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一十二章 整合军务

    经过席本桢、沈祥二人的协调,到了黄昏时分,翁家只能断臂求生,老老实实的交出了联络梁山流寇的长子翁公晋,还有十万两欠缴田赋的银子。

    方原依着与席、沈二家达成的协议,带着银子,还有五花大绑的翁公晋收兵回了苏州城。

    他愿意接受席、沈二家的说和,并不是真的放过了翁家。

    方原得到的土地情报簿上,太湖边上适合建造大型军事基地的二十余万亩林地,有十五万亩被洞庭商帮的几个经商世家把持。其中翁家占了是七万亩,席家占了五万亩,沈家占了三万亩。

    商战干掉翁家,方原的目标之一就是翁家在太湖边上的七万亩林地。轻率的动用武力处决翁家,必然会引起洞庭商帮的全面反弹,要征收这些用作军事基地建设的林地,那就是遥遥无期。

    土地,乃是小农社会的重中之重,征收土地绝不能简简单单的使用纯武力镇压。因为这个潘多拉盒子一开,他方原与打土豪分田地的流寇便再无区别,甚至满清暴力征服江南也仅仅是对某些抵抗的地区进行定点屠杀,而不是大面积的抄没土地。

    苏州府,甚至整个南京四府,虽然不敢公开与方原作对,但必然对他惧而远之,一旦有风吹草动,便会反戈一击。看似风光无限,传檄而定北方的李自成却被满清一击而溃,再无法翻身,就是这个原因。

    如今方原与苏州府衙官员谈妥了条件;与洞庭商帮的席家、沈家也暂时和解;钱谦益、翁家侥幸没被灭门,如今是自身难保,借他们一个胆子,也不敢再来找方原的麻烦。

    经过这一个月的经营,方原面临的形式比初入苏州城时已大为好转,既然各方势力已差不多都消停了,留下一千锦衣卫在苏州城里,已足以应付任何突发情况。

    玄甲军、神机营成日留在苏州城里也是扰民,更不利于保持军心、战斗力。

    方原安排景杰、赤古台、苏红玉三人领着玄甲军、神机营前去苏州城外的苏州卫驻扎。

    苏州府境内有明军的两卫、一军港,两卫是苏州卫和太仓卫,军港则是镇海卫。

    方原在路上给景杰传达了五个整顿军务的任务。

    第一个任务就是调查苏州府三卫军士吃空饷的情况。

    彻底调查苏州卫、太仓卫,还有镇海卫等三卫军士吃空饷,老弱病残军士充数的情况,形成两份报告报给方原审阅,一份真实的,一份可以对外公布的。

    吃空饷,老弱病残充数是明军不成文的潜规则。

    徐光启曾经上奏崇祯,他清点京畿明军卫所时,一万编制的明军阅兵时只到了七千余人,其中大部分还是老弱病残,能称之为‘兵’的只有两千人,能称之为精锐的不到两百人。

    换句话说,在一万编制的明军里,能与满清铁骑抗衡的精兵只有不到两百人,这种大面积注水的军队,敢出城和满清铁骑野战才是天大的笑话。

    当年袁崇焕拥兵十五万,也只敢躲在城墙上堆大炮,也就在情理之中。因为这十五万明军里,能有一万精锐已是谢天谢地。而区区不到一万的精锐,出城去和皇太极的六万满清铁骑打野战,那是借袁崇焕一个胆子,他也是不敢的。

    当年的己巳之变,袁崇焕只带着区区九千骑兵回援京师,倒也不是他拥兵自重。而是这九千骑兵,已是关宁军仅有的精锐,余下留在宁远的几万军士就是上了战场,遇上满清铁骑也会吓破胆子,是关宁军用来骗崇祯军饷的乌合之众。

    就是方原麾下的一千玄甲军,也足以以一当十,当五十,轻松扫平苏州府境内三卫的老残兵。所以方原要亲自组建玄甲军,每一个人头都要是实打实的,绝不会依靠所谓的卫所兵来滥竽充数。

    当然,方原还没在苏州府站稳脚跟,绝不会主动去碰苏州府卫所明军吃空饷的马蜂窝。现在的苏州府,明军、官僚、士绅、富商还没连成一线,所以才给了方原各个击破的机会。若这几方形成了合力,方原再要整合苏州府,面临的困难就要严峻得多。

    方原令景杰去核查清楚,也是对苏州府卫所的明军情况做到心中有数。将来一旦有了战事,才清楚哪一支是精锐,哪一支可以上战场,哪一支只配呆在卫所里凑人数。

    第二个任务就是军队整合。

    将方原麾下的玄甲军、神机营,还有苏州府三卫的明军。争取在苏州府三卫一万五千编制的明军,还有一千神机营的军士里,挑选出五百到一千个能骑战的精锐健壮补充进主力精锐玄甲军。

