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一十五章 公开招标

    苏州府要在太湖修建一个大型军事基地的消息一经发布,便不胫而走,传遍了整个苏州府。

    如此大规模的基建工程,通常是由府衙来承建,方原却独辟蹊径,要仿效朱元璋修建南京城的前车之鉴,通过公开招标的方式,交给民间富商承建。

    这种工程涉及的金额是数百万两银子,实在是一块人人觊觎的大肥肉,各路富商是竞相奔走,相告。

    方原规定递交招标文书的时间是两个月,这才过了一个月,递到方原桌子上的招标文书,就有十三份,有来自扬州府、常州府、松江府,甚至是淮安府,还有浙江的富商也全都参与了进来。

    唯独没有苏州府本地的席家、沈家等洞庭商帮的富商,看来他们仍是还有抵触情绪。

    方原逐一审阅着这些富商交上来的招标文书,承建金额最高的是220万两银子,承建金额最低的是150万两银子,大部分金额是在160-180万两银子之间。

    方原通过简单的一对比,就知道这次承建的费用绝不会超过180万两银子,苏州府府衙官员就是在从中忽悠,想吞了方原至少20万两银子。幸亏采用的是公开招标的方式,否则必然会被那群府衙官员玩得团团转。

    方原甄选承建对象,除了看金额之外,还要求这些投标的富商写明过往经历,还有承建大型基建项目的经验,以及富商产业的经营情况,来判断承建能力。

    在南京四府境内没有产业的富商,也不在方原的考虑范围内,因为出了责任事故,根本无法追究相关责任。

    通过第一轮的初步筛选,方原只留下了三份投标标书,扬州府、松江府、常州府各留下了一份投标书,并通知这三家富商等候官府的消息。

    在这两个月间,化纤丝绸的面世,在苏州府,甚至整个南京都形成了不小的震动。这种价廉物美的新品丝绸立刻走出了苏州府,热销了整个南京地区。

    据小苑的账目统计,总共投入市场的化纤丝绸已有三万匹之多,方原的账上至少净赚了三、四万两银子。而徐华,还有苏州府其他的丝绸商,更是赚得盆满钵满,对方原是感恩戴德。

    唯一被坑惨的,就是翁家的丝绸大作坊。

    方原投入的这批丝绸已沉重的打击了翁家丝绸的销量,不仅海外销售的份额被方原全给抢了,苏州府本地的销路也被徐华联合几家丝绸商抢了**成,唯一运去北方销售的丝绸,也被被梁山流寇劫掠了两次。更可气的是,梁山流寇竟然只劫掠翁家的商船,其他的商船一律放过。

    短短两个月,翁家被抢的丝绸就有一万匹,而库房里里囤积了至少两万匹滞销的丝绸。

    直接经济损失已有十万两以上,间接经济损失更是不计其数。

    翁**本不知方原的丝绸来路,根据探查消息回报,也不见有任何商船运送丝绸到苏州府。以翁阳的估计,方原出售的这批丝绸就是初次来苏州府随船带来的,能投入苏州府市场的总量也是有限的。只要撑过了这段难熬的时间,等市场彻底消化了方原的丝绸,便会迎来转机的希望。

    翁家纵然是亏本经营,仍是咬着牙维持这一千张织机的正常运行,指望这守得云开见月明的一日。

    但翁阳显然是错估了方原的供货潜力,方原的丝绸供应量几近是无限的,以穿越前的工业水平,大不了相关地区就多开一个以纺织业为支柱的小型工业园区,便足以承受整个大明的丝绸需求。

