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章 第一个投诉

    一夜春风,次日清晨午,方原起身时是神清气爽,精神倍儿棒。

    小苑在身后替他穿着锦衣,低声的问,“公子喜欢么?”

    经过昨夜的缠绵,方原虽没与她发生实质性的关系,但两人的感情显是往前进了一大步,捏了捏她的粉脸儿说,“当然喜欢。”

    小苑面对他炽热的目光,还是有些羞涩,轻咬着樱唇说,“公子喜欢,今后我夜夜都这么服侍公子。”

    方原那是求之不得,正要再说话,门外秦展的声儿响起,“老大,快开门,信访信箱有投诉了。”

    今次真的是双喜临门!

    方原闻之大喜,立刻出了寝居,拉着秦展问,“是什么投诉?有没有实名?”

    秦展忙取出信访信箱里投递的书信交给了方原,“是实名,投诉的正是常熟翁氏!”

    “好!”

    方原打开了投诉的书信,是城北一个刘卫写来的,投诉的是翁家的族侄翁翔,放高利贷,逼良为娼,草菅人命。

    他正找不到兴师问罪的理由向这个富商翁氏发飙,机会就上门来了,满清帝师,是吧!老子这次要弄得你满地吃屎。

    方原立刻令秦展带了三十个锦衣卫,直冲冲的杀向了苏州城北的刘卫家。

    等方原到了刘卫家,发现这个刘卫在苏州城北开了一间纺织小作坊,看起来还算家境宽裕。

    刘卫见锦衣卫上门了,忙招呼众人进了小作坊。

    方原进了小作坊才发现,作坊里的五张织布机早已荒废许久了,并没有开工。

    他进了堂屋刚一坐定,刘卫已扑通一下向他跪了下来,泪流满面的说,“方巡抚,你要替我做主啊!我真是活不下去了!”

    方原忙拉了他起来,善言安慰说,“有话直说,我方原到苏州府来,就是替百姓做主的!”

    刘卫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方巡抚,你也见到了,我本来是开了一个纺织的小作坊,雇了几个工人,家境还算富裕,也娶了市井间小有名气的美人戚氏作夫人,一家人日子过得是美美的。”

    “但翁家的翁翔觊觎我夫人的美色,几次勾引不得,便使出了一个毒招,派牙头诓骗我去他家的赌场赌钱,再作局坑了我,害得我输光了家产,还欠下了两千两银子。我实在还不上银子,他就叫我典妻,偿还这笔银子。”

    方原知道所谓的典妻,就是明清时期的一种陋习,将妻子当作货物典押给他人,换取一种报酬的方式。这种典妻的方式起源于明朝,在清朝达到了顶峰。

    方原瞧着眼前这个赌徒刘卫,是怒其不幸,恨其不争,“所以你就将妻子典给了翁家?”

    刘卫哭丧着脸儿说,“是,典妻合约上写的是典押两年,就抵押这笔欠款。”

    方原是暗自为难,欠债还钱,天公地道,钱是刘卫自个儿输的,典妻也是刘卫自个儿同意的,就这么找上门去,也不好趁机发飙啊!

    方原又问,“然后呢?”

    刘卫大哭着说,“哪知翁翔是个畜生,不到半年就将我夫人又打又骂给折磨死了,我和父亲上门去讨说法,父亲也被他们给打了,回家后不久就死了。”

    “这算有点意思了!”

    方原又问,“你没去报官?”

    刘卫哭着说,“去告了,官字两个口,翁家在苏州府根深蒂固,我从县城到了府衙,府衙同知李肖孔与翁家是沆瀣一气,判了我夫人是自杀,我老父之死与被翁家殴打没有关连。”

    “翁家反倒诬陷我典妻只是还了那两千两欠款的利息,还欠着他们银子的本金!我老父、夫人就这么白死了不说,他们逼得我的小作坊关门歇业,要收了我的小作坊来抵债。”

    “原来同知李肖孔也牵涉在内,那就更好!”

    方原暗自沉吟,有了逼良为娼,草菅人命的由头,已足够向翁家发难了,“翁翔什么时候还会再来?”

    三日前来过,扬言要我三日内搬走,估计今、明日便会再来。”

    刘卫又担心方原会不会和同知李肖孔一样听了翁家的名头,便打起了退堂鼓,试探着问,“巡抚大人,这事儿,你敢不敢管啊?!”

