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花谢春常在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章 退出现役

    东南军区某集团军,一个大校军衔的威武雄壮的男子道:“田一尘,你真的想好了,你决定要放弃被保送进军事院校学习,然后提干的机会,选择退伍回家吗?”

    田一尘东南军区某集团军战士,入伍第二年,上等兵军衔,田一尘态度坚决的道:“对不起大队长,我只有一个父亲和母亲,母亲已经在三年前离开了我,现在父亲病重,已经住进的医院,我必须回去照顾他,让他有一个安度晚年的机会,这也是作为他唯一的儿子的最后的愿望!”

    大队长遗憾的道:“你是我狼牙特种大队的精英战士,我理解你的孝心,好吧,我同意你退伍回家,希望你有机会常回来看看,这里也是你的家!”

    田一尘道:“谢谢大队长,明天我就要离开你,离开了狼牙,我会记住,一天是狼牙,一生都会是狼牙!”

    “敢打必胜!!!”

    田一尘满含泪水的说出狼牙的口号,告别了大队长,告别了狼牙,回到了地方,成为了一名待业青年,等待地方政府的分配工作!

    京州省的省会城市是京南市,身处中原大地,一年四季如春,面朝大海的田一尘大声的喊道:“京南,我回来了!”

    二十岁的田一尘,来到京南市第一人民医院,照顾病重的父亲田园,田园看着又黑又瘦的田一尘虚弱的道:“我知道你很孝顺,但是爸爸真的老了,这几天我经常会梦见你的母亲,我知道我的时日不多了,留下你一个人,你一定要听话,别难过,知道吗?人总会要生老病死的!”

    二十岁的田一尘却拥有着少年老成的心里,这就是狼牙两年的训练的成果,田一尘把满腹的伤感深深的压在心里道:“爸,我知道,你好好休息,不要再说话了!”

    田园苦笑着道:“一尘真的长大了,你回去休息吧,这里有医生和护士呢,你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合眼了,快点回去,今天下午你不是还要去领取报到证吗,不管把你安排在那个单位上班,你都要努力,知道吗!”

    田一尘道:“我知道,我一会就去领报到证,然后再过来看你,你也睡一会!”

    田一尘离开了医院,来到了军人转业办公室,这里已经排满了长长的一个队伍,看来都是来领取报到证的,田一尘按照顺序排在最后面,一个少女的甜美的声音传来道:“你也是领报到证的吗?”

    田一尘回过头看到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女孩正天真烂漫的看着自己,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好像会说话一样,田一尘点点头道:“嗯,你也是?”

    女孩是京南市有名的花家四小姐花心菊,花心菊道:“我叫花心菊,认识一下吧,你叫什么名字!”

    田一尘道:“田一尘,今天人有点多,看来我们需要排上一个小时的队吧!”

    花心菊道:“一个小时而已,就只当是站军姿了,你是哪个部队的?”

    田一尘道:“东南军区,某集团军!”

    花心菊道:“我也是,你是哪个连的,我们是不是曾经见过,我一来看到你就感觉你特别的面熟!”

    田一尘轻轻的吐出两个字道:“狼牙!”

    花心菊开心的道:“我想起来了,你来我们医院住过院,我是军区总医院的,你记不记得有一次对抗演习,你负伤了,我是你的管床护士!”

    田一尘恍然大悟的道:“对对对,我想起来了!”

    田一尘也没有想到在这里也会遇到了自己的战友,共同话题突然也就多了起来!

    “田一尘,这是你的报到证!”

    军转办的工作人员在喊道!

    田一尘道:“到!”

    田一尘接过一个盖着大红章的报到证看了一眼情不自禁的道:“京南市公安局!”

    很多惊讶的目光看了过来,这么难得的机会怎么会轮到这小子,真是不公平!

    轮到花心菊了,田一尘问道:“你被分在那个单位了?”

    花心菊开心的道:“你自己看,和你一个单位,看来我们两个真是有缘分,在一个部队,现在又被分在一个单位!”

    田一尘看着花心菊的报到证上的“京南市公安局!”几个大字后道:“恭喜你,我还有点事,先走一步,我们一个星期后见!”

    田一尘告别了花心菊再次赶到了医院,来到了父亲的病房前,就感觉到这里的气氛有点不对,好几个医护人员不停地跑来跑去,在紧张的工作着,田一尘道:“怎么了,我可以进去看看我的父亲吗?”

    一个护士道:“不行,我们在抢救病人,你是那一床的家属?一会抢救完,我叫你!”

    田一尘道:“抢2床,田园的家属!”

    护士道:“你是田一尘吧,我们一直打你的电话都没有打通,快点过来签字,你的父亲正在抢救!”

    田一尘立即就蒙了,连忙拿出手机一看,已经没有电自动关机了,真是太大意,田一尘立即开始按照医院的程序和规定,签字完毕!

    可是自己的父亲也没有再开口说话,当医生宣布死亡的时候,田一尘立即泪流成河,眼泪怎么也控制不住的往下流!

    接受现实的田一尘开始为自己的父亲准备后事,家庭条件一直不好的田家,没有其他的亲戚朋友露面,让田一尘感到非常的寒心!

    在父亲火化的当天,出现了一个中年男子,中年男子叫潇默,潇默递过来一个信封道:“这是我的一个朋友让我送来的,他希望我替他保密,这是他的一点心意,希望你不要拒绝!”

    田一尘接过信封,打开一看,是一叠厚厚的钞票,田一尘说什么也不想收,可是潇默的坚决,让田一尘不得不接受,田一尘现在也需要钱,现在还没有去报到,也就没有了收入,何况自己的父亲住院需要大量的金钱,家里的积蓄几乎所剩无几了!

    田一尘处理完父亲的后事,也就到了去报到的日子!

    第二天……

    田一尘来到京南市公安局的局办公室,拿出自己的报到证道:“打扰一下,我是来报到的,请问我需要找谁?”

    局办公室主任看了一眼报到证道:“田一尘,你被分到黄河路派出所了,一会你们所长就会过来领人,你先在这等一会!”

    田一尘也没有说什么,知道自己一没有背景,二没有关系,能分到公安局就已经很不错了,不再有太多的奢求!

    田一尘突然想起了花心菊,上次匆匆一别,竟然忘记留电话号码了,不过田一尘很快就见到了花心菊前来报到,而花心菊比自己幸运多了!

    花心菊被留在了市局办公室,而田一尘却被一个黑脸的汉子领到了黄河路派出所,成为了一个小民警!

    黑脸的汉子也就是田一尘的所长张展望!

    田一尘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来熟悉辖区内的情况,自己的警衔也在一个月后下来了,田一尘彻底的成为了派出所的一名小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