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十二章 二子封藩

    方原在家里休息了两日,崇祯皇帝终于派人招他前去宫后苑面圣。

    宫后苑就是御花园,在坤宁宫背后,皇城最北端,坤宁宫在明朝是后宫皇后的住所。

    宫后苑本属于后宫妃嫔休闲的处所,朝臣是不能进入宫后苑。

    崇祯愿意在宫后苑召见方原,就是将他当做了家人。

    方原在王承恩的带领下,在宫后苑的浮碧亭见到了崇祯,与崇祯一同在浮碧亭里乘凉的,还有曾有一面之缘的周皇后。

    方原一见周皇后在,便知今日又免不了一番口舌之争,事关皇太子朱慈烺前去江南避难的紧要事,这个周皇后肯定会寸步不让。

    方原入了浮碧亭,拱手作揖,冲崇祯、周皇后行了礼。

    崇祯令方原在蒲团上坐了,周皇后又令宫女上了瓜果,糕点。

    方原吃了几口糕点,心有牵挂,食不甘味,忍不住问,“陛下招臣前来,有何要事?”

    崇祯侧眼瞧了瞧周皇后,说道,“方原,你前些日子与朕提过派人前去经营江南一事,朕的内阁、群臣,还有皇后都提议皇太子前去是最佳人选,你是什么想法?”

    方原缓缓的说,“陛下派出皇子前去,那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既能彰显皇家威仪,更能令江南群臣有所忌惮。”

    崇祯一愣,未曾料到方原是这么个说法,“方原,你认为该派朕的皇子前去江南?”

    周皇后也是双眸一亮,忙问,“陛下,方原也认为应该派太子前去江南。我提议,由太子前去江南,再派方原一同前去辅佐,便是两全其美之策。”

    周皇后提出太子、方原同去江南的建议,已算是对方原的妥协、让步,就是想要换取方原支持她派太子去南方的安排。

    但方原却有自个儿的打算,他打心眼里是不想牵涉到与周皇后、皇太子的争斗之中。

    但田贵妃的血书盟誓在前,他必须要为四皇子、五皇子谋个前程。

    纵然抛开田贵妃的血书盟誓,带朱慈烺,还是朱慈炤、朱慈焕前去江南,优势劣势两相对比,是一目了然。

    皇太子朱慈烺的背后站着庞大的后宫势力,还有东林党人的支持,与他前去江南,必然事事受到掣肘;

    朱慈炤、朱慈焕,几乎没有朝臣支持,唯一的靠山田贵妃也即将离世,两个小皇子唯一能依靠的只有他方原,带着这两个全无威胁的小皇子,方原才有可能在江南大展拳脚。

    方原略作思量,立刻在内心就否定了周皇后的示好之举,话锋一转,摇了摇头说,“太子,国之储君,不可轻动。在此人心浮动,都望着南迁的当头,陛下、太子更应该坐镇京城,稳定军心、民心。若是太子一动,举朝上下都会看出陛下有南迁之意,京城军心、民心也就散了,无须满清、流寇攻至,便不战自溃。”

    他这话一出口,就是表明了立场,崇祯听了是连连点头,周皇后的脸色却是越发的阴沉。

    崇祯又问,“方原,太子不能动,江南又需要一个皇子前去坐镇,该派谁前去?”

    方原沉声说,“太子必须坐镇京城,不可轻动,三皇子身子骨多病,经不起长途跋涉,须留在京城养病。臣建议陛下封四皇子、五皇子为王,前去江南。”

    他这话就是彻底站在了田贵妃一方,周皇后是忍无可忍,也就撕破了脸皮,厉声说,“陛下,兄弟间一南一北,怕是会重蹈当年靖难之役、夺宫之变,叔侄相残,兄弟相争的覆辙啊!”

    崇祯不置可否的望向了方原,“方原,你是什么说法?”

    方原不紧不慢的说,“陛下,靖难之役、夺宫之变,那也太远了,臣见不到。臣能见到的是,唐高祖、唐玄宗,还有宋徽宗啊!”

    唐高祖李渊,被儿子李世民逼迫退位,软禁;唐玄宗李隆基,也是被儿子李亨逼迫退位,软禁;宋徽宗赵佶,主动传位给儿子赵桓,事后也被赵桓给软禁。

    这些全是太子逼迫老子皇帝退位后,软禁起来的活生生先例。

    方原抬出这些历史典故,就是要告诉崇祯皇帝,政治斗争是没有亲情可言的。

    所谓兄弟相残,至少要等崇祯去世之后才会发生;若不限制太子的权力,崇祯在位时就有可能被逼退位软禁,郁郁寡欢而亡。

    他这番话是打准了崇祯,还有周皇后的七寸。

    崇祯神情凝重,若有所思的望着池水里的绿藻。

    周皇后则是脸色大变,盯着方原的双眼里,似乎要冒出火来,“陛下,这个方原竟然敢离间陛下、太子的父子之情,就是大大的奸臣。群臣也曾多次弹劾此人飞扬跋扈,在山西屠灭几家晋商满门,心狠手辣。还请陛下明鉴,将他治罪,明正典刑。”

    方原冷冷的一笑说,“屠灭晋商满门的是晋商的蒙古雇佣军,还有当地的流民。这些晋商只知勾结满清敛财,平日里不施仁义,被灭满门是咎由自取,与人无尤!”