    翁阳是在亏本死撑,而方原却是有1两银子/匹的利润,这种毫无悬念的商战怎么打怎么爽,方原是乐得幸灾乐祸的观望着翁家的垂死挣扎。

    若翁家不想继续打了,方原还偶尔会放出新型丝绸断货的风声,给翁家一点希望,再狠狠的将翁家继续踩在脚下,一点点消耗翁家的元气。

    当然,能给予翁家致命一击的,就是方原通过佛朗机大商会在瓷器交易上给翁家埋下的一个大坑。

    翁家和山西那些晋商不同。

    晋商是轻资产,干的是低买高卖,中间商的买卖,玩的是现金流,所以抄没了晋商,能直接抄出几百万两银子。

    而翁家是几百年的经商世家,做的是实体经营,资产以兼并的土地、屋舍等不动产,还有丝绸大作坊的资产为主。能实打实拿出的银子,估计也就几十万两银子。

    因为一面要与方原进行丝绸贸易拉锯战,占用了翁家大量的真金白银。所以这次80万两银子的瓷器交易,翁家若想吞下这笔交易,九成是要借钱来完成。

    只要翁家跳进瓷器交易的这个坑里,离破产也就近在咫尺。

    这日清晨,已连续工作了半个月没休息的方原,终于找到一日闲暇的时间,留在沧浪亭休息,享受难得的清净。

    府里多了三十个美貌少女,传说这是方原后宫的风言风语不绝于耳,还传闻方原曾有一次一夜就睡了8个少女,玩了9P,甚至连护卫沧浪亭的锦衣卫里也在悄悄流传。

    方原对这些流言蜚语甚是无奈,皇帝可以找太监来管理私人金库,而方原信得过的贴身人就只有小苑。

    小苑一个娇滴滴的少女,总不能给她安排一些男人来指挥,为了工作便利,方原才买了些少女成立独立核算团队,没想到却传出了这种桃色绯闻。

    方原为了避嫌,再次将沧浪亭外院进行了扩建,在锦衣卫护卫的院子与杂役院子间,再建了一个十个房间的大院子,用来安置任职独立核算部门的少女。

    小苑坐在方原的大腿上,替他读着刚刚接到的北方战报。

    开封城在十月下旬已被李自成引水灌城攻陷了,全城百姓死伤无数,只有周王被朝廷派出的援兵接应过了黄河北岸,幸免于难。

    李自成攻占了开封之后,十一月中旬立刻引兵西进,开始攻打进入陕西的门户-潼关天险,这也是方原精心设置的第一道防线。

    潼关上堆着方原替朱存极购买的两门红夷大炮,还有三十门西洋中型火炮。

    秦王朱存极在生死关头,终于没有辜负方原的期望,迸发了朱家子弟的血性,亲临潼关战场指挥将士迎敌,重用了榆林军镇敢于和流寇血战到底的诸将。并仿效周王的做法,散尽家财劳军、犒军。

    十二月初,李自成一打潼关,被潼关上的数十门大炮炸了个人仰马翻,在损失了数千军士后,李自成率军狼狈的逃回了河南休整。

    经过第一轮的交锋之后,秦军与闯军暂时处于僵持状态。

    而另一个巨寇张献忠,则在夔州与近70岁高龄的四川总兵秦良玉,进行了来回半年的拉锯战,双方在夔州,奉节一线,形成了战略对峙。

    而方原最关心的满清方向,因被方原劫掠了八大晋商提供的十万石粮食,大大延缓了满清入关劫掠的时间,还没有半点动静。

    赤古台从北方也回到了苏州府,此行一共购买了2000匹军马,梁敏在征询了梁山兄弟的想法后,提供了500名能骑善射,愿意接受招安,加入玄甲军为国效力的精壮之士。

    而景杰那方,整合、调防苏州、太仓、镇海三卫军士的工作也已完成。

    三卫军士编制一万五千人,实际在军营的人数是一万人,老弱病残充数的五千人,能称之为军士的只有五千人。

    景杰在神机营一千军士,还有五千卫所兵里挑选出五百个能骑战,体格强壮的军士,编入了玄甲军。

    通过连续新鲜血液的补充后,玄甲军骑兵营的数量达到了2000人。再加上火炮营、无人机战队,玄甲军目前在册的编制是2500人。

    战马的数量,加上赤古台这一行购买的2000匹战马,已达到了4500匹。

    方原与佛朗机大商会的香水、丝绸、军火交易还在不断的进行。因佛朗机大商会的动员能力,此时卖给方原的霹雳火铳达到惊人的3000支,其他鸟铳、三眼铳加在一起,至少有8000支以上。

    北方、四川已是战火连连,方原这边也没有闲着,不断的招兵买马,积蓄军力,整军待战。

    小苑刚刚念完了战报,外院护卫的锦衣卫便前来通报,席家、沈家的人前来拜见。

    小苑见这些人又找上门来,不悦说,“令他们明日去府衙相见,难得一日的清闲,公子还要休息呢!”

    方原根本不用猜都知道,席、沈两家前来就是商谈承建太湖军事基地的事,便摇了摇头说,“这可是一,两百万银子的大买卖,令他们回去,他们能睡得着觉?”

    方原在沧浪亭的大厅招待了席本桢和沈祥二人,双方没有太多的客套,就直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