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六章 千金买骨

    五个被杀害锦衣卫的超度道场,一连办了五日,极尽铺张和奢华。

    五百个锦衣卫穿着整齐划一的飞鱼服,腰间佩了绣春刀,抬着五个大棺材,在苏州城大街小巷来回的游行,搞的是举城皆知。

    秦展更是令锦衣卫四处散播消息,每个被害锦衣卫的遗属,官府都会支付一百两银子的抚恤金。

    方原站在道场前,默然看着棺材里五具锦衣卫的尸体。

    这五个锦衣卫能搞到士绅、富商们的土地情报,可见平日里还是在做正事,而非在混日子。

    而且这些士绅、富商肯定不会直接就对锦衣卫下杀手,应该是先先想过法子收买五人,而五人却并没有将土地情报卖个好价钱,确实是真正忠于职守的锦衣卫。

    方原双目里的泪珠在打着转,咬牙切齿的说,“你们安息吧!我方原会抚恤你们的家眷,更会不惜任何代价找出真凶,以慰你们在天之灵。”

    道场整整举行了五日,令方原深感失望的是,乐兴的妻子周氏似人间蒸发了一样,即便方原已悬赏了一百两银子,仍是全无消息。

    秦展苦笑的说,“老大,看来这个法子不管用啊!不如开始全城搜索吧!”

    为了找一个周氏,便要全城搜捕,这动静闹得也太大了,对舆论根本无法交代。

    真要下了这个命令,方原铁定就成了整个苏州城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费尽心思营造出来的和谐气氛会荡然无存。

    何况,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若是吓到了周氏,她东躲西藏起来,便更不容易找到;若是先落进那帮比锦衣卫更熟悉苏州城的士绅、富商手中,就更是凶多吉少。

    方原看了看正午的艳阳,时不我待,越耽搁一日,周氏便多一分危险,既然周氏不敢露面,就只能想法子逼她周围的人将她供出来了。

    他与秦展附耳几句,秦展点了点头,带着两百个锦衣卫,直接搬来了一小盒的银子,端端的放在信访处门口的大桌子上。

    秦展得了方原的授意,冲着围观的百姓朗声说,“诸位听着,官府现在悬赏寻找锦衣卫乐兴的家眷周氏行踪的线索,凡提供线索者,赏银二两!直接带锦衣卫找到周氏的下落,赏银五十两!”

    二两银子已是寻常作坊工人一月的薪水,五十两银子已能在苏州城里买一个小套间的房子。

    方原这次实实在在的抛出了重金求线索,众百姓是议论纷纷,这个锦衣卫的家眷周氏究竟是谁?!

    方原二人在信访处坐到了下午时分,仍是没有一点线索。

    一个地痞样儿的小混混上了木台,嘲讽似的说,“各位锦衣卫的官爷,我在昨日午时三刻见着周氏在阊门外出现过,这算不算线索?”

    秦展一见小地痞躲躲闪闪的眼神,就知道他是在撒谎,扯住他的衣领,厉声呵斥说,“锦衣卫的钱财你也敢来骗?!”

    小混混被他一捉,立刻拼命的挣扎,还大喊大叫,“锦衣卫无赖不给钱还打人啦!大伙们千万不要上当,说了线索也没钱拿啊!”

    方原双眼闪过一抹冷光,这个小混混摆明了就是来捣乱的,甚至就是士绅、富商们派来混淆视听的。

    他径直上前拉着秦展的胳膊,沉声说,“老四,放开他!”

    待秦展松开了小混混,方原将小混混带到了木台上,当众宣布,“这也算线索,赏银二两!”

    他给银子给得这么爽快,秦展是呆在当场,愕然看着他问,“老大,这个小痞子摆明就在胡说八道,凭什么给银子?”

    方原再次重复了一句,“给!”

    秦展虽是极不情愿,却挨不过方原的指令,只能无奈的给了小地痞二两银子。

    小混混见方原爽快的给了赏银,显然出乎他之前的预料,稍稍愣了愣,往木台下的几个人大喊说,“方巡抚给大伙发银子了,还不快来领银子?!”

    他这么一鼓动,便有几十个围观的百姓蜂拥似的围了上来。

    “我三日前申时二刻,见到周氏在枫桥码头。”

    “我两日前午时正三刻,见到周氏在留园出现过。”

    “我昨日辰时正二刻,在山塘街还见到周氏在逛街。”

    几十个一看就是串通一气的‘百姓’,七嘴八舌的说了一大通,方原也不去追究是真是假,只要提供线索的,一概给银子,不到半个时辰,送出去的银子已有八十两。

    几十两白花花的银子就这么给了,秦展看的是肉疼不已,还以为方原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开始发疯似的胡乱撒银子。

    几十个人都领了银子,之前第一个领头的小混混又探头探脑的上来说,“方巡抚,我又想起了周氏的一点蛛丝马迹,算不算第二条?有没有银子领?”

    秦展恨不得一拳砸在这个骗银子的人渣脸上,但方原仍是面不动容,依旧重复着说,“当然算,一条线索二两银子。”

    有了小混混领头,众人第二轮编故事运动又开始了,再次编了更新的线索和内容,几乎将苏州城的大街小巷都说了个遍。

    到第二轮银子发完,已日落西山,秦展算了算,发出去的银子已有一百五十两之多,却没有得到一条有用的线索。

    秦展无奈的说,“老大,今日没什么线索的话,明日就别再......”

    方原大笑着起身,拉着秦展的胳膊说,“老四,今日如果没有线索的话,明日继续!”

    秦展看着一叠全无用处的‘线索’,干笑一声说,“明日还要继续啊?!老大,你今日撒银子得来的这些线索,一点用都没有,何必浪费这个银子?”

    方原拉着他一起回沧浪亭,边行边说,“老四,你听过千金买马骨的故事没有?”

    秦展愕然瞧着方原问,“这,听过是听过,但......”

    “为了买千里马,先买千里马的马骨,自然就有人前来卖真的千里马!”

    方原打断了他的话儿,继续说,“假消息,我都愿意花二两银子来买,真消息还会远吗?”

    秦展恍然说,“原来老大是在等有人来卖真消息。哈哈!就是可惜送给那帮小杂种一,两百两银子。”

    方原冷笑说,“老四,小钱不出,大钱不入,我方原从来不做亏本的生意,等我们找出了土地情报,从那群士绅、富商身上搜刮的钱财,至少几千个两百两。”

    到了次日,方原继续在信访处门口发疯似的大肆撒银子。

    第二日,两百一十五两;

    第三日,三百六十一两。

    整整三日下来,他送出的银子已有七百两之多,一众锦衣卫见了是瞠目结舌,前来围观的老百姓更是人山人海,都想来瞧一瞧,新任的巡抚是中了什么邪,非要胡乱给银子。

    第三日发银子行动结束,方原、秦展二人刚回到沧浪亭,准备吃夜膳,却听到锦衣卫前来禀报,沧浪亭外一个人在探头探脑,要面见方原,说是有周氏的情报要私下禀报。

    方原等了三日,终于还是等到了,大笑着说,“真消息终于来了,走,老四,我们一起去瞧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