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花谢春常在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章 命案现场

    田一尘成为了云东社区的片区民警后,每天的工作还算是轻闲,人口普查,入户登记,每天重复着同样的工作,还有的就是三天的一个夜值班,田一尘的带教师傅是黄河路派出所的黄山湖,现任派出所的副所长,也是田一尘的启蒙老师之一!

    马上要面临着要过春节了,京南市公安局系统也就很快进入了紧张的备战状态,因为越是年关社会治安也会相对的混乱起来!

    今天又是田一尘和黄山湖值班的日子,黄山湖没事就去值班室睡觉去了,而田一尘还在整理一些平时用的材料!

    铃铃铃……

    田一尘习惯性的接起电话道:“你好,黄河路派出所!”

    “快来救命啊,杀人了!”一个焦急的女人的声音传来!

    田一尘已经习惯了冷静,田一尘提醒道:“请说出你的详细地址,我们马上出警!”

    女人还是很惊恐的道:“我家就在广元路36号,你们快点来,他快不行了!”

    田一尘道:“我们马上就到,你不要慌,先拨打120急救电话!”

    田一尘挂了电话,马上跑步到了值班室道:“黄所,有人报警,不是110指挥中心转接过来的,是家属本人直接拨打我们的接警电话!”

    黄山湖突然一个激灵,马上穿戴整齐,和田一尘就上了警车!

    田一尘非常的清楚广元路的位置,因为广元路就在自己的云东社区的范围,黄山湖亲自开车边问道:“小田,你见过死人吗?”

    田一尘经过了半年的新兵训练,然后凭借自己的能力被选拔进入狼牙特种大队,再怎么说也有一年的时间了,执行的任务和死在自己手下的匪徒和毒枭少说也有上百人之多,但是田一尘知道自己的身世一定要保密,这也是狼牙的保密制度!

    田一尘谦虚道:“黄所,你也知道我是从部队刚转业回来的,以前也执行过一些任务,可是死人还真的没有见过几次!”

    黄山湖嘿嘿的笑了笑道:“说实话,我马上就要退休了,为什么我在这副所长的位置上一干就是十几年,那是因为我一直不懂得拍马溜须,不会讨领导的欢心,不过这样我觉得心里踏实,日子也算是过得逍遥自在,现在只等着安全退休了!”

    田一尘一直以来都是称呼黄山湖为黄所,也是该改称呼的时候了,因为经过半年的相处,在田一尘的心里早已经把黄山湖当做自己的父亲一样的看待,所以田一尘问道:“我一直很想问你一个问题,为什么每次我叫你师傅,你都会不高兴,而且还会莫名其妙的发脾气,弄得我现在都不敢叫了!”

    黄山湖的脸色马上变得难看起来道:“从今以后,不许再提师傅这两个字,要不然我就把你退回到所里,你另请高明吧!”

    田一尘觉得这里面一定有很多的不堪回首的经历,所以田一尘缓和气氛的道:“知道了黄所,我以后绝不再提!”

    田一尘指着前方的路口继续道:“黄所,就这,这就是广元路36号!”

    广元路36号,是一个居民自己集资兴建的一个比较老的小区了,三面都是住房,一层有十五户人家,一共八层,只有这一个出口,平时这里并没有保安值守,只有一个看门的老大爷,这就白天管一下楼道和院落的卫生还有代收一些快递和信件什么的,一到晚上,大爷也就休息了,这里就没有人了!

    田一尘向黄山湖介绍完广元路36号的情况以后,跟随着黄山湖就来到了出事地点!

    黄山湖还没有到现场,就先认真的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然后来到了第二层的第五户人家!

    田一尘用了半年的时间来熟悉辖区内的环境,再加上田一尘的惊人的记忆力,田一尘道:“黄所,这户一共有三口人,户主叫杨大力,他有一个儿子叫杨书来,儿媳妇叫刘如云!”

    黄山湖的心里还是比较喜欢田一尘的,因为田一尘的踏实能干,不管是什么事情,大事小事,只要是交给田一尘的任务,田一尘都会出色的完成。黄山湖道:“我们先进去看看情况!”

    黄山湖和田一尘走进屋内,哭声正是刘如云传出来的,左邻右舍听到呼救和哭泣声,已经有很多人出来围观了,黄山湖和田一尘看到杨大力躺在客厅的沙发旁边,胸口插着一把匕首,鲜血已经流了一地,而刘如云瘫坐在一旁的地上,嘴中不停地喊叫着救命,而且声音已经越来越小了!

    而杨书来却不知道去向,黄山湖习惯性的上去摸了一下杨大力的颈动脉,然后摇摇头道:“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

    而正在这个时候,杨书来匆匆的奔跑进了家中,一声哀嚎的道:“是谁干的,黄所长,你一定要帮我查清楚,将凶手绳之以法!”

    杨书来虽然很悲伤,但是田一尘却觉得他太过于理智,头脑不是一般的清醒,黄山湖同样也看的出来,黄山湖安慰道:“你们的心情我们可以理解,请节哀,不过现在我们要封锁现场,你们不要到处走动,按照规定,这样的刑事案件,我们必须要向分局汇报,分局刑警队会接手这件案子!”

    黄山湖让田一尘看着现场,然后自己拿出手机,立即上报了京南市公安局红岩区公安分局!

    这个时候120急救车也赶到了现场,经过医护人员确定,伤者确实已经死亡,已经没有抢救的必要,然后120急救车也就离开了现场!

    黄山湖和田一尘维持着现场的次序,半个小时后,红岩区公安分局刑侦一大队的工作人员也来到了现场,黄山湖上前大打招呼道:“王队,现在现场就交给你了,有什么需要我们派出所协助的,你尽管开口,我们一定尽力配合!”

    一个精壮的汉子,二级警督的警衔,此人就是红岩区公安分局刑侦一大队的队长王天放,王天放看上去只有四十多岁的样子,虽然警衔和黄山湖一样,但是却表现的对黄山湖无比的尊重的道:“黄所,辛苦了,我们先查看现场,你们先回去吧,一会我们直接去你们所谈论案情!”

    黄山湖也没有客气,一摆手对田一尘道:“小田,我们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