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十八章 兵逼宣府

    在张家口休整的数日间,方原依照之前的承诺,支付了孙传庭一百万两移师的军费,稳定了军心。

    流民军,还有亲军三大营军士的赏钱五万两也暗地里抽调发放。

    方原将自己截留的二十五万两金子,还有十万两银子尽数存进了淘宝系统的余额宝账户,收取丰厚的利息。还有五万两银子支拨给景杰作为新式陆军的军费。

    承诺蔡懋德、周遇吉的银子,因二人是忠心为国之士,不敢私自分银子,便决定由方原回了京城,向崇祯皇帝禀报之后再行发放。

    至于其他的珠宝玉器,方原分作了十份,给孙传庭、蔡懋德、周遇吉各自一份,自留了一份,余下的就要带回京城,用来打点司礼监诸位公公。

    在张家口贡市分配过战利品后,方原令景杰、赤古台、李宗泽三人留在贡市,在两万青壮流民里挑选善于骑马作战,有胆气,敢搏命的精兵五百人进入骑兵营,使用过火器、火炮的流民一百人进入火炮营,将新式陆军的编制扩编到一千人。

    因这些日子的不断消费,方原再次查看系统的消费积分,已达到了11.53万两银子,可以升级成VIP2用户。

    系统VIP2用户可以开通‘花呗’功能。这个花呗功能,类似于系统的信用卡,可以透支与消费金额相等的额度用来购买系统的商品。

    这个花呗功能还款的设定是,一个月内还款,不收分期手续费;若是一个月内还不了款,可以选择两期、三期、六期、九期、十二期的分期还款方式,收取相应的利息。

    只要使用花呗功能,并按时还款,就能增加宿主的芝麻信用积分。芝麻信用积分的提升,可以增加花呗分期透支的额度加成。

    抄没了晋商的家财之后,方原如今是财大气粗,家财还超过了崇祯的皇银内帑,暂时不需要使用花呗分期的透支。

    但使用花呗购物,一个月内免息的功能,倒令方原找到了一个赚点利息的途径。

    今后每次购物可以先使用花呗购物,一个月内免利息,一个月后归还,他存在余额宝里,本该用来购物的金子、银子就能多赚一个月的利息。

    这么一来,既能赚点零花钱利息,还能狂刷系统的芝麻信用积分,将来若是需要在淘宝系统大规模透支购物,便能用得上。

    方原在系统里选择花呗购物,预支11.53万两额度,再次购买了500套防爆套装,武装他的新式陆军。

    这么大笔的买卖,方原已成了这家防爆装备专卖店的白金VIP级客户,商户大方的送了方原系统不限期的5万元代金卷。有了这5万元的代金卷,一些生活日用品,甚至家装装修,也就可以分文不花。

    方原将景杰等人留在了贡市,他则率领秦展的一百锦衣卫,还有苏红玉指挥的无人机战队,周遇吉五千太原府骑兵,还有孙传庭的九万精锐之师北上,浩浩荡荡的杀向了大明九边镇之一的宣府镇。

    两日后,大军开到了宣府镇的境内。

    宣府镇,乃是大明九边镇最重要的边镇之一。自初建期,就是防御蒙古人南下,拱卫京师最重要的门户。

    明朝人常将宣府教场,大同婆娘,蓟镇城墙并列称道。

    蓟镇是抵御满清入关的前线,修建的城墙是最大、最厚,最坚固的城墙。

    大同婆娘则是全国青楼妓女排名第一,因‘重门叠户’而闻名。

    宣府教场,则是指的宣府镇的大教场可以同时容纳十五万军士集结、练兵,可见宣府教场规模的宏大。

    万历、天启之前,大明北疆防御的重心,就是在宣府、大同二军镇,常年在宣府、大同驻军十万以上,是大明最强悍的边军所在。

    但自天启、崇祯后,辽东的满清陡然崛起,大明的防御重心便由宣大军区,转移到了蓟辽军区,所有的军饷都向蓟辽军区倾斜,就是所谓的倾九边之力养蓟辽一隅。

    数年前,卢象升任宣大总督期间,宣府、大同仍有兵力五万到十万左右。卢象升战死后,再经过松锦之战的损耗,如今的宣府、大同的总兵力已不足五万。

    方原、孙传庭、周遇吉的大军一路行来,沿途的怀安卫、保安卫、万全卫,还有宣府三卫的军堡里,大多只有一、两千老弱残兵。

    这些宣府镇的卫所、军堡见方原的大军开至,也弄不清发生了什么变故,一个个吓得关门闭户,派出军士送来美酒犒军表示示好,一派谁来攻谁是爷,随时准备开门投降的颓废之气。

    方原暗自慨然,这种军心士气低落到极点的边军能抵挡满清的虎狼之师,李自成的搏命流寇才是奇了怪了。

    王承胤就是占着茅坑不拉屎,只知贪污受贿,中饱私囊的祸国殃民之辈,要整顿山西、宣大军区的军心、士气,看来是任重而道远啊!