    看来这个刘卫是被逼上了绝路,否则也不会去信访信箱投诉。

    方原悠悠的说,“刘老板,你去翁家,邀请翁翔上门来谈,本巡抚就在这里等着翁翔上门。”

    方原又不是傻子,绝不会听信刘卫的一面之词就偏听偏信,必须要当面向翁翔求证之后,才能决定下一步的计划。

    刘卫见他愿意亲自出马,心生希望,忙连连磕头谢恩。

    方原换上粗布衣服,冒充了刘卫的远房亲戚刘原,又令三十个锦衣卫尽数埋伏在小作坊的后堂,等候指令。

    到了下午时分,刘卫带着翁家的五、六人回了小作坊,方原则佯作恭恭敬敬的立在边上,看着这翁家的人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翁翔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满脸的阴狠之色,一看就知非是善类。

    翁翔大刺刺的坐在大厅,望着刘卫说,“说吧!什么时候搬走?”

    刘卫还未接话,边上的方原已不紧不慢的说,“翁公子,这不公道吧!”

    翁翔从未见过方原,也不知他是个什么玩意,恶狠狠的说,“什么不公道?”

    方原说道,“是翁公子觊觎刘老板的夫人戚氏的美色,在赌场给刘老板设局,引诱刘老板在赌场输了几千两银子,是吧!”

    翁翔冷冷的望着他说,“你是谁?这与你何干?”

    方原见他并没有否认,又问,“刘老板既然典妻给你,双方便应该按照合同的约定,三年后平平安安送回戚氏,可半年不到,戚氏却死在了翁家,翁公子该不该赔偿?”

    翁翔猛地起身,指着方原的面门说,“你到底是谁?”

    方原懒得去答他的话,继续问,“刘家老父上门讨公道,却被翁家打成了重伤,回家后死了,翁家又该不该赔偿?”

    翁翔脸色铁青,在苏州府连知府、同知都要给他几分面子,眼下却被方原当众揭了老底,他是老羞成怒,冲仆人使了个眼色。

    几个恶仆冲上来就将方原按倒在地。

    方原任由他们押了,仍是凛然不惧,又问,“逼死了戚氏,又打死了刘家老父,非但不赔偿,还要收了刘家唯一的小作坊。这还有没有天理、公道?”

    翁翔上前扯着方原的头发说,“就算是小爷我做的又怎么?小爷告诉你,什么是天理、公道!在苏州城,翁家就是天理,翁家的话便是公道,小爷我可以无法无天!”

    方原冷笑着说,“原来如此,老四,你记下了?”

    翁翔还以为方原已吓得傻了,却见到几十个如狼似虎的锦衣卫从后堂鱼贯而出,顿时愣在当场。

    秦展领着锦衣卫将翁翔和几个恶仆尽数的捉了。

    翁翔这才知遭了刘卫的道,却没有认出锦衣卫的飞鱼服,沉声说,“刘卫,你敢算计小爷我,我要你全家死绝!”

    方原起身整理了布衣,笑了笑说,“翁公子,你没这个机会了!老四,这个翁公子犯了什么罪?!”

    秦展令锦衣卫掏出无常簿,朗声说,“禀老大,这人犯的罪行有放高利贷,逼良为娼,草菅人命,罔顾国法。”

    翁翔察觉到其中的不对劲,怒视着方原,之前嚣张的口气也软了下来,“你们是什么人?苏州衙门的李同知与我相熟,莫要大水冲龙王庙!”

    秦展又令锦衣卫记下了一笔,“再加一条,勾结府衙官吏!”

    翁翔见苏州府衙也吓不退这些人,才知遇上了硬茬,突然想起了翁家长辈这些日子时常讨论前来江南的巡抚方原,终于回过神来,浑身颤抖不止的说,“是,是方巡抚?之前我唐突冲撞贵人,我,有眼不识泰山。”

    秦展又令人记了一条,“最后一条,殴打朝廷巡抚,目无君上。”

    方原一行自爆了身份,翁翔才知今次是闯了什么大祸,吓得是面无血色,已软瘫在地。

    秦展将记录完成的无常簿交给了方原说,“老大,你看是不是这些罪名?”

    方原简略的审阅了无常簿,又交回给了秦展,“老四,这些罪名,该判什么刑?”

    秦展想了想说,“枭首死刑。”

    方原拍了拍身上锦衣沾满的灰尘说,“好吧!带去信访处,我要公审这个可以在苏州城无法无天的翁公子!”

    秦展大声应了,令锦衣卫拖着已吓得屎尿齐出的翁翔,还有几个为虎作伥的恶仆,直接押往了设立在阊门外的信访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