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一十四章 大倾销

    方原要与翁家在丝绸行业全线开战,战场一共有三处,一是北方贸易;二是海外贸易;三是江南本地的贸易。

    单是断绝翁家北方贸易、海外贸易的商路,还不足以彻底玩死翁家,必须要在江南市场也给予翁家致命一击。

    方原找来了桃花园园主徐华,告诉了要在江南市场与翁家开战的想法,并拿出准备再市场上大倾销的化纤丝绸供徐华判断。

    徐华时常与青楼女子打交道,对丝绸质地的好坏,销路还是独具眼光的。他仔细端详、体验了方原给的化纤丝绸,做出与布鲁斯相同的判断,这种物美价廉的丝绸在市场绝对是有广阔市场。

    方原军政事务繁琐,千般事务都压在身上,根本没心思亲自去与翁家商战。

    桃花园是苏州府有名的妓院,徐华认识的本地丝绸商人必定不少,便决定由徐华当这种丝绸的总承销商,具体分销到哪些丝绸商人,一概由徐华本人去做主。

    徐华见方原竟愿意要自己做这种丝绸的总承销商,这就是送了块肥肉给自己,顿时笑得喜笑颜开,连声应诺。

    方原在淘宝上购买这种丝绸的价格是2两银子/匹,承销给徐华的价格是3两银子/匹。至于徐华再分销出去的价格,方原原则上不干涉,只给出了个价格限制,就是不超过5两银子/匹。

    这个价格低于如今6-8两银子/匹的市价,算是方原给苏州府百姓让利了一点实惠,现代工业品的引入,当然该由全社会的人来享受这种福利,而不是商人赚取中间的暴利,交由百姓去买单。

    一匹化纤丝绸中间有2两银子的利润空间,徐华稍一盘算,便心知这门生意完全有得做,当即便与方原敲定了第一批五千匹的订单。

    在江南市场的倾销战已开打,预示着方原与翁家的商战正式开战!

    一连一个月,各方都向方原传来了捷报。

    负责征收东林党人欠缴田赋的秦展,因为有名单的便利,东林党人一共欠缴的二百八十七万两银子,在经过讨价还价,还有方原特许减免四成后,已顺利的征收了近一百一十万两。

    尚未追缴成功的,就是一些仗势着在京城有背景关系,顽抗到底的死硬份子,欠缴额度大约为二十八万两。

    对这些东林党死硬派,方原自然也没什么需要客气的,直接学着满清收拾欠缴田赋的法子,让苏州府衙下令剥夺了这些东林党人身上的功名。再和秦展的锦衣卫约定,欠缴的二、三十万两银子,锦衣卫无论用什么法子追缴,只要不闹出大面积伤亡,只需要上缴一半,余下的交由锦衣卫自行分配。

    这个命令一下,无异于给了如狼似虎的锦衣卫一柄尚方宝剑。

    锦衣卫收拾人的法子是应有尽有,何况还事关切身利益,自然是无所不用其极,收拾得这帮自以为京城后台很硬的东林党人哭爹喊娘。

    因方原对东林党人的高压政策,大批的东林党人都学着钱谦益一样逃去浙江避难,但凡欠缴田赋,又外逃避祸的东林党人,方原一律将土地充公,用作公田。

    这么一来,抄没的公田达到了三万亩。这些公田,方原暂时划作军户的土地,十亩地养一个军人,三万亩地至少能招募三千个军户,养三千军士。

    但方原暂时不准备在南京四府招募军户,因为苏州府本地历史上就没有能出强兵的传统。再加上本地兵源会与各方势力牵扯不清,不利于控制。

    方原的计划是招募外地的流民迁徙到本地作军户。

    而洞庭商帮那方,因为有席家、沈家出面调停,方原顺利的追缴回六十三万两银子。

    这么一来,第一批次欠缴的田赋四百八十六万两银子,方原已大部分追缴了回来,共计征收了银子二百二十三万两银子。

    第一批次的催收大获成功,方原便令小苑,还有锦衣卫,开始第二批次非东林党的士绅,寻常富商欠缴田赋的统计工作。

    这部分数额更细,几千、几百、几十两银子不等;涉及人更多,至少数万人。工程量是相当的巨大,没有几个月的时间,估计是出不来结果。

    为了分担小苑的担子,方原令她再次回之前的牙行,一次性买了三十个脑子灵活、会计数、算账、记账的小瘦马回府,成立了一个由方原直管的独立核算部门。专门负责包括田赋清算、军事基地修建、府衙各项收入、支出账目,还有方原私人小金库的账务管理。

