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十章 大获全胜

    八月的天,说变就变,天空下起了瓢泼大雨,整个天地北笼罩在白茫茫的雨雾之中。

    方原一行千人在赤古台建好的简易防御工事内,稍稍躲避风雨。

    这两日间,赤古台已毁了运河上的两座木桥,一座石桥,并在离河岸五十丈处,并就地取材,用河岸边树林的木头建了一个小型的防御工事。

    三层长达一百丈的拒马,可以延缓流寇冲击,流寇必须迎着火铳、弓箭的远程射击,再逐一清除这些拦路的拒马,才可能攻到火枪手的阵地前。

    火枪手的阵地,已搭成了可供数百人躲避风雨的小型掩体。

    再往后,才是简易的指挥中心。

    方原站在指挥中心里,用望远镜向河对岸望去,密密麻麻,不计其数的梁山流寇在对岸开始安营扎寨。

    梁山流寇显然没料到方原竟会赶在雨天来临之前,全军渡过了大运河,在河对岸建立了防线,还摧毁了两百里内,仅有的三座可供大军通行的桥梁。

    梁敏无奈之下,只能下令大军在河对岸安营扎寨,与方原的一千人隔河相望,并派出了三千人沿着运河南下,前去追击载着两个小皇子,南下的一行船队。

    江南的士绅、富商派人来说,方原这一行至少带着三百万两银子,他估计大船里装载的就是金银珠宝,绝不愿轻易放过这块肥肉。

    方原放下了望远镜,转头去问景杰,“老三,你估计流寇什么时候会进攻?”

    景杰望着瓢泼大雨,说道,“此刻风雨太急,利于防御,不利进攻。流寇会等,等我们的火器被瓢泼大雨打湿,待风雨稍减,便会发动攻势。”

    方原又逐一交代任务,“景杰,一千神机营军士担任防御工事的正面防守,不能令流寇靠近!”

    “是!”

    “赤古台,骑兵营分成左右两翼,一旦战争开打,便以轻骑切断往左右翼逃窜的流寇。”

    “是!”

    “苏妹子,你的无人机战队立刻满载,进入战备状态,一旦流寇半渡,便开始攻击!”

    “是!”

    瓢泼大雨后,雨势渐渐的小了,变成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正如景杰估计的一样,运河对岸的流寇开始往运河方向移动。

    因方原之行要通过大运河南下,这一段的运河早被拉了蓄水闸,乃是一段平静的死水。整整半日的大雨,只是升高了运河的河面,而没有造成水流湍急的洪水。

    上万的流寇开始借助河岸的乔木渡河,密密麻麻的河面全是过河的流寇。

    方原一方并未趁流寇过河之时,趁机突击,而是放任他们过河。

    梁敏刚开始渡河时,还颇为谨慎,担心明军会趁着流寇渡河时截击,只派出其他非嫡系的五百流寇做试探性的渡河,先行探查明军的火力强弱。

    打先锋的五百人全无阻碍的过了河,直到在岸边集结成队,也未见明军有任何的反击措施。

    梁敏见河对岸的明军一直悄无声息,还以为明军没了火器的支援,根本不敢主动出击,胆子也大了起来,开始传令嫡系的梁山流寇也准备渡河,去抢占头功。

    五百人、一千人、两千人、五千人......

    一队队手持钢刀的流寇已站上了对岸的河堤,两个时辰里,流寇至少已过了大半,接近一万五千人。渡河的流寇军纪还算严明,并不主动攻击,而是等待后援队的集结。

    梁敏见上万流寇已集结完毕,下令分成前中后三军,五千负责进攻的前军,五千负责指挥的中军,还有五千负责压阵的后军,十五个千人队。

    方原见流寇已准备进攻,嘴角微微的上扬,沉沉的说,“开战!”

    他的开战命令一传达,担任此次攻击主力的苏红玉,立刻下令早已跃跃欲试的无人机战队,开始发动攻击。

    苏红玉的战术是将无人机战队分成两队,可以轮流进攻、装载,不给流寇任何喘息的机会。

    一排二十五架的无人机腾空而起,以雁行的阵型向流寇呼啸而去。

    这些流寇何曾见过这种怪鸟,纷纷仰头观望。

    苏红玉的无人机战队飞到了河岸集结的流寇上空,直接开仓,抛出装载着金属钠和煤油的小铁皮桶。

    二十个小铁桶砸在前军五千列阵的流寇军阵中,还未等流寇回过神来,被雨水冲洗的金属钠,便发生了剧烈的反应。

    “轰轰轰!”

