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十五章 放荡不羁

    河间府治所河间县

    经过十日的行进,方原率领的锦衣卫、神机营,护送载着永王朱慈炤、吴越王朱慈焕两个皇子的马车,进入了河间县城的驿馆。

    河间县是方原与景杰一行人约定好的汇合地点,景杰他们从大同那边千里迢迢的赶来,还没有到河间县。

    方原决定先在河间县停留数日,稍作休整。

    他安排秦展布置好护卫工作,尤其是两个小皇子的安全,必须确保万无一失。

    朱慈炤、朱慈焕两个皇子成日就纠缠着方原,追问母亲田贵妃的生死,方原暗自黯然,照行程来看,田贵妃应该已在京城去世了。

    这个母亲为了两个儿子的前途,竟然强忍着连最后一面也不愿再见,这份母爱的伟大,令方原深深的动容。

    面对两个皇子的纠缠,方原也很是无奈,只能稍加安慰,应承两兄弟会派人前去京城打探消息。

    “老师,江南什么最好玩啊?!”

    “水乡景色,还有江南园林吧!”

    “老师,不对,我在皇宫听讲官说,江南最好玩的是扬州瘦马。”

    “......”

    “老师,都说大同婆姨的妙处是重门叠户,什么是重门叠户啊?!”

    “......”

    因出行太匆忙,两个皇子虽然封了王,崇祯却没有给两个小皇子王府长史,官吏的配置,教导皇子的责任暂时全落到了方原的头上。

    方原被两个皇子折腾得是彻底无语,这尼玛皇宫讲官成日给两个未成年的皇子讲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看来这帮崇祯邀请来廷讲的狗屁讲官,当着崇祯面是道貌岸然,背着却是另一个鸟样,将崇祯的那些皇子都教成了什么样?

    田贵妃,你的两个皇子这么牛,我何德何能能当他们的老师?我都想拜他们为师!

    方原只能装出为人师表的样儿,故意板起脸说,“两个小屁孩,毛都没长齐,问什么问?能不能问点典史经籍?”

    “好啊!老师,‘人皆曰:予知。择乎中庸,而不能期月守也’。这话怎么解?”

    “......”

    “老师,子曰:‘素隐行怪,后世有述焉。吾弗为之矣’,这句又怎么解?”

    “......”

    方原对四书五经几乎是一窍不通,连这几句是出自什么典籍都不知道,只能佯作恼怒的说,“连这么简单的典故都不知道,先罚抄二十次。”

    他趁着两个皇子罚抄的机会,偷偷溜去后院找度娘,查出是中庸里的两句,忙背熟了解析,装作做样的回去给两个皇子做了解释。

    这十日间,方原被两个皇子折腾得欲哭无泪,又不能冲着两个少不更事的皇子发火,正在郁闷万分。

    将他的烦恼看在眼里的小苑突然毛遂自荐的说,“公子是心怀天下的,和两个皇子根本就说不到一路去,还是由我来照看他们吧!我和他们是同龄人,总要容易沟通些。”

    方原心中一喜,小苑年方十二、三岁,说来与两个小皇子是同龄人,算是个大姐姐,由她去管教那两个皇子是再好不过。他像是找到了救星,忙说,“你愿去那是最好不过,我就脱离苦海了。”

    方原立刻安排小苑去照顾两个皇子,自己则趁机脱身。

    他在河间县等了五日,没等到景杰一行人,却等来了一个很久未见的老熟人,桃花园的园主徐华。

    “这个徐华来河间府找自己做什么?”

    方原看着风尘仆仆,只有满脸肥肉不减当初的徐华,愕然问,“徐园主,难道陈圆圆又走丢了,这找人都找到河间府来了?”

    徐华见了他是连连点头哈腰的赔笑,“方大人,圆圆她好好的在桃花园呢!这一趟我是专程来见你,叙叙旧。”

    放着偌大的桃花园生意不管,千里迢迢的来到河间府,方原信他个鬼的叙旧,不悦说,“徐老板,你送的小苑,我是由衷的谢你,我们之间不分彼此,有话直说吧!”

    徐华可说是苏州青楼圈子里打滚的人物,也是受过方原恩惠,心有默契的。青楼圈子是消息传播最灵通的地方,方原对他善言相待,也是估计着将来肯定有能用上他的地方。

    徐华能与方原这种即将在江南大展拳脚的贵人拉上关系,感激的连连作揖说,“其实,此行不止我一人前来,还带来了一个贵客。”

    方原望了望他,单身一人,哪儿来的什么贵客?

    “这个徐华不会是为了拉拢我,将陈圆圆送上门来了吧!”

    方原不禁暗自揣度,讶然问道,“徐园主,贵客呢?”

    徐华忙尴尬的笑了笑说,“这个贵客不愿上门拜见,要方大人亲自去见。”

    “什么贵客,架子倒不小!”

    方原稍稍一愣,还未说话,秦展已拔出了明晃晃的绣春刀,冰冷的刀锋比在徐华脖子上,厉声说,“放屁!我老大是四府巡抚,就是苏州府知府也要来拜见,什么狗玩意敢在我老大面前装大?”

    徐华被他刀架在脖子上,吓得脸色苍白,连声说,“这,这,与我无关,是这个贵客说有关系到方大人安危的要紧事要来通报,我也是陪着来的啊!”

    方原面色平静,却没有秦展的恼怒,心里生出了深深的好奇,“到底是个什么人物,敢在他面前来装蒜?还有,什么关系到我安危的要紧事?”

    他制止了秦展的粗暴,朝着惊慌失措的徐华仍是满脸的和颜悦色,“徐园主,贵客如今在哪儿呢?”

    徐华忙说,“在,在驿馆外的酒肆。”

    反正就是挪挪步子的事,方原也想见识见识这个所谓的贵客是有真才实学,还是来装大尾巴狼的,便起身整理了锦衣说,“徐园主,带路吧!”

    方原,还有随行护卫的五十个锦衣卫出了驿馆,跟着徐华到了对门的酒肆。

    酒肆里是空空荡荡,除了酒肆老板、伙计,就只有一人,身着文人装束,披头散发的斜支在桌子前,不时的仰头饮着酒。

    方原走近一看,这人比自己年龄要大上一些,和崇祯差不多大小,却是生得面如冠玉,举止放荡不羁间透着潇洒、从容,是个十足的中青年帅哥。

    方原刚一走近,那人已举着酒杯,手指着方原面门说,“方屠子,来,和我喝一杯。”

    “方屠子是什么鬼?”

    方原愣了愣,还未回过神来,秦展已拔刀而上,呵斥说,“大胆!四爷我劈了你这酒癫子。”

    方原也有些暗暗生怒,但要打也要探清了这人的来头和本事后再说,便强行将秦展拦了下来,面不动容的坐到了那人的桌子前,“方原何时成了方屠子,还请阁下解惑。”

    那人满身的酒气,看着方原的眼神里全是讥讽,“你难道不知,方屠子的名声早传遍了扬州、苏州、松江、常州四府,都在说你吃男婴肉,喝童女的经血,还吃屎尿,哈哈哈!”

    这些胡编乱造的谣言,令方原是怒上心头。

    火爆脾气的秦展更是怒不可遏,怒喝说,“老大,我们去江南劈了这帮满口喷粪的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