    孙传庭的九万精锐驻扎在宣府镇的家门口,城墙上大炮的射程之外,连营二十座,以防御阵型圆阵立营。

    方原、周遇吉的军士则立营在孙传庭部的右翼,以作掩护。

    宣府镇巨大的城门紧闭,城墙上旌旗飘扬,军士个个齐整,甚至还摆出了十余门大炮,完全进入了战备状态。

    方原派秦展领锦衣卫,以宣旨的名义前去叫门,城墙上的军士视如不见,既不反击,也不应声,只是装聋作哑,将秦展的锦衣卫当成了空气。

    而孙传庭的九万精锐只能是做做样子,擅自攻打大明九边之一的宣府镇,只会比袁崇焕擅杀东江镇总兵毛文龙的罪名更大。

    一连七日,双方就是这么无声的耗着,僵持不下。

    方原是心知肚明,这其实不是一场军事斗争,而是一场政治斗争。这边和王承胤在宣府镇门口进行军事对峙;京城内,肯定有无数代表着东林党、晋商利益的言官在崇祯面前弹劾他方原是如何的飞扬跋扈,草菅人命。

    无论是方原还是王承胤为首的宣府官兵,都在等对方先动手,对方要是先动了手,谁就站在了舆论的制高点上。

    方原召集孙传庭、周遇吉,秦展、苏红玉几人商议应对之策。

    孙传庭认为,既然宣府镇官兵并没有主动攻击我方的大军,采用的是拖字诀,那就是还不敢撕破脸皮。反正抄没了晋商的家财,粮草多得堆积如山,耗就耗着,等朝廷那边传来具体指示再说。

    周遇吉倒是想立刻攻城,捉王承胤那个孙子出来受审,但也知眼下的局面确实十分的诡异,还是赞成了孙传庭的拖字诀。

    方原却知道,越拖下去对自己是越不利,因为他在朝堂的后台只有崇祯一人,还有些不能干政的司礼监的公公们;而王承胤、范永斗这帮人在朝堂上的后援可就多如牛毛,久拖不决下,一旦崇祯某日顶不住群臣的压力,那就功亏一篑。

    王承胤、范永斗之所以敢在这个关头使出拖字诀,就是眼光毒辣,看准了自己的这个七寸猛打。

    方原与众人商议过后,即便要拖也要掌握主动性,而不是被动的等待,还是决定主动出击,以瓦解宣府官兵军心为主。

    在两日间,孙传庭的军士书写了几千张招降书,言明罪只及王承胤一人,与宣府其他官兵无关,只要宣府镇交出总兵王承胤这个罪魁祸首,还有晋商范永斗及其家眷,便可既往不咎;谁要是再顽抗,就和王承胤、范永斗同罪。

    方原就是要去搅一搅宣府镇的浑水,宣府其他卫所的官兵都是一个个明哲保身的窝囊,他不信在宣府镇内的官兵就会陪王承胤一同上路,王承胤这个贪污受贿的军头,哪来的这么大号召力?

    方原令苏红玉指挥的无人机战队,十架无人机载着书写的劝降书,以松散,能有效躲避弓箭攻击的阵型,凌空飞向宣府镇的城头。

    宣府镇的官兵从未见过能排成阵型,在空中飞行的怪鸟,惊得一个个是瞠目结舌,纷纷前来围观。

    这些军士早得了上头的军令,只能坚守,不能进攻,不敢以弓箭攻击这些在上空盘旋不止的无人机,只能眼睁睁瞧着无人机不断在军镇内抛洒着劝降书,好奇甚至还多于恐惧。

    几千张的劝降书抛洒完毕,无人机无一损失,又排成了雁行阵的阵型,在城墙上头盘旋了几周,示威了一番,这才在城墙上宣府官兵呆若木鸡的注视中安全返航。

    方原愕然看着苏红玉这种熟练的指挥、操作技巧,她接触无人机战法不过短短的一,两个月时间,便能达到比自己和景杰更高的操作水平,看来这个女子真是花了心思去钻研无人机的各种战法,而且还深有无人机空中作战方面的天赋,不愧是将门虎女!

    方原不由得暗自庆幸,又得了一员巾帼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