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十七章 梁山流寇

    五日后,景杰一行人终于抵达了河间县,随行而来的,是扩编之后,训练成军的新式陆军。

    赤古台统领的骑兵营有火枪骑兵八百人,其中蒙古骑兵五百人,汉人骑兵三百人,霹雳火铳八百支,其他从神机营领出的三眼铳一千支、鸟铳一千支,五雷神机一百支,再加上新近采购的战马,战马已达到了两千匹,每个骑兵营军士都配备了整套的防爆装备;

    李宗泽的炮兵营一百五十人,订购的红夷大炮只交货了1门,其他的中小火炮共40门,从武库司领出的火药、铅弹不计其数;

    苏红玉的无人机战队五十人,装备有无人机二十架。

    方原与景杰等人稍作商议,决定将新式陆军更名为‘玄甲军’,因为大部分军士都配备了黑色的防爆装备,便取名玄甲。

    除了这支一千人的新式陆军,方原一行还有一千神机营军士,一千锦衣卫,共三千军士。

    方原告知了众人,进入山东境内,会有梁山流寇两万前来突袭的消息。

    赤古台根本不将这些流寇放在眼里,大笑着说,“区区流寇算什么鸟?骑兵营一冲就溃不成军。”

    景杰却没有赤古台的乐观,提出了谨慎的建议,“我们对流寇的情况是一无所知,进入山东地界后,切不能大意,多派骑兵侦查,先摸清梁山流寇的底细,再制定相应的作战方案。”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进入了山东的济南府,镇守山东的刘泽清勉强派出了五百军士,似监视、似护卫的,护送众人离开济南府。

    进入济南府,方原安排了随行军士沿着京杭大运河南下,令秦展专门率一千锦衣卫护卫两个皇子,汤若望招来的一些佛朗机,大明的火炮、冶金专家,苏红玉的无人机战队,坐着官府的官船沿河南下。

    景杰率一千神机营,李宗泽的火炮营,赤古台的火枪骑兵营则负责在大运河的外围警戒。

    在济南府行进了十日,方原日夜加强了巡逻,更派出了数队侦查骑兵外出侦查,在方圆两百里内,并未发现半点流寇的踪影。

    十二日后,方原一行人离开了济南府,到了兖州府境内,只要过了兖州府,便能抵达留都南京的地界。

    刚一进入兖州府,方原派出的侦察骑兵就发现了流寇的踪迹,有三、五股几十人小队的流寇,吊在方原大军背后五十里远。

    方原对流寇的作战方式比较陌生,没看明白这些流寇的用意,便找来景杰询问,“这些流寇打也不打,跟着我们做什么?”

    景杰所在的天雄军旧部常年与流寇作战,深知流寇的作战方式,便说,“老大,流寇的组织不比正规军队,没有严格的编制,通常是由一个小头目率领几百人的小寇,四散劫掠。若遇到战略性决战,才会拥戴一个共同的首领,统一御敌。”

    经他一提醒,方原恍然说,“也就是说,和水浒传中一样,整个山东地区的流寇,平时其实是分散在诸如梁山、少华山、桃花山、二龙山之类的山头,李青山、梁敏只是类似于宋江那样选举出的大头目,只有强敌到来时,才会聚集在一起共同迎敌。”

    水浒传成书于明初,在明朝早已流传已久,景杰点了点头说,“是,跟踪我们的几股流寇,其实是分属不同山头、派系,分别来探听我们虚实,真正的大队流寇,或许正从山东各府的山头赶来。”

    赤古台不耐烦的说,“这些小股流寇就像苍蝇一样,围着我嗡嗡的叫,烦也烦死了,我先去宰几百人练练手,打散了他们。”

    方原制止了他的冲动,又说,“打散了他们,其他流寇被吓走了怎么办?”

    赤古台愕然望着他,不解说,“吓走了不是更好?”

    景杰心领神会的说,“老大是想借此战立威,彻底剿灭这支流寇。吓跑了他们,我们还要逐一上门去剿灭。让他们集结在一起,就能一战定胜负!”

    方原说道,“我倒要瞧一瞧,这个梁山流寇梁敏能玩出什么花样来。赤古台,你派骑兵去侦察时,还要点清聚集流寇的人数,才能估计他们出击的时间。”

    方原一行人再行七日,赤古台派去侦查的骑兵回报,确实如方原、景杰的估计,随后跟踪的流寇已由之前的三、五股,变成了十余股,每一股的流寇数也较之前有了明显增加,大股的有上千人,小股的也有三、五百人。

    据估算,此时在大运河右岸聚集的流民已有一、两万之多。

    最大的一支流寇有三千人,打的旗号是个大大的‘梁’字,不用说这支最大的流寇就是梁山流寇推选出的大首领梁敏了。

    方原、景杰一行人再行商议对策。

    景杰凭着以往的经验,做出了准确的判断,“老大,我估计流寇已集结完成,应该快出击了。”

    方原沉吟着问,“既然集结完成,大头目梁敏也已到了,他们为什么还不出击?在等什么呢?”

    赤古台不屑的说,“或许是怕死,谁也不想第一个冲上来送死吧!”

    方原赞同了他的说法,自己这一行摆明了是个硬茬,先冲上来的必然是送死,流寇会有犹豫也在情理之中。

    景杰却摇了摇头说,“老大,流寇十之**是亡命之徒,不会怕死。何况谁打头仗,完全可以抽签来决定,不需要迁延时日。”

    方原微微一怔,以景杰的经验,判断果然更为精准,便问,“他们还不出击,在等什么呢?”

    景杰也不答方原的话,走到军帐外,朝着乌云密布的天空看了半晌,急匆匆的回到了军帐之内,向方原禀报说,“老大,再过两日就会有风雨的气象。我们的军士作战以火铳为主,在雨天,这些火铳会丧失射击的功能。这些流寇正是看了天象,准备在雨天与我们开战!”

    方原一愣,流寇竟然研究透了明军的作战方式,还会看天象,选择对明军极端不利,而有利流寇冷兵器作战的气候条件开战,看来这个梁敏还真是不简单,绝非寻常劫掠的流寇。

    赤古台抽出了腰刀,朗声说,“既然如此,我们还等什么,趁着没到雨天,主动出击,给我两日,我就能彻底击溃这些流寇!”

    景杰也赞同赤古台的作战方案,“老大,先发制人,后发制于人,不能再等,立刻下令开战吧!”

    李宗泽也说,“趁着夜色出击,先让老子轰他们几十炮,炸他个人肉横飞再说!”

    众人是齐齐请战,士气高昂,方原却是神色凝重,在军帐里来回的踱着步,若有所思。

    赤古台是个火爆性子,见方原临战还在犹豫不决,不耐烦的说,“萨满神使,开战吧!”

    景杰也赞同立刻开战的做法,“老大,大雨说来就来,不能再耽搁!一旦到了雨天,我们就被动挨打,纵然能制胜也会损失惨重。”

    在众人的催促声中,方原突地止步,双手按着军帐的帅桌,沉声说,“慢着,稍安勿躁,我还有个法子能破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