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一十章 洞庭商帮(1)

    有了土地情报簿,方原清理欠缴田赋的工作就加快了许多。

    苏州府欠缴田赋的士绅、富商是多如牛毛,方原的策略是个个击破,最先要收拾的,就是东林党,还有洞庭商帮这帮人欠缴的田赋。这些人也是今次带头闹事的主儿,只要将他们给镇压了,余下的只有乖乖的听教。

    小苑领着五十个锦衣卫没日没夜的开始统计,花了五日的时间,终于将第一批曾在朝廷为官,但眼下已致仕的东林党人,洞庭商帮富商欠缴的田赋额度统计了出来。

    这一批次一共有三百三十七人,涉及土地二百七十七万亩,欠缴田赋四百八十六万两。其中就包括方原立刻要重点打击的常熟翁家,占地十八万亩,欠缴田赋二十五万两。

    单是这少数的几百人,就占了苏州府总耕地的近三分之一,平摊到每个人头上,都是家有良田万亩的主儿。可见东林党人在位之时,贪污了多少钱财;苏州府的富商,兼并了多少农民的土地。

    这帮人甚至比府衙的贪污官员更令方原厌恶。

    官员再怎么贪污,毕竟是靠着十年寒窗苦读,才考取的功名。平日里也是要维持朝野正常运行,和谐稳定的。虽然效率不怎么高,但总归还是在做正事,也会接受朝廷的考核。

    而这些靠着土地兼并而衍生的所谓名门、世家,祖祖辈辈就是躺着收田租,也能过上衣食无忧,人上人的日子。所以才会没事研究研究诗歌,成立个什么这个诗派,那个文社;这个是什么满清帝师,那个是什么当代大儒。

    其实就是一群吸着百姓血的寄生蛀虫而已。

    土地兼并的问题是动摇国基的问题,更不是苏州府一府的问题,方原一时半会解决不了,但上门催收欠缴的田赋,这是名正言顺,师出有名的。

    五日间,柳如是也派女婢交来了钱家欠缴的二万余两银子,还有一封声情并茂的忏悔书。

    方原将征收的目标分为两拨。

    第一拨是东林党人,这些人通常和钱谦益一样,没什么骨气,欺软怕硬的主儿,就交由秦展的锦衣卫去执行。他令锦衣卫将钱家的忏悔书,还有东林党人欠缴田赋的名单贴在信访处的布告栏,以作公示。