    千人军阵里,爆出了冲天的火龙,至少五百人被飞溅的火星、煤油烧个正着,惨叫连连。

    中间两个千人队的流寇完全不知这火是怎么生起的,大吃一惊,四散而开,军不成军,阵不成阵。

    梁敏还算头脑冷静,立刻下令众流寇稳住阵脚,分出左右翼未受到火势波及的两个千人队开始进攻方原的防御阵地。

    他再分出三百弓箭手队,开始对无人机进行弓箭反击。但无人机的飞行高度达到二十丈,早超过了流寇弓箭的射程,这一轮弓箭并未对无人机战队造成任何的损失。

    首波进攻的无人机战队平安返航,第二波装载着电石的无人机战队紧接着升空而起,进入攻击状态。

    这一轮的攻击目标,是前军还能列阵的千人队。

    无人机将几百公斤的电石一抛下去,借助之前煤油的火势,掀起了更剧烈的爆炸,流寇前军的三个千人队已尽数受到波及,烧伤、烧死者不计其数。

    攻打方原防御阵地的两个千人队的流寇,刚走到第一个拒马前,已进入神机营火铳的射击范围,“噼噼啪啪!”,一阵枪声响起,便被打倒了一百余人。

    景杰指挥着一千神机营军士,排成五段击的阵型,每一队两百人,三队装填,两队轮流射击。五段击的阵型,是经过后世验证,火铳能达到无间隙射击的最合理的阵型。

    冲锋的流寇不敢强行越过拒马,只能躲在拒马后以弓箭还击。

    射击的神机营军士个个都穿了方原配发的防爆装备,流寇的反击虽是箭如雨下,却无法造成较大的伤亡。

    双方就这么隔了三层拒马,以弓箭、火铳,齐齐对射。

    三轮对射之后,负责进攻的两千流寇拼着损失了数百人,也只越过了第一道拒马。再往前进攻,神机营火铳的准星更准,威力更大,堪堪攻到第二道拒马前,便被打得难以寸进。

    发动攻势的流寇狼狈的借着拒马的掩护,匍匐在地,不敢再往前冲锋,更不敢逃走。

    因为后方惨叫声冲霄而起,入目全是大火,逃回去是比往前冲更为可怕的一种选择。

    梁敏本以为明军的火器经过大雨的洗礼后,已发挥不出巨大的威力,区区一、两千人,纵然有防御阵地,也能强行突破,将这一行明军杀得鸡犬不留。

    哪知明军竟然使出了比火炮、火铳更有威力的怪鸟和燃烧弹。这种燃烧弹竟然还能在雨天使用,吓得他是目瞪口呆。

    “轰轰轰轰!”

    无人机的第四轮攻势结束后,流寇前军的五个千人队,包括正在进攻的两个千人队,已被打得溃不成军,整个战场已陷入一片熊熊的火海。

    被火烧了的流寇纷纷往后逃窜,想跳进运河里扑灭身上的大火。但这么一逃,不仅打乱了中军五个千人队的阵型,更惊得众人是军心、斗志全无。

    梁敏不甘心就这么认输,忙指挥中军的五个千人队投入战场,准备再次发动攻势,只要能攻下明军的工事,就能反败为胜。

    方原的无人机战队根本就不会给他这个机会,他进攻的命令还未传达出去,数不清的无人机已凌空飞至,再次投下了致命的煤油、钠块、电石,将中军也拖入了战火之中。

    至此,整个运河河岸已是处处烽火,前军、中军的一万流寇还没摸到明军的一根毛,就已经被烧得人仰马翻,溃不成军。

    数不清的流寇开始往运河里冲去,希望能借助河水,熄灭周身的火烧,因大雨过后,运河水位大涨,跳进河里的流寇不会游泳的,淹死者无数。

    今日的战局太过诡异,已完全超出了梁敏的认知,再战下去,渡河的流寇肯定会被全歼,无一人生还。

    梁敏当机立断下达了撤退的军令,后军的流寇如遇大赦,后军五个千人队的流寇立刻坐着渡河时的木筏,或是抱着渡河的乔木,往运河那方逃去,远离眼前这个地狱式的战场。

    中军、前军的残余流寇逃不到河边,抢不到渡河器具的,便发疯似的往左右翼溃逃。

    后军这些争相渡河的流寇却不知,死神正在一步步朝他们逼近。

    苏红玉的无人机战队根本不会给他们渡河逃跑的机会,在他们渡过一小半的时候,无人机已成一字型轮番凌空飞至,数百公斤的钠块、煤油、电石抛洒在河中。

    因河水的水量充沛,与金属钠、电石的化学反应更为彻底,河里顿时成了一条条流动的火龙,席卷了整个河面。

    因化学反应充分,氢气的浓度已达到了爆炸的数值。

    “轰轰轰!”

    河面传来震耳欲聋的巨响,氢气爆炸的威力非同凡响,渡河逃亡的后军流寇,尽数被火龙给彻底吞噬,惨叫声响彻云霄,只有一,两百水性极好的能潜水逃生,余下的无一生还。

    赤古台的左右翼骑兵早已在左右翼严阵以待,直接抄两翼断了流寇的逃往路线。

    因在雨天,火铳还不如马刀、弓箭好使,赤古台的骑兵便收了火铳,直接以弓箭射击、马刀砍杀。

    一阵密集的箭雨后,赤古台的骑兵杀进了溃散的流寇人堆里,便犹如饿狼入了羊圈,左杀右砍,当者披靡,往左右翼溃逃的流寇又被重新压回了熊熊烈火的战场。

    河对岸还未渡河的流寇,吓得是丢了三魂七魄,哪里还敢在有如地狱的战场久呆,飞也似的逃命去了。

    至此,战争只进行了两个时辰,一万多渡河的流寇,除去被烧死、炸死,在河里淹死的三千人,重伤的五千人,余下的四、五千人已被彻底的断了退路,被压缩在河岸还未被烈火波及的一隅。

    “突突突突突!”

    五十架无人机再次出现在众流寇的头顶。

    这些流寇军心、斗志全无,眼见催命的燃烧弹又要投下,一个个吓得哭天喊地,声嘶俱裂,已成了数千待宰的羔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