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十九章 化学战争

    方原打开了万能的淘宝系统。

    他穿越前至少是个211本科毕业,虽然没从事化工方面的工作,但基本的化学知识还是相当扎实的。

    雨战中,不止会影响霹雳火铳的射击,也会影响火炮的威力。火炮的火药、铅弹在雨天是不易爆炸的,即便偶尔能爆炸,威力也会大大减弱。

    但有些工业化工品,遇水是会产生强烈爆炸的,比如说工业金属钠,比如说电石,比如说金属锂,这些活跃性极强的金属遇水会产生强烈的爆炸。

    工业金属钠,只能保存在煤油里,大量的金属钠遇水爆炸后,再借助煤油的燃烧性,足以在水面,地面上形成了一片火海,而且这种煤油的大火,绝不是雨水能浇灭的,直到燃烧殆尽才会熄灭;

    比如说电石,遇水会产生爆燃气体乙炔,产生爆燃;

    再比如说金属锂,遇水不仅会爆炸,还会产生大量的氢气,单位空间内的氢气密度达到了一定浓度,遇上明火,便会产生威力猛烈的氢气爆炸。

    方原的想法是大量在淘宝系统上采购这三种工业金属,由无人机战队在战场上混合使用,产生的威力已足以匹敌火炮营的火炮,彻底摧毁这支流寇的战力和斗志。

    最关键的是,这些工业金属的价格并不昂贵,买上几吨也花不了多少银子,其实要比火炮战的成本低多了。

    梁山流寇想在雨天打仗,却是打错了算盘,因为方原比他们更想雨战。

    方原在淘宝上仔细比对了金属钠、电石、金属锂的报价,其中金属钠大约是2.5万/吨,金属锂是13万/吨,电石是3000元/吨。

    金属锂的成本太高,方原选择了放弃;

    金属钠与水反应能生成氢氧化钠和氢气,价格要低了数倍不止;

    而电石与水反应能生成爆燃性气体乙炔,而且价格还是白菜价,自然是首选。

    方原考虑了半个时辰,决定购买一吨的金属钠,五吨的电石,用于此次剿灭流寇的作战。

    现在的无人机战队只有二十架无人机,方原为了达到震慑流寇的效果,又狠心的咬了咬牙,花了五万两银子购买了三十架最新型防水的无人机,凑足了五十架的战队编制。

    无人机一次装载量是20KG左右,出击一次,能投掷一吨的金属钠或电石,今次购买的六顿金属钠、电石,已足以供无人机战队六到十次次出击所用。

    方原几乎可以想象如此庞大的无人机战队,铺天盖地的杀向梁山流寇,这群流寇吓得魂飞魄散的场景。

    他在淘宝上与出售金属钠、电石的化工经销商协商,将一吨的金属钠,分散成10KG的金属钠,10KG的煤油,混装成一个铁皮小桶,一共分100桶发货。

    方原这次的采购金额只有4万元左右,在工业制品采购的客户里算是一个小客户,却提出这么复杂的包装要求,商户是不情不愿,再三推脱。

    无奈之下,方原只能再多支付5000元的包装费,商户这才同意按照他的包装要求发货。

    方原在系统的代金卷有5.3万元,再加上采购三十架无人机,商家再次赠送了3万元的代金卷,系统的代金卷有8.3万元。

    他使用4.5万元的代金卷,支付了今次购买化工金属的费用,而且还没有花费一两银子的运费。他估计奸商系统没能收到他的运费,会气得吹胡子瞪眼,但系统规则的漏洞是不钻白不钻。

    接下来的一日,赤古台率军去了前方摧毁桥梁,还有在方原预设的战场布置简易的防御工事去了。

    李宗泽的火炮营则将数十门火炮全搬上了船,遵照方原的指示,十余艘租借来的商船,在运河里加速前行,尽快的脱离战场。

    方原一行人一路南行,到了黄昏时分,他购买的100个小铁皮桶的金属钠,还有用大铁皮桶包装的五吨电石终于到货了。

    这些工业金属都是易燃易爆品,方原是加倍小心的储藏,令人在运输的牛车上,专门搭上了防雨防潮的麻布,裹了数层。

    景杰、苏红玉愕然看着眼前的一百个铁皮筒子,完全不知方原在闹什么玄虚。

    方原令人搬出一个铁皮小桶,打开了盖子,露出里面浸在煤油里的金属钠。

    煤油就是火油,这个味儿,景杰还是知晓的,但在煤油里黑乎乎的一块银白色,似足了银条的金属钠,却不知是何物。

    方原令军士抬着20KG的小铁皮桶,还有10KG的电石,与二人一起到了河边,直接令军士将铁皮桶里的金属钠和煤油一起倒入了运河里。

    10KG重的金属钠一遇水,立刻产生了剧烈的反应,冒出了白烟。

    “轰!”

    金属钠发出一声巨响,发生了剧烈爆炸,爆炸激起了巨大的水花。

    继而火光四起,大火遇上漂浮在水面的煤油,在水面熊熊燃烧起来,宛如一条火龙在运河的水面上腾升、舞动。

    方原再令军士将电石也抛了下去,本是燃烧的火龙腾空而起,火势越发的剧烈。

    “轰轰轰!”

    金属钠、电石与水充分的反应,产生了大量的氢气,氢气浓度陡然升高,再遇上熊熊烧燃的火焰,立刻引发更为剧烈的爆炸。

    震耳欲聋的响声响起,混合着火油的水花抛洒而起,将岸边不远的方原几人浇成了落汤鸡。

    一个军士被激起的火星点燃了衣服,吓得忙用麻布给扑灭了。

    方原等人后退了十丈,避免被火光波及。

    河面上的爆炸还在持续,直到几声响后,才渐渐减弱,消失无踪。

    景杰、苏红玉二人看得是瞠目结舌,煤油、银条能在水里自动燃烧,他们还是第一次见识到。

    这么恐怖的爆炸,他们更是闻所未闻,所谓红夷大炮的炮弹也没这么大的爆炸力。这简直就等于是数十门能在雨中开炮的红夷大炮同时炮击,威力之大,不想而知。

    苏红玉愕然问,“老大,这是什么妖术啊?!”

    方原暂时也没空与他们普及化学知识,只是简单的解释说,“这不是妖术,而是这种特殊的银条遇水就会爆炸燃烧,若是在雨天,用无人机抛洒这种混着火油的银条,有没有胜算呢?”

    苏红玉见了这种威力的爆炸和燃烧,自然是信心十足,欣喜的说,“老大,当然是十足的把握!”

    景杰是战场老鸟,一眼就能看出战场的胜负之势,若是以无人机战队抛洒在进攻的流寇身上,毫无疑问是一场一边倒的屠杀。

    他自知之前因见识太过浅薄,而一直与方原唱反调作对,生出了深深的愧疚,“老大,那日我......”

    方原制止了他后面的话儿,笑着说,“老三,我或许也有思虑不到的地方,今后该说的话儿还得说,所谓兼听则明嘛!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