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十三章 舆论战

    史可法因军务繁忙,在次日便回了南京,方原则留在扬州城休整了三日。

    三日后,狂放不羁的冒辟疆竟主动到驿馆找到了方原。

    与冒辟疆同来的,还有两个方原的老熟人,一个是桃花园主徐华,还有一个就是艳盖江南的大美人陈圆圆。

    方原对陈圆圆这种毫无内涵的大美人全然不感兴趣,与她简单的打过了招呼,便邀三人入了座,并令小苑奉上了茶水。

    冒辟疆先开口说,“方巡抚,你真是令人刮目相看,竟然真能轻松击溃梁山流寇,毫发无损的来到江南。”

    他对方原的称呼已改成了方巡抚,显然对方原的看法已大为改观。

    方原饮了一口茶水,淡淡的说,“冒公子的消息很灵通,与洞庭商帮的关系匪浅吧!”

    他轻描淡写的提及了今次的罪魁祸首洞庭商帮,试探试探冒辟疆的反应。

    冒辟疆稍稍一愣,神色不悦的说,“方巡抚,你认为我和钱谦益、翁阳那些人是一伙的?”

    他果然是没什么心机的读书人,开口就暴露了一个重要的信息,就是东林党领袖钱谦益也牵涉其中。

    “钱谦益这个老杂碎,好死不死的又凑上门来找死,那就怨不得我方原下黑手了。”

    方原暗自冷笑一声,在第一批要收拾的人员名单里又添上了钱谦益这个东林党领袖。

    方原淡淡的问,“复社不是以东林党继承者自居?”

    冒辟疆面上现出恼怒之色,怒说,“方巡抚仇视东林党是路人皆知,但,复社是复社,东林党是东林党。我冒辟疆确实与东林党的侯方域、方以智以知己论交,如果方巡抚恨屋及乌,连东林党的友人也一并仇视了,那打击面是否也太宽了。”

    陈圆圆也接口说,“方大人,若是冒公子真与东林党有勾结,何至于六次科举连个举人都没中呢?”

    方原点了点头,陈圆圆这话倒是说到了点子上,以冒辟疆的才华,但凡有一点官场背景,考不上状元,进士还情有可原,但连个举人都考不上,那就太过匪夷所思。

    看来这个冒辟疆祖上虽是官宦世家,但到了他这一辈,真是与官场的纠葛甚少。

    方原再次敬了冒辟疆一杯茶水,便直入主题,“冒公子,我今日来江南,就是整顿江南的军政事务,还有收税,收银子来的。但我还没到江南,便被那帮文人给妖魔化了,所以我希望借助冒公子,还有复社众文人之力,帮我打赢这场与东林党文人的舆论战。”

    冒辟疆沉吟说,“我们复社文人与东林党文人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成日在一起饮酒、赏诗的不少,方巡抚这是在强人所难。”

    方原正容说,“冒公子,若是你们复社文人转向我方原这边,我方原承诺,对你们必有回报。”

    冒辟疆还是有几分文人的骨气,朗声说,“我若是想做官,阮大铖招揽之时便能做官了,何须等到现在?”

    方原笑着说,“我不是给冒公子一个芝麻绿豆大的官做,而是,给你一个能彻底施展才华的机会,当永王府的长史。前两日史可法史尚书向我推荐江南大儒黄道周,我都一口回绝了,这个机会,我想留给冒公子你。”

    永王府的长史,其实就是永王朱慈炤的半个老师。崇祯将两个皇子永王、吴越王封成留都南京的藩王,其中的意味是路人皆知,就是做好了京城一旦失陷,有皇子在南京主持大局的打算。

    换句话说,永王、吴越王就是崇祯安排的除皇太子朱慈烺之外的第二、三顺位的继承人。

    能给永王朱慈炤当长史,将来的前途是不可限量,却非在南京当个芝麻绿豆官可比拟的,方原这个提议,实实在在是给了一个重用冒辟疆的机会。

    冒辟疆大吃一惊说,“方巡抚,皇太子、亲王的长史通常都是当代大儒,而我连进士的名号都没有,能当此大任?”

