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一十三章 商战

    方原同意在商战解决翁家,第二个目标,还是因为银子。

    军事基地一修,接下来就是要大规模募兵,练兵,兴建水师,银子会像流水一样花出去。

    田赋事关百姓的切身利益,单在田赋上想法子捞银子,在小农经济的社会,终究是一种与民争利的行为。

    穿越前的政府敢取消农业税,就是因为在第二产业、第三产业能收到足够多的税收来维持国家运转,所以有底气对农民让利。

    明朝末年,江南资本主义萌芽,第二产业、第三产业也具备了蓬勃发展的条件。方原的打算就是开始向第二产业、第三产业进军,通过扶持官商,垄断苏州府一到两个行业的经营,赚取利润来充实腰包。

    而方原首先采取的法子,就是定点打击翁家,将翁家经营的行业利润收入腰包。

    在商战上战胜翁家,在席、沈二家看来绝不可能,那是他们都低估了方原,更是低估了万能淘宝这个利器。

    方原花了三日时间,令苏州府衙,还有锦衣卫找来关于常熟翁家产业的所有详细情报。

    常熟翁家的主营产业,就是丝绸纺织业,还有瓷器业。

    丝绸纺织业,苏州府是全国丝绸纺织业的中心,苏州府从事纺织业的专业雇工就有五千人以上。

    明朝曾在南京、苏州、杭州建立了三大织造局,司礼监也有专门的织造监进行丝绸、布料的管理。

    但因崇祯停废了三大织造局,官营织造局的退出,就留给了私营织造作坊巨大的获利空间。

    翁家就是苏州城最大的机户,在苏州城的大作坊,织布机有一千张,雇工三千人以上,苏州府卖到全国,甚至出口海外的丝绸,至少一半以上是出自翁家作坊。

    明律虽有严令,一个机户的织机数量不得超过一百张,但翁家以拆分给二十个翁氏子弟,成立二十个机户的方式,经营着这个拥有一千张织机的大作坊,官府收了翁家不少黑钱,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听之任之。

    瓷器业,明朝的瓷器业中心是在江西景德镇,但要经过苏州府的港口贩往海外,就必须经由太仓州舶司出具的海引,否则就算是走私物品。

    至崇祯末年,朝廷设立的太仓市舶司早已萎缩荒废,瓷器出口海外的中介就由沿海商人所把持。在苏州府把持这个出口中介的,就是翁家。

    翁家在瓷器出口中介上的利润,每年至少也有八、九万两银子。有了海引中介在手的翁家也不完全满足于充当中介的角色,经常也会从景德镇官窑买来瓷器,再自个儿销往海外谋利。

    方原理清了翁家经商的来龙去脉,又花了三日的时间,制定出了打垮翁家的计划方案。

    首先是丝绸纺织业,按明朝的物价,远销海外的上等丝绸是15-20两银子/匹,而在明朝境内自销的丝绸则是6-8两银子/匹。明朝的一匹上等绸缎大约是四丈长,宽三尺,也就是长12米左右,宽1米左右,重量是1.5斤。

    而淘宝系统上,工业生产的化纤丝绸价格要低很多,1.5元/米,再加上十倍运费,折合明朝的物价1.8两银子/匹。

    化纤丝绸价格远低于明朝的丝绸价格,化纤丝绸虽然严格意义上的质地上不如蚕丝丝绸,但外观印花图案多样,而且色彩丰富,还不会褪色。

    依方原的估计,化纤丝绸虽然是工业制品,但胜在价格低廉,贴近普通百姓的生活。在穿越前,销路就远高于真丝丝绸,换在明朝,百姓的生活水平更低,应该会有更广阔的销路。

    只要将淘宝上的化纤丝绸大量购入,再在苏州府抛售,就如同当年清末、民国时期洋纱、洋布打垮苏州、松江手工业制成的纱布一个道理,胜负几乎毫无悬念。

    方原的唯一短板就是出货渠道,不过这也难不倒方原。翁家的出货渠道,无非就是运往北方,还有远销海外。

    运往北方的商路,方原令梁山流寇就能将之彻底切断,山东、京畿、山西的丝绸商也只能来找方原收购。

    而远销海外的渠道,方原早已与京城佛朗机大商会搭上了线,与佛朗机大商会的香水、军火合约还在履行当中。只要通过汤若望递个消息过去,丝绸买卖、香水买卖也是可以打包来谈的。

    方原令汤若望向苏州府的佛朗机大商会传递了消息,邀请商会的人前来苏州府衙商谈丝绸买卖的细节。

    十日后,佛朗机大商会在南京、浙江收购丝绸、瓷器,准备打包回欧洲的布鲁斯到了苏州府府衙。

    方原、布鲁斯算是老熟人了,两人依照西洋的礼节,热情的拥抱过,便分主客位坐了,直接进入生意的正题。

    方原取出五匹从淘宝系统买来的化纤质地的丝绸,浅粉、蓝紫、咖啡、香槟、深金,五种颜色买了一种,上面还印着直纹、斜纹、花纹、鸟纹各种不同的纹路。

    他令人递给了布鲁斯,笑嘻嘻的问,“布鲁斯,你瞧一瞧,这种我大明生产的新款丝绸产品如何?”