    欠缴名单,还有数额也给了秦展一份,令他照着名单上的人名,直接率锦衣卫上门催收,胆敢抗拒不缴的,直接捉去诏狱待审,土地也尽数充公。

    第二拨则是洞庭商帮的富商,这部分方原是打算亲自率玄甲军、神机营进行催收。

    因为这些富商家中蓄养的家丁并不在少数,八大晋商能召集三千家丁暴力抵抗,洞庭商帮的富商能召集的家丁也不会少于这个数。

    单单是锦衣卫上门,若是遇到翁家那种狗急跳墙的,怕是会暴力抗税,甚至引起民乱。收拾这群富商,必须要做好出动精锐军队镇压的准备,锦衣卫就难以胜任。

    三日后,方原召集景杰、赤古台二人,点齐了五百玄甲军,五百神机营前往翁家在苏州府治下常熟县县郊的大庄园。

    翁家庄园也在常熟虞山下,离钱谦益的红豆山庄不到二十里的路程,难怪翁家能和钱谦益臭味相投。

    翁家庄园占地两百亩,比方原的沧浪亭更大,更豪奢,在苏州府是赫赫有名。

    苏州城本是元末明初军阀张士诚的都城,这个庄园曾经是张士诚设置在苏州城外无数个军事要塞之一,大明攻占苏州城后,大部分的军事要塞都用作了苏州府卫所的军队驻扎。

    但到了明朝中后期,朝廷的军饷严重不足,再加上南方久无战事,苏州府的卫所也就大规模缩减,部分军事要塞便荒废了下来。

    苏州城的富商便接手收购了这些防御力较强的军事要塞,改为居住的庄园。翁家庄园也是买来位于常熟县的军事要塞,经过几代人的经营,早已是远近有名。

    方原率军到了翁家庄园外,才算见识到翁家庄园的气势恢宏、气象非凡。

    庄园是依山而建,单看地形已是按照军事要塞标准修建,易守难攻。庄园前赫然还有一条清澈的小河环绕而过,平日可以用来远观欣赏,战时便有护城河的作用。

    远远望去,庄园的府墙分上下两层,东南西北八个方向,分别建了十六个用作防御的箭阁,每个箭阁上,方原都见到至少有五个家丁持弓箭随时待命。十六个箭阁贯通往来,一旦出现紧急情况,还能互相支援。

    景杰见了也感叹不已,冲方原介绍说,“这座庄园依山而建,居高临下,已占地利;府墙以黏土、硬石打造;外墙高两丈、内墙高丈半,若非火炮,绝然破不开墙体;再加上十六个可以互相支援的箭阁,错落有致,每个箭阁有八个的射箭口,既可各自为战,也可互相交叉支援,深得防御之精髓。”

    方原也来了兴致,指着翁家的庄园问,“老三,怎么才能攻破这个庄园呢?”

    景杰思量了一会说,“必须要使用红夷大炮,才能轰开府门。”

    方原冷冷一笑说,“赤古台,派人去府门前,令翁阳放弃抵抗,立刻出府。两日后的午时正一刻,翁家再不老老实实的投降,便是聚众谋反,玄甲军开始进攻!”

    “是!”

    “老三,立刻去知会李宗泽,调派火炮营前来支援,记得带上红夷大炮。”

    “是!”

    方原的玄甲军、神机营就驻扎在翁家庄园外,整军备战。

    两日后,李宗泽带着从苏州城前来支援的火炮营也到了,还带来了两门红夷大炮,二十门中炮。

    李宗泽令火炮营给红夷大炮,中炮全都填满了火药,只要方原一声令下,便会开炮。

    方原看了看表,已是AM11:30,还有30分钟,便是通牒的最后期限,翁家那方仍是没有半点动静,看来是准备顽抗到底了。

    到了AM11:45分,方原正准备起身发号司令开始攻打庄园,玄甲军士前来通报,军营外有一行人要求见方原。

    方原令将为首的带了进来,却不是翁家的人,一个是中年男子,四十岁左右,一派腹有诗书气自华的风度;一个是青年男子,不到三十岁,生得是脸儿白净,眉目清秀。

    两人都是锦衣华服,穿金戴玉,一看就是富家子弟。

    二人进了军帐,冲方原自报了家门,中年男子也是洞庭商帮东山席氏的家主席本桢,青年男子是洞庭商帮东山沈氏家主沈廷章的嫡长子沈祥。

    方原听了二人自报家门,原来洞庭商帮的东山席氏、东山沈氏找上门来了,不用说,两人是为翁家求情来了。

    他到了苏州府,便派锦衣卫在城里暗访了东山席氏、东山沈氏在苏州的名声。

    东山席氏的席本桢确实是个仗义疏财的富商,三年前苏州府大灾,百姓食不果腹,席本桢花了几万两银子去外地买来了粮食,代官府进行赈灾,在苏州府是名声甚佳。

    而东山沈氏,就是有着明初首富之称,沈万三的后人。沈家家主沈廷章,乃是浙江布政使沈廷扬的族兄,沈廷扬乃是抗清殉国的英雄,沈家也时常捐款用于购买苏州府卫所的军备。

    在方原的欠缴名单里,这两家富商欠缴的田赋加一起也就十余万两银子,还不足翁家的一半、

    面对两家没什么恶名,甚至还声明不差的富商,方原自是不能与翁家相同的处理法子,挂上一抹笑容,令二人入座,并令人奉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