    这个独立核算部门的管理工作,就交由小苑来负责。

    苏州府的秋粮征收工作也是进展顺利,因为今年苏州府风调雨顺,再加上陈洪谧等苏州府官吏为了讨好方原,卖力的催收,非常顺利的就征收了四百一十五万石粮食,其中需要上缴朝廷的是两百一十五万石粮食。

    余下的两百万石粮食,就依照之前与方原的商议,通过粮食,还有折换成银子的方式,一共上交给方原相当于两百万两银子的保护费。

    方原将这部分四百余万两银子的追缴田赋,划拨一百五十万银子秘密上交给崇祯,余下两百五十万两银子,就进了方原自个儿的腰包。

    他的余额宝账户上的银子数量已达到六、七百万两,单是余额宝支付的每日利息就有七百两,可说是财大气粗,终于可以放手的进行大型军事基地的建设,还有火器研究局的经费投入。

    方原直接拨给了汤若望、毕懋康二人主持的火器研究局,总共五万两银子的研究经费,令二人务必在三个月内,见到研究成果。

    而景杰那方关于建设大型军事基地的方案也已出台。

    总共预计要征收太湖洞庭山附近的耕地八万亩,林地十九万亩,其中有属于翁家、席家、沈家的耕地五万亩,林地十五万亩;属于自耕农民、渔民的耕地三万亩,林地四万亩需要转移自耕农民五千户,渔民一万人。

    征收自耕农民、渔民的这部分土地的费用,按照官方征地的标准,至多就是5两银子/亩耕地,2两银子/亩林地。但市价却是10两/亩耕地,4两/亩林地。

    方原不想克扣这些农民、渔民的土地,按照官方征收价,市价折中的价格,7.5两银子/亩耕地,3两银子/亩林地进行征收。

    单是这部分需要支出的银子,就是35万两左右。

    除了必须要支付足额的土地收购费用之外,还要想法子安置这些以耕地、打猎赖以生存的农民、渔民,至少也要给他们一条生计。否则,这些失去了生计的农民、渔民,也是流寇、劫匪的高发人群。

    不过这倒难不倒方原,因为修建大型军事基地,打造战舰扩建水师,缺的就是大量的劳力。只要提供吃住,再按月发放饷银,便能安抚好这些人。而且修建军事基地,打造舰队也是持续数年的大工程,至少在数年时间内,这些农民、渔民还是衣食无忧的。

    若水师建成之后,更缺擅长水上作战的军士,而那些常年在渔船上生活,熟悉水性的渔民,就是现成的水兵兵源。而不习水性的农民则可以留在军事基地里当杂役谋生。

    至于洞庭商帮席家、沈家土地征收的费用,方原会亲自去找席、沈二家协商;翁家的土地,等搞死了翁家后,可以如数充公。

    兴建一个大型军事基地的费用也是不菲,据方原和苏州府府衙官员经过连日测算,一个二、三十万亩的大型军事基地,各项建设费用合计,至少在200万两银子以上。

    200万两银子的修建费用,方原的金库也可以承受,但这个数字只是个初步估算的金额,方原却不会轻易的信了这个数字。

    苏州府官衙的做派,不从中捞取回扣才是奇了怪了。以明朝官场的尿性,若由官府来承建,修到一半再要求追加费用,或是拖延个几年修不成,也是再寻常不过,那这个军事基地就和宁远防线一样,是坑银子的无底洞。

    修建军事基地到底要多少银子,方原眼下也是估算不出的,他麾下暂时也没有这种精通基建方面的人才。

    方原能想到唯一得出较为准确费用的法子,就是公开招标。

    公开招标,令当地富商来承建,最大的好处就是能找到具体责任人。交给官府来修,超出预算,或是建筑质量出了问题,府衙的官员肯定会互相推诿扯皮给有关部门负责,而这个有关部门通常是找不到的,最终只能不了了之。

    若承包给本地富商来修建,无论出了任何纰漏,责任人相当的明确,方原可以直接拿承建富商来问罪,而损失的费用,可以直接充公富商的家产来弥补。

    公开招标还有个好处就是,能做到费用相对透明化,只要各个修建项目的承包方将标的金额一报上来,修建这个军事基地需要的大概费用,方原就能做到心中有数,而不是眼前两眼一抹黑的,听凭府衙官员忽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