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花谢春常在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章 花心花竹

    田一尘在回派出所的路上终于忍不住了道:“黄所,你不觉得奇怪吗?杨书来回到家里第一句话就是问是谁干的,而不是说他父亲是死了还是活着,是怎么死的,这有点不太符合常理,好像已经知道他父亲已经死了一样!”

    黄山湖点点头道:“你分析的有道理,你还记得刘如云报警的时候是怎么说的吗?”

    田一尘认真的想了想道:“刘如云说的是你们快点来,他快不行了!”

    黄山湖道:“虽然像这样的刑事案件不归我们派出所管,但是我这么多年的民警也不是白当的,刘如云能这么说,那就证明她报警的时候,杨大力还没有真正的死亡,很有可能他还在挣扎,或者已经到了死亡的边缘!”

    田一尘恍然大悟道:“也就是说,刘如云是看着杨大力死的,那么刘如云当时应该就在现场了!”

    黄山湖道:“我觉得是这样的,我们先回去,一会等王队来了,你只需要实事求是的说出事情的经过,不要参杂个人的任何观点,以免误导案情的发展!”

    田一尘道:“我知道了!”

    黄山湖一改话题道:“明天我们轮休,晚上来我家吃饭,冬天的妈妈包了饺子,是你最喜欢吃的荠菜饺子,你明天睡醒了就早点过来,也给我帮忙打下下手!”

    田一尘开心的道:“明天是什么日子,这么隆重,我一定去!”

    黄山湖关爱的道:“你忘了,冬天明天就放寒假了,明天上午的火车,我去接站!”

    田一尘道:“哦,我差点就给忘了,嗯,我明天下午就过来!”

    黄冬天,是黄山湖唯一的一个女儿,今年已经大四了,再有半年就要毕业了,寒假过后,也即将进入实习阶段,然后提交毕业论文,所谓的大学生活也就要结束了!

    田一尘跟着黄山湖半年的时间只见过冬天两次,按理说,冬天还要比田一尘大上几岁,田一尘应该叫冬天为姐姐的,但是冬天却长着一张好像永远长不大的娃娃脸一样,却拥有着一个女人天生的骄傲,所以两人都以姓名相称!

    对于田一尘来说,女人对于自己来说完全就像是一张白纸,自己已经快21岁了,还没有谈过一次恋爱,所以对于女人来说,田一尘大脑是一片空白!

    但是冬天好像特别喜欢田一尘,自从田一尘刚刚进入派出所工作以后,就和冬天见过一面,然后两人就互相留了电话微信,有事没事的都会聊上两句!

    黄山湖和田一尘回到了派出所,黄山湖习惯的点上了一根烟,田一尘给黄山湖沏了一壶茶端到黄山湖的桌前道:“黄所,估计你今天肯定又睡不着了,会议室我已经准备好了,你的笔记本我也放在会议室了!”

    黄山湖的习惯田一尘已经摸透了,不管是大事小事,黄山湖都会整夜的睡不着觉,何况今天还出了这么大的人命案子!

    王天放来了,田一尘安排刑警队进了会议室,田一尘准备好茶水,然后习惯的开始讨论案情,田一尘把从接电话到现场一五一十的诉说了一遍后,黄山湖和王天放开始分析案子,本来刑警队不需要来派出所的,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非要来派出所讨论案子!

    王天放道:“黄所是刑侦的老前辈了,我王天放只不过是刚出茅庐的野小子,这次来主要是想向黄所多学习学习点经验!”

    黄山湖制止道:“王队太高看我了,过去的事情别提了,对于这个案子,我想说的不多,只有一句话,那就是你们要多关注一下杨大力的儿子杨书来!”

    王天放道:“能说明一下原因吗?”

    黄山湖道:“我天生的鼻子比较敏感,我能闻到了一股不应该属于那里的味道,我不会记错,那绝对是海洛因的味道!”

    王天放道:“你是说,曾经有人在杨家吸食过毒品,如果这个案子牵扯到毒品的话,那还得必须通报缉毒处,一起协助调查!”

    黄山湖道:“你们就是太过于小心了,心里有包袱放不下,一个简单的案子搞那么复杂干什么,你就只当我刚才的话没有说!”

    王天放看到黄山湖有点生气了,也就不在好意思再打扰,王天放也就收队回了分局!

    田一尘好奇的道:“黄所,为什么王队长说你是刑侦的老前辈了,难道黄所以前也做过刑侦工作的!”

    黄山湖不再理田一尘,而是生气的道:“不该问的不要问,一会记得把出勤记录填好,千万不要有任何的缺项,我去睡觉了,有事叫我!”

    田一尘倒是觉得奇怪了,以往总睡不着的黄山湖今天瞌睡怎么那么多,田一尘觉得绝对不会是因为明天要去接自己的女儿的原因!

    田一尘处理完手头上的事情,也回到了值班室,田一尘瞥了一眼黄山湖,好像已经睡着了,但是躺在床上的田一尘却清清楚楚的听到黄山湖整夜的不停地辗转反侧!

    第二天……

    轮休的田一尘回到家洗了一个热水澡,躺在了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因为他还在想着昨天的案子,很久没有好好锻炼的田一尘决定去一趟健身房,这也是田一尘除了工作以外的最大的爱好了,因为田一尘知道,自己虽然离开了狼牙,但是狼牙的精神不能丢,自己的体质不能夸!

    田一尘来到健身房,却意外的见到一个熟悉的面孔,田一尘上前打招呼道:“花心菊,你怎么也来了!”

    但是田一尘一开口就后悔了,因为对方并不是花心菊,而是花心菊的双胞胎姐姐花心竹,花心竹微笑道:“不好意思,我和心菊实在长得太像了,我是她的姐姐,这家健身房是我开的!”

    田一尘不好意思的道:“对不起,认错人了,不过你们实在是太像了!”

    田一尘和花心竹寒暄了两句,也就开始了今天的锻炼,到了中午时分,田一尘回家换了一套衣服就准备出发黄山湖家!

    田一尘先提前给黄山湖打了一个电话,黄山湖很久才接通电话道:“小田,怎么了,有事?”

    田一尘道:“黄所你不是今天要接冬天吗?你现在到车站了吗?!”

    黄山湖突然哦了一声道:“我差点就把这事忘了,我现在正在市局开会,你赶快去一趟火车站,帮我把冬天接回来,我现在还走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