    方原笑了笑说,“高学历低能的人多了去,我方原用人,只重能力,不看学历。我初来江南,缺的就是江南的才俊。只要冒公子能帮我打赢这场与东林党的舆论战,不止冒公子是永王府长史,其他复社有名望青年文人,都可以入我方原麾下效力。”

    冒辟疆虽是读圣贤书的,但眼下的形势还是心知肚明的。方原是带着崇祯的尚方宝剑来江南,名义上是有总督南京四府的大权,他的许诺绝非是空头支票。

    如今方原是初来乍到,缺少江南文人的支持,才会开出这么优厚的条件招揽冒辟疆这些青年文人。若是冒辟疆等复社文人不识趣,拒绝了这个机会,方原还可以去找其他愿意投靠的江南名士。

    这个时候向方原卖身才会卖个最好的价钱,再往后,复社文人的身价只会越来越低。

    方原悠悠的饮了一口茶,等着冒辟疆最后的答复,其实他是心知肚明,冒辟疆根本没有选择。

    江南缺少的是能征惯战的猛将,而读圣贤书的名士遍地都是,在南京扔出一个石头都能砸中几个。

    自古文人大部分是没什么气节的,甚至还不如秦淮八艳的妓女有骨气。满清南下后,只要稍施恩惠,愿意投降满清的江南文人是多如牛毛;甚至八国联军打进北京城,满清皇帝仓皇出逃后,竟有数万文人冒雨前去找八国联军司令询问,会不会继续搞科举。

    连这些异国、异族人都能轻松统治这些文人,何况方原还是名正言顺带着崇祯的尚方宝剑来的。莫说冒辟疆这些复社文人,甚至只要方原愿意松口,那些眼下号称东林党,自诩怀才不遇的文人前来投靠的也能从扬州城东排到城西。

    当然以冒辟疆孤傲的读书人性子,虽然心里已认可了方原的招揽,但当面承认,却是拉不下这个脸面。

    徐华趁机打圆场说,“既然方巡抚、冒公子都有合作意向,我们就可以坐下来详谈嘛!圆圆的古筝小曲在江南时首屈一指的,不如我们边饮酒,边听小曲,如何?”

    陈圆圆也知情识趣的起身向方原盈盈行了一礼,“贱妾愿为方大人抚琴唱曲助兴。”

    冒辟疆趁机下了台阶,点了点头说,“是,方巡抚,我们边听小曲,边喝酒,圆圆不久后便要嫁入冒家,今后他人怕就是很少有这种耳福了。”

    陈圆圆都要和冒辟疆在一起了?这历史进程被改得不成样了!

    方原暗暗好笑,面上还是一本正经的说,“那还真是听一次就少一次,这个机会千万不能错过了。”

    “是谁人把奴的窗来舔破,眉儿来眼儿去,暗送秋波。怎肯把你的恩情负,欲要搂抱你,只恐人眼多。”

    陈圆圆的清唱小调响起,歌声宛如莺啼,动人心脾,方原虽然对这些古调没什么兴趣,仍是不得不承认,陈圆圆真是个令人心动的天生尤物。

    只不过,她不是方原喜欢的这口菜。

    耳里听着陈圆圆的小曲,方原的心思早已到了苏州虞山下,红豆山庄里那个英气十足、清丽脱俗,时时挂着一抹浅笑的美人人妻身上。

    等陈圆圆一曲完毕,方原的心思也从美人人妻的身上拉了回来,起身说,“徐园主,最近桃花园的生意怎么样?”

    徐华忙说,“因上次钱门学子的民乱,受了点影响。”

    方原笑了笑说,“徐园主,从此刻起,我全力支持你桃花园在苏州,甚至是南京青楼界的扩张,我要扶持你当最大的青楼老板。你有什么想法和计划,整理好了,等我到了苏州府,报给我便是。”

    徐华一听有官方的强力支持,顿时大喜过望,连连点头哈腰的说,“谢谢方大人,谢谢方大人。”

    方原坐了回去,再次品了一口茶。

    除了学堂,青楼是文人学子传播消息最灵通的地方。在学堂里,那帮文人学子还人模狗样的装正经,到了青楼则全是掏的心里话。

    控制了青楼,那就是掌握了南京地区最有效的消息源头,也控制了整个南京地区的舆论传播途径。有了徐华、冒辟疆的配合,那是要场地有场地,要刀笔有刀笔,收拾东林党那帮文人,那是事半功倍。

    至于开办报社什么的来争夺舆论,那是扯谈。除非印刷的是带重口味的八卦消息,或是黄色小报,文人、老百姓有几个人会去看中国日报,二十世纪经济报?!

    在彻底控制江南局面前,仓促兴办报纸,就会造成人心浮动,七嘴八舌的乱谈,就是自己给自己挖坑。

    这就是方原全力支持徐华在青楼领域扩张的原因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