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七章 热血青年

    方原二人和一队锦衣卫刚出了沧浪亭外院,一个乞丐样儿的男人就鬼鬼祟祟的窜了过来。

    方原一见不是女子,那就不是周氏,颇为失望,令锦衣卫领着那人进了沧浪亭。

    乞丐谨慎的四下打望一番,这才凑到方原跟前,压低了声儿说,“巡抚大人,我是锦衣卫处所的杂役张二,有周氏的消息想卖给你,但,我有个条件。”

    方原怎会被突如其来找上门的人牵着鼻子走?佯作漫不经心的说,“老四,给他二两银子。”

    张二一见他要给银子,连连摇手说,“我这是真消息,周氏此时正在我家里,不是来骗银子的。”

    难怪周氏怎么都不见踪影,原来是被这个张二接到了家里。

    方原暗喜不已,斜眼看了看他说,“既然你早知周氏的下落,为什么不早来报我?”

    张二双眼闪动着泪花儿,呜咽说,“巡抚大人,因为是你害死了乐兴他们,我怎么信得过你?我不是贪财来的,乐校尉对我有恩,我怎都要保护他的家眷。”

    他开口就将乐兴之死推到了方原的头上,秦展怒喝说,“荒唐!乐兴等人被害时,巡抚大人还没到苏州府,怎是巡抚大人害死他们?”

    方原制止了秦展的怒喝,淡淡的说,“说吧!这事与我何干?”

    张二拭了拭泪水说,“事不宜迟,等接回了周氏,还有一对儿女再说吧!巡抚大人能否答应我,保证周氏还有她一对儿女的安全。”

    方原对他义字当头的高风亮节甚是感动,点了点桌子,缓缓的说,“我方原向你保证,此事过后,会将周氏接到沧浪亭安顿,抚养她一对子女成人!”

    张二得了他的承诺,稍稍安了心,压低了声儿说,“巡抚大人,你领着锦衣卫,我们一同前去接周氏,我会如实告知锦衣卫处所发生的事。”

    方原令秦展领着两百个锦衣卫,全副武装,齐冲冲的杀向张二的住所。

    一路上,张二也一五一十的说了锦衣卫处所被烧前后发生的一切。

    乐兴等五人都是世袭的锦衣卫世家,因有感整个苏州府土地兼并情况已严重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五个心有热血,身怀使命感的青年锦衣卫五年前便决定暗中调查苏州府士绅、富商兼并土地情报,希望有朝一日上报朝廷,引起朝廷的关注,加以遏制。

    五年来,一切调查工作都是秘密进行,土地兼并情报也顺利的完成了十之**。

    因方原上次来苏州府时,派人前往锦衣卫处所讨要钱谦益土地情报,五人见方原是朝廷派来的,便如实告知了收集来钱谦益的情报。哪知方原却当着柳如是的面,暴露了锦衣卫早已掌握钱谦益土地情报的秘密,最后不痛不痒的惩戒了钱谦益便离开了苏州府。

    方原这一闹腾,便引起钱谦益等人的警觉。之后以钱谦益为首的士绅、以洞庭商帮的翁家为首的富商,多次与乐兴等人协商,并出价一千两银子,要乐兴等五人销毁这份调查来的土地兼并情报。

    乐兴等人一面敷衍着钱谦益等人,一面花了几个月时间,将这份情报誊抄了五份,交给五人的家眷各自保存一份。

    眼见方原已到了扬州府,不日便要抵达苏州府,钱谦益等士绅、富商再坐不住,假借最后一次谈判,将乐兴等五人约到了锦衣卫处所,并派出刺客杀了五人,还灭了四人的满门,并销毁了其中四份备份的土地兼并情报。

    幸亏张二这个杂役不在刺客刺杀的名单里,当时又正在上茅厕,跳进粪坑里才躲过了一劫。张二从粪坑里逃出后,立刻去乐兴的家里接走了乐兴的夫人周氏,带回了自己的小屋藏着。

    这些日子,洞庭商帮的翁家派出了无数眼线,就是要捉住周氏这唯一的漏网之鱼在,最关键的,是要找出仅存的那一备份的土地兼并情报。

    张二为了怎么保全周氏,还有一对儿女的安全是绞尽脑汁,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所幸方原的到来,还给五个锦衣卫当众发丧,办道场引起了他的注意。

    但出于谨慎,和对方原的顾忌,张二仍是强忍了没来相见。后来又见方原大肆的扔银子就是为了见到周氏,这才感受到方原满满的诚意。在与周氏商议后,这才决定冒险相信方原一次,前来报信。

    方原听了张二的述说,悔恨、内疚一起涌上心头。

    原来张二的责备是半点不假,乐兴等五个锦衣卫果然是因自己的疏忽而死。当时的方原哪里知道有关钱谦益土地情况的机密情报是乐兴等人冒着生命危险调查来的,竟一时冲动,在柳如是面前暴露了如此机密的信息,最终给乐兴等人招来了灭顶之灾。

    方原紧紧捏着双拳,双眼闪动着泪花儿,“是我一时大意,铸成大错,我对不住乐兴他们!”

    张二叹声说,“死者已矣,乐校尉他们也没责怪过巡抚大人。”

    众人到了张二的小黑屋子,在屋子里见到了周氏,方原不想多耽搁,以免夜长梦多,立刻令锦衣卫带着周氏,她的一对儿女,还有最重要的那份土地兼并情报,直接带回了沧浪亭。

    周氏跪在方原面前,递上了一个裹得严严实实的包裹,“方巡抚,这些就是你想要的土地情报。”

    方原揭开了包裹,果然是厚厚的几叠土地簿,简略的翻开了一下,每一页都是一个士绅或是富商拥有的土地情报,还附上土地坐落的位置,亩数,清清楚楚,一目了然。

    最后一页则是几行血书,‘我本热血男儿,无奈黑幕阴云,但愿天日昭昭,还我朗朗乾坤。’

    这份土地情报凝聚的是五个热血青年的血汗,还有对朝廷的憧憬,却不知若非方原到来,他们这番螳臂当车似的努力是徒劳无功的。明朝会在一,两年内灭亡,而江南也会在一年内沦陷。

    方原的泪水再次忍不住落在了土地簿上。

    周氏跪在地上抱着方原的大腿说,“方巡抚,这血书是夫君他要我交给朝廷派来主持公道的官员的!”

    方原忙扶起她说,“英雄的遗孀,我只有敬佩,今后你和张二就留在沧浪亭干活,乐兴的一对儿女,我会抚养成人。”

    周氏大哭着说,“方巡抚,你一定要替夫君做主,他死得好惨啊!”

    方原沉声说,“钱谦益、翁阳两个畜生!我方原对天发誓,必宰你两个杂碎,以祭奠乐兴等人的在天之灵。”

    方原令小苑将周氏安排在东苑照看一对儿女,只做一些简单的针线活儿。张二则安排在内院,做个巡院的男仆。

    他安顿好了两人,看着沧浪亭内院朱红大门亮着八盏的节能灯,双目射出一道令人发寒的冷光,有了这本土地兼并情报,找钱谦益算总账的时候终于到了。

    这次他是既有钱谦益勾结梁山流寇袭击巡抚、皇子的罪证,钱谦益买凶刺杀的供状,还有欠缴田赋的真凭实据,看钱谦益这个老杂碎还怎么脱罪!

    方原杀人的刀已然出鞘,今次便要拿东林党领袖钱谦益满门老小来祭旗,令四府的东林党人彻底在他方原的脚下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