    最基本的原则就是宁缺毋滥。招募怕死的军士滥竽充数,上了战场会引发难以预料的后果。

    然后再清查玄甲军内,包括霹雳火铳、三眼铳、五雷神机、防爆装备、红夷大炮、各种中型火炮以及火药、铅弹等军备的配备情况。按照统一配备的标准,若是有欠缺,损耗的,整理一个采购清单出来,集中进行采购。

    第三个任务就是进行军队调防。

    将真正能战的玄甲军,还有从京城带来安排在苏州卫驻扎,进行专业的操练;余下滥竽充数的全扔去太仓卫、镇海卫。

    既能保证玄甲军的军心、军力,更因若苏州城陡发变故,能就近支援。而将那些老残兵远远的扔到太仓卫,镇海卫,也是避免这些兵与苏州城里的某些反对势力勾结,图谋不轨。

    第四个任务就是选择适合地点建立一个适合操练骑兵、水师的大型军事基地。

    苏州卫没有操练骑兵的马场,并非训练火枪骑兵的良地,这点必须需要找一块适合当马场的地儿,建立一个军事基地。

    操练水师关系到南下剿灭大海商郑芝龙,还有占领大明国土的荷兰人、葡萄牙人等佛朗机舰队,必须要提上议事日程。

    镇海卫虽然是个不错的海军基地,但因为镇海卫的水师不堪重任,完全没有防御能力。若是将海军基地建在镇海卫,根本无法抵御外来的袭击。

    在方原的水师舰队初具规模之前,无论督见水师,还是操练水军,都不能搁在镇海卫。

    建立一个能操练骑兵、水师的水陆两用军事基地是迫在眉睫。

    按照方原与景杰之前的商议,这个军事基地要建在太湖边,至少要占地二十万亩。太湖通长江的水道,在春秋吴国时期就已打通了,当年吴国就是在太湖操练的水师,可以经长江口出海。

    方原交代景杰去太湖边上寻找能建设军事基地的地点,还要探查征收二十万亩土地需要搬移渔民的数量,花费银子的数量,还有建设大型军士基地需要花费银子的额度,汇总之后再上报方原来商议、讨论。

    第五个任务就是去邀请在南京隐居的明朝火器大师毕懋康,令他一起和西洋火器专家汤若望,还有从京城带来的明朝神机营、佛朗机工匠,建设一个专门制造国产火枪、火铳的大型军工厂。

    大型军功厂建成之前,先成立一个火器研究所先做好相关的理论研究,以及在苏州府的火器制造房先做初期的实践论证,等方原的大型军事基地建成了,便能进行大批量的生产。

    在方原的计划里,类似于鸟铳、三眼铳、五雷神机,甚至包括霹雳神铳、红夷大炮这些火器,都是要逐渐淘汰的。

    军工厂制造的火器,至少是在霹雳火铳、红夷大炮威力以上的后装燧发枪,包括能用于陆战、海战的后膛火炮。

    方原专门在淘宝上购买了关于后装燧发枪,还有后膛炮的原理图纸,以供毕懋康,还有汤若望等人研究。

    为了避免军事技术泄密,方原严令景杰必须严密监视这批参与新型火器开发的火器专家,任何图纸、数据,甚至这些火器专家本人,未经方原许可,都不许离开研究所。

    方原交代过这五项紧急军务,又找来赤古台,给他分派一个任务,就是带着一百火枪骑兵前去山东联系梁山流寇,在兖州府的大运河,打劫翁家北上贩卖丝绸、布料的商船,彻底切断翁家前往北方的商路。

    打劫后和梁山流寇平分的银子,在京畿、山东、淮北的马场再采购两千匹战马,再走大运河运回苏州府。

    在江淮间无论购买,还是蓄养战马,确实比在北疆成本要高。但当年朱元璋能凭着南京这个根据地,组织成一支两、三万的骑兵北伐成功,方原自问应该也能做到。

    玄甲军若能有三万精锐火枪骑兵,便足以和满清八旗的铁骑来一场硬碰硬的野战。

    目前的玄甲军的骑兵营只有一千余精锐,争取能在整合了苏州府三卫之后,能将这个数字提升到两千。

    景杰率着玄甲军、神机营的军士去了苏州卫驻扎,方原则入城和秦展的锦衣卫汇合,押着翁公晋直接到了信访处,令乐兴的遗属周氏前来观刑。

    方原先公告了翁公晋就是谋杀五个锦衣卫的凶手,再命锦衣卫将吓得丢了三魂七魄的翁公晋当场枪决,算是以儆效尤。

    周氏见大仇得报,冲着方原连连磕头道谢。

    方原却知今次真的是无奈的妥协,至少翁家家主翁阳还活得好好的,杀了翁公晋只算是讨回了点利息,离报仇还差了十万八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