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十八章 招安

    众人瞠目结舌的望着方原,不知在这个双方剑拔弩张,即将刺刀见红的关头,凭的就是真刀真枪的开干,他还异想天开的使什么计谋。

    方原见众人都是一脸茫然,更多的则是不满,不满他的磨磨唧唧,便耐心的解释说,“我早听闻山东梁山的流寇李青山,曾经也是想仿效小说里的宋江,向朝廷招安的,也面见过周延儒,却被周延儒给诓骗了,最终才被剿灭。”

    景杰见他竟然还有招安这股流寇的想法,忙反驳说,“老大,这个我也听闻过,但自从李青山兵败被凌迟处死后,这股梁山流寇早与朝廷势不两立,成了生死之敌,何必还要冒险费这个心思?”

    方原反问众人说,“我们打仗的目的是什么?”

    赤古台大声说,“当然是为了打胜仗,分钱分粮分女人啊!”

    方原失笑说,“什么才叫胜仗?若是空耗钱粮,损失兵力,只是剿灭了流寇,却没有半点获益,这种仗能不能叫胜仗?朝廷剿流寇,花了银子,死了军士,流寇却越剿越多,就是这个理。”

    景杰有些明白方原的心思,就是要降服这支梁山流寇以充实玄甲军的兵力,但他仍是对这些流寇的忠诚度心有顾忌,坚决反对说,“老大,你不会是想现在去招安这支梁山流寇吧!眼下纵然能招安,也必须花费大量的银子去安抚,若是遇上张献忠那种反复无常的小人,白花了银子,还是后患无穷。”

    方原沉声说,“老三,谁说我要现在去招安的?谈下来的,始终不如打下来的来得稳当。张献忠之所以敢反复叛变,只是因为他的主力并未受到重创,所以有叛变的资本。”

    他环视众人一周,不紧不慢的说,“打,肯定是要打的,还要狠狠的打,不将这帮流寇给打服了,他们会诚心接受招安?!只是,我的打法与各位的想法略有不同。按照各位的想法,玄甲军的八百骑兵直接冲击,面对两万流寇的合击,纵然能打胜,这一战会损失多少匹战马,多少玄甲军军士,多少霹雳火铳,多少防爆装备?”

    他见众人都是默然不语,又继续说,“且不说面对两万搏命的流寇能不能打胜,纵然能胜,这些流寇是亦兵亦民,若是一败散,难道我们还要一个山头一个山头去招降?钱粮花了,装备损失了,军士死了,玄甲军的实力却没有半点增强,反而加速的削弱。这种战损的战争,和之前明军剿寇的所谓‘捷报’有什么区别?如果这也能算是胜仗,那我永远不打这种胜仗。”

    这支玄甲军是方原花费了巨资精心打造出来的宝贝疙瘩,而流寇却是杀之不尽的,今日杀了,明日一旦有风吹草动,便会春风吹又生。

    他是绝舍不得令玄甲军去战场上和源源不绝的流寇硬抗,造成不必要的伤亡。

    景杰若有所思的问,“老大,你的想法是?”

    “我要以最小的代价将这群流寇的主力逼入必死之地,令他们不得不老老实实的投降,为我所用!”

    方原领着众人出了军帐,纵马骑行了一里路,到了京杭大运河的河边,指着脚下的京杭大运河说,“要将流寇逼入死地,我们就要先过石桥渡河到对岸去,然后毁了石桥。这帮流寇必然会渡河来追击,我们便半渡而击,用火炮和无人机战队切断流寇渡河部队和后援部队的联系,这么一来,渡河的流寇就入了必死之地,必然会向我臣服。”

    景杰凝视着月光照射下的京杭大运河,仔细思索了方原的战略,却发现其中还有一个最大的漏洞,“老大,梁敏既然在等雨天到来,若天不下雨,肯定不会冒险的渡河追击。若天要下了雨,我们的火铳、火炮威力会大大削弱,怎么能将流寇切为两断?又怎么击溃渡河追击的流寇?”

    这点方原早已成竹在胸,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说,“雨天有雨天的战法,梁敏自以为谨慎,却不知他犯的最大的失误,就是误判了我方原。在雨天作战,他只会败得更快更惨!”

    以景杰的见识,他根本不知在雨天,以火器见长的明军怎么会令梁敏败得更快更惨,但自他与方原相识起,方原的新玩意就层出不穷,今次也不知能使出什么令人瞠目结舌的手段,只能选择了默不作声。

    方原转过头去问负责侦查敌情的赤古台,“赤古台,前方能供大军渡河的桥梁有多少?”

    赤古台招来了身边的军士问了问,便回答说,“前方一、两百里内有三座可以供大军渡河的桥梁,两座是木桥,一座是大石桥。”

    方原又问,“在山东境内大运河的河水深浅如何?”

    这个问却是生在北疆的赤古台回答不了的,稍有见识的景杰说,“大运河主河段是在扬州、苏州、杭州,江南地段因是天然的河床,水流较深;而山东南段的运河,大部分是靠人工挖掘的,河床较浅,丰水期估计有一丈左右米,枯水期还时常断流,必须经过船闸的蓄水才能通行。”

    他望了望眼前的大运河,又说,“如今丰水期即将到来,我估摸着这段河水的深度,也就半丈左右,无须船只,也能涉水而过。所以老大,我们的火炮,无人机根本截不断溃逃的流寇。”

    景杰苦口婆心的劝说,仍是想方原放弃不切实际的幻想,直接与流寇真刀真枪的开打。

    方原对他的劝说不置可否,沉声说,“赤古台,你领三百骑去将两座木桥烧毁,在石桥对岸修筑一道能遮风挡雨的防御工事,两日内必须完成!”

    赤古台大声应诺,因方原只给了两日的时间,任务紧急,再耽搁不得,急匆匆的策马回了军帐,开始点兵出发。

    李宗泽磨拳擦掌的跃跃欲试,“方大人,这次轮到我们火炮营立功了吧!”

    方原摇了摇头说,“在雨天,火炮的威力会大减,今次火炮营的任务就是上船,配合秦展的锦衣卫护卫小皇子、汤若望这些火炮专家快速脱离战场。若有追击船队的流寇,便用火炮轰退。”

    李宗泽见这次是个不痛不痒的护卫任务,满脸的失望,但军令难违,只能拱手领命。

    方原又瞧着苏红玉说,“苏妹子,这次轮到你们无人机战队立大功了。”

    之前的几次大战,赤古台的骑兵营,李宗泽的火炮营都得了首功,分了不少奖赏的银子,玄甲军里唯有无人机战队只担任过策应的任务,还没立过首功。

    玄甲军是以军功给银子,无人机战队没得过大笔的赏银,战队里是怨声四起,已有不少人向苏红玉提出要转到骑兵营、火炮营。

    这次方原终于将立功的机会交给了无人机战队,身为无人机统领的苏红玉是欣喜过往,忙问,“老大,这次无人机战队该怎么打?”

    她是跟着景杰的称呼,也认方原当了老大。

    方原笑了笑说,“我随军还带来些利于雨战的宝贝,明日,我会告诉你详细的战法。”

    他又瞧了瞧欲言又止的景杰,笑着说,“老三,赤古台的骑兵出发后,你的一千神机营担任全军护卫的工作,切记加强警备,莫要被流寇有机可趁。”

    一行人回到了军营,方原独自留在军帐里休息,景杰的反对他是看在眼里,也知道景杰的忠心耿耿。

    但,景杰的眼界限制了他的战场想象力,雨战其实有雨战的打法,这就必须借助万能的淘宝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