过去,但是另外一名男子却被踢中了头部,那名男子摇晃了一下脑袋,竟然仰面倒在了地上!

    田一尘明显的看到剩余的两名男子手开始颤抖了,紧接着田一尘脚下一晃,一挑,落在脚边的钢管就飞了起来,田一尘稳稳的接在手中!

    田一尘并不想伤人,只是想快速让对方失去战斗力,所以田一尘选择了抛出钢管,一个完美的抛物线后钢管就飞向其中一名男子的胸口部位,剩余的两名男子快速的后退,虽然躲过了钢管,但是田一尘紧随其后,三记铁拳和一记肘功,准确无误的击中其中一名男子的腋下和胸口,然后一个起跃,给了另外一名男子一记膝盖胸击,接着又是一记手刀。

    一气呵成快速解决战斗,只听到两根钢管慢慢的脱手落在了地上,清脆的声音不绝于耳,回荡在小巷子内!

    看来田一尘并没有说大话,真的可以一拳能敌四手,田一尘准备拿出电话,向派出所汇报情况的时候,从小巷子的尽头又走出了一个人,是田一尘认识的人,田一尘虽然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名字,但是却知道他是父亲去世的时候,唯一来看望过父亲的人!

    田一尘疑惑的道:“怎么是你,你不是也和他们是一伙的吧!”

    潇默微笑着,眼中充满了关爱和欢喜的道:“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你是我们正迫切需要的人!”

    田一尘一头雾水的道:“什么跟什么啊!”

    潇默道:“你别担心,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我不是坏人,你放他们走,我跟你回派出所,你自然就知道了!”

    田一尘并没有回绝,但是也没有答应,因为凭自己的直觉告诉自己,眼前这个黑黑的汉子应该不是坏人,至少不会因为一个小小的抢包事件,而自己拦麻烦而于身,田一尘突然道:“我相信你不是坏人,但是我还是不能放了他们!”

    潇默微笑道:“还有一个方法,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你的师傅应该叫黄山湖吧,你给他打一个电话,我和他聊两句!”

    田一尘觉得这个办法可行,于是田一尘拨通了黄山湖的电话道:“黄所,你等一个,我今天路上抓到一个抢匪,他说他认识你,他要和你通电话!”

    黄山湖也感到奇怪,这么小的事情,抓到派出所不就完了嘛,至于这么麻烦嘛,于是黄山湖道:“就算是认识也要抓,这是原则问题,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

    潇默一看真是没有办法了,潇默道:“真是有什么样的师傅就会带出什么样的徒弟,你看下这个,这是我的证件!”潇默说完从上衣的口袋中拿出一个证件!

    田一尘一看也愣住了,马上一个标准的军礼道:“支队长好,请原谅我的年少无知!”

    潇默收回证件,一挥手就示意让精瘦汉子四人离开,潇默还严肃的道:“真是给特警队丢人,我是平时把你们惯坏了,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们!”

    潇默和田一尘一起来到了黄河路派出所,别人不认识潇默,黄山湖可是再熟悉不过了,黄山湖起身敬礼道:“支队长,你怎么来了,来之前也不打个电话!”

    潇默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职务高而傲慢无礼,潇默和气的道:“我的老班长,你就不要和我客套了,我还不了解你吗,你这是怕我夺你所爱吧!”

    黄山湖看了一眼田一尘后对潇默道:“再舍不得,我也会把他交给你,你一定要给我带好了,要不然这辈子我都不会让你安宁的!”

    潇默道:“放心吧,老班长,我一天是你的兵,一辈子都是你的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