    周皇后与他针锋相对的说,“方原,我不与你纠缠屠灭晋商之事。我只问你,你想带着两个还未加冠的小皇子前去江南,就是想挟皇子以令江南诸臣,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周皇后是护犊情深,已不顾皇后的礼仪,当场呵斥。

    方原完全能感受到她的护子之情,与田贵妃也一般无二,方原唯一厚此薄彼的缘由,只是双方立场不同。在政治前途面前,一切个人的情感都是个屁。

    方原一个朝臣若与后宫皇后当着崇祯的面起了争执,还成何体统,便以守为攻的瞧向了崇祯,“臣是不是狼子野心,还请陛下斟酌。”

    久不说话的崇祯突然开口问,“皇后,你说自朕登基以来,最缺的是什么?”

    周皇后稍稍收敛了怒火,回答了崇祯,“银子,人才。”

    崇祯淡淡的说,“当年朕刚刚登基之时,抄了权倾天下的魏忠贤,还有整个阉党的家产,满朝群臣只给朕抄出了几万两银子;而方原抄了一个国戚田弘遇,几个晋商,就抄出了五、六百万两银子。方原和朝中群臣,谁是忠,谁是奸,你真当朕的双眼瞎了吗?”

    周皇后蠕动着嘴唇想反驳几句,但却无言以对。

    崇祯又说,“当年朕初登大位,袁崇焕就来诓骗朕,要钱要粮要权,结果被满清打到了皇城之下;杨嗣昌也是要钱要粮要权,却被闯贼、大西贼攻破了洛阳、襄阳,杀了大明两个亲王;还有孙传庭,出狱之时也骗朕,五千兵,三个月就能平贼,结果上了战场,却是没有尺寸之功。”

    “但,方原没有向朕要钱要粮,就替朕找回了几百万两银子,还精心替朕策划了抵御满清、流寇的战略,就是了不起的人才。如今只是要一点权,如果朕这都不给,四处猜忌、堤防,谁还敢没有后顾之忧替朕做事?”

    “贵妃命在须臾,国戚田弘遇又流放去了江南,将两个小皇子派去江南,与田家的亲人团聚,那是人伦之礼,皇后何必事事都扯上野心,算计?”

    “王承恩拟诏,朕封四皇子朱慈炤为永王,封地苏州府、扬州府;五皇子朱慈焕为吴越王,封地松江府、常州府;封方原为右佥都御史,锦衣卫千户,巡抚苏州、扬州、松江、常州四府,赐尚方宝剑,再加派神机营一千人,随行听调。”

    明朝的南京乃是留都,从未封过藩王,崇祯封两个皇子在南京的四府,已属破格封王。

    而右佥都御史是隶属于都察院的官职,与锦衣卫一样直属皇帝管辖。职责就是巡抚十三道省的官员任免、军政事务,可不经由都察院,直接向皇帝奏事。虽是正四品官职,但却是名副其实的钦差大臣,巡抚四府,权力还在四府的知府之上。

    锦衣卫千户的任命,就是配备给方原前去江南执行巡抚任务的人员是一个千户卫所的锦衣卫,满编人数为1120人。

    崇祯还给方原配备了一千人的神机营军士,这次随方原前去经营江南的所有资源,就是一个千户所的锦衣卫,还有一千神机营军士。

    至于尚方宝剑,崇祯赏赐尚方宝剑就和赏白菜差不多,但凡大战出征之前,基本都赏赐过尚方宝剑。

    但如今的大明诸臣里,被赐尚方宝剑的,就只有孙传庭一人。如今再加上个方原,已表明了崇祯对方原此行江南的重视,绝不下于一场大战。

    崇祯的这道圣旨就是表明态度,支持方原的提议,派遣两个皇子前去江南,再由方原辅政。

    没能给太子朱慈烺争取到前去江南的机会,周皇后气得浑身一颤,面色阴沉的与崇祯告退去了。

    方原望着周皇后夹怒而去的背影,暗叹不已,他和周后,还有皇太子朱慈烺之间的积怨是越来越深,怕是倾尽黄河水也洗不清了。

    崇祯不悦的目光扫过远去的周皇后,又问,“方原,你此行还需要带什么人前去辅助?”

    方原几乎想开口向崇祯讨了周遇吉前去江南,但转念一想,这么一员猛将还是给崇祯留在山西,抵御李自成吧!

    他唯一能想到需要的人才,就是那个还在钦天监的国际友人汤若望,如果能将汤若望带到江南,从短期来说,能迅速打通西洋佛朗机商会的渠道,无论军火贸易,还是海外贸易都是事半功倍。

    从长远来说,汤若望是有西方工业革命理论基础的,有他作为老师,在网上下载一些现代工业铸造、冶金理论的书籍进行系统性的培训,就能培养出一大批懂得现代工业理论的技术性人才,提升明朝的工业水平,实现农业国到工业国的转型。

    方原便说,“臣只要钦天监的汤若望汤监副一人前往江南。”

    崇祯对这个汤若望的印象只停留在这人是个佛朗机人,在钦天监研究天文,其他的是一无所知,便爽快的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