    布鲁斯目光落在五款不同颜色的丝绸上,双眼猛地一亮,他还从未见过色彩这么丰富,纹路这么清晰的丝绸,用手轻轻的抚摸,有如婴儿的肌肤般柔滑,质地与原来的丝绸一般无二。

    布鲁斯对明朝的丝绸工艺水平是赞赏不已,“真是太美了!太棒了!比之前苏州府出售的丝绸更好,方大人真是神人啊!这种新款丝绸卖多少银子?”

    方原想了想说,“这种丝绸在大明卖4两银子/匹,我们是老朋友了,卖给你们就10两银子/匹吧!”

    10两银子/匹,已远低于之前出口丝绸的价格,应该是布鲁斯能接受的价格。

    布鲁斯却摇了摇头,压低了声儿说,“方大人,如今苏州府的丝绸外销全都是走私,不会经过市舶司,销售到西洋的丝绸只比明朝内销的贵2两银子/匹。”

    方原这才知晓明朝的市舶司已萎缩到什么样儿了,基本全是摆设,走私是光明正大的,他也只能随行就市,反正1.8两银子/匹买来的,卖6两银子/匹也是赚了3倍。

    方原沉吟着说,“6两银子/匹,可以成交!但,布鲁斯,能不能帮我一个小小的忙?”

    布鲁斯忙问,“方大人直说了吧!”

    方原低声问,“最近翁家与佛朗机大商会有没有瓷器往来呢?”

    布鲁斯想了想说,“有,有一笔30万两银子的瓷器大单,一个月内就会交货出航。”

    方原双目闪过一抹冷光,淡淡的说,“30万两银子也算大单?太少了,80万两吧!”

    布鲁斯没听明白方原的言外之意,愕然问,“方大人能不能说清楚些?”

    方原缓缓的说,“我要你们佛朗机大商会在南京市面上放出风声,要追加50万两银子的瓷器采购,翁家若来与你们谈,你们就只和他谈,只要收购翁家的瓷器。”

    布鲁斯吃惊的说,“这,可我们不需要80万两的瓷器啊!”

    方原淡淡的说,“最后交货的时候再毁约不就行了?”

    布鲁斯算是看懂了方原的心思,就是要佛朗机大商会陪着他演一场戏,将翁家给套进陷阱里,等翁家大肆收购80万两瓷器,然后佛郎机大商会再毁约,令翁家的瓷器全砸在手里,赔得血本无归。

    布鲁斯为难的说,“方大人,翁家与我们在瓷器上也是合作了多年,我们做生意讲的是契约精神,谈好了买卖若不兑现,今后还怎么在苏州府立足?”

    这些老外从欧洲不远万里冒险航海来到远东是来讲契约精神的?!哄鬼去吧!

    方原冷冷的一笑,再取出一件从淘宝系统上购买的景德镇‘水墨画马到功成’三件套的瓷瓶。

    三件套套装淘宝售价36元,加上系统运费,就是4两银子/套。

    布鲁斯瞠目结舌的看着这套瓷器,做工细致,色彩逼真,瓷瓶上印上水墨画的骏马是栩栩如生,论工艺远较明朝的景德镇瓷器为高,已堪比上贡皇宫的贡品。

    方原的宝贝是层出不穷,布鲁斯也顾不上追问他的宝贝玩意到底从何处而来,连连赞叹说,“这要是运回欧洲,那是皇室典藏版的瓷器啊!方大人,这一套卖多少呢?”

    方原令秦展收了瓷瓶,微微一笑说,“瓷器的事儿我们今后再谈,只要佛郎机大商会愿意与我合作一起玩死翁家,今后我们之间香水、丝绸、瓷器的生意都可以打包来谈嘛!”

    布鲁斯吞了吞口水,既然方原能供应远销欧洲的丝绸、瓷器,而且远较翁家的价廉物美,便足以取代翁家合作伙伴的位子。

    前来远东的佛朗机商会都是一群唯利是图的冒险者,哪里会讲什么道义?布鲁斯当然知道和谁合作更有‘钱景’,连连点头说,“好,好,方大人说什么就是什么!这次交易的500支霹雳火铳,我们已运到了苏州府,随时可以交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