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十六章 清点战果

    战斗一直持续到次日清晨才宣告结束。

    当日入夜时分,流民军就彻底击溃了贡市内的护卫家丁。这些临时拼凑起来的家丁各自躲回各家,还有些消息灵通人士干脆脱了家丁服,混进了百姓家中避难。

    八大晋商的府邸被流民军分割包围,再逐一拔除。

    攻陷一个晋商府邸,赤古台便率领骑兵营的军士将府里的男女老幼核实身份后尽数捆绑,捉拿到了贡市外的军营。其他家丁、女婢、杂役、民夫等不相关人等则全部放过,不再追究。

    直到八大晋商的府邸被尽数攻陷,时辰已到了次日的辰时。

    流民军在秦展的指挥下开始撤离贡市,由景杰、赤古台的军士进入贡市,开始抄没家财的工作。

    方原坐在城外高地的军帐里,听着秦展汇报八大晋商的逮捕工作。

    “晋商王登库,父母早亡,子三人(捉拿两人),女二人(捉拿一人),远房亲戚十八人,小妾十一人,通房丫鬟七人。”

    “晋商靳良玉,父早亡,母八十三,子五人(捉拿三人),女四人(捉拿二人),远房亲戚二十九人,小妾七人,通房丫鬟五人。”

    “晋商王大宇,父母健在,子一人(已捉拿),女二人(已捉拿),远房亲戚十三人,小妾四人,通房丫鬟三人。”

    “.............”

    秦展逐一汇报了今次捉拿八大晋商的情况,王登库、靳良玉、王大宇、梁嘉宾、田生兰、翟堂、黄云发等七个主犯尽数被捉拿,所有在贡市的子女,亲戚,一共三百三十五人。

    唯独少了最大的汉奸范永斗一家。

    方原愕然问,“范家呢?”

    秦展面现难色的说,“我们攻进范家时,却发现范永斗,范三拔,还有几个子女全都从贡市外的小河,坐船溜走了,只捉拿了府里的亲戚十五人。”

    “竟然逃走了最大的汉奸范家?!”

    方原猛地起身,指着秦展面门呵斥说,“为什么不去追?”

    秦展愣了愣,见方原已动了真怒,忙说,“我立刻派一队锦衣卫顺着小河去追。”

    方原厉声说,“老四,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这最大的汉奸,绝不能逃了。”

    秦展忙领命出了军帐,点齐了五十个锦衣卫,便去追击范家。

    火炮营统领李宗泽入军帐向方原汇报战果,“方大人,火炮营今次齐射三轮,射击火炮五十八发,哑火两发,火炮无一炸膛。”

    今次能以最小的代价顺利的攻进贡市,李宗泽的火炮营功不可没,不愧是天雄军火器营的精锐,方原欣喜的说,“好,宗泽,众兄弟们辛苦了,先下去轮流休息,但不可放松警惕。”

    李宗泽忙领命去了。

    方原凝视着手中的令牌,暗暗思量,今次若是捉不到范家的人,威慑力要大大减半,若是任由范永斗那只老狐狸逃去了满清地界,倒是一件棘手的事儿。

    希望秦展的追击能有所斩获吧!

    到了次日的辰时,前去追击范永斗的秦展空手而归,回报方原,范永斗一行人已沿河之下,到了宣府军镇的渡口下了船,顺着一行人的行迹追到了宣府军镇。

    范永斗,还有范家人,应该是逃进了宣府军镇躲避。

    方原暗暗遗憾,该死的怎么也死不了,既然范家指望宣府军镇的庇护,只能追去宣府军镇要人。

    秦展回来过了不到半个时辰,在贡市里抄没八大晋商家产的赤古台用牛车拉着八大晋商的家财回了军帐,足足有五百辆牛车之多。

    方原见这次斩获颇丰,心下暗喜,忙令忙碌了一夜的赤古台,还有蒙古骑兵前去休息,改换成秦展的锦衣卫清点五百两牛车的家财。

    一百个锦衣卫忙碌了整整两日,终于点清了今次抄没八大晋商家财的数量。

    抄没晋商范家家财:金子一万两,银子十三万两,粮食四万石,珠宝玉器,丝棉若干。

    晋商王登库家财:金子八万两,银子五十三万两,粮食三万石,珠宝玉器,丝棉若干。

    ...............

    经过秦展清点汇总之后,今次抄没家产的总数:金子三十六万两,银子五百七十三万两,粮食二十二万石,珠宝玉器、绫罗绸缎若干。若全部折算成银价,则在一千万两左右。

    据后世学家估计,八大晋商的家产应该在一千万至两千万两银子。因为最大的汉奸范家因得到风声,转移了家产,只抄没少量的银子,再加上八大晋商留存在老家的家财还未抄没,能抄没一千万两银子,已实实在在是场大丰收。

    崇祯末年每年的财政收入也就四百万两,今次抄没的收入已是大明如今两、三年的财政收入。

    方原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银子,反而有些不知所措,眼下最棘手的难题,就是这些银子该怎么上报崇祯,又该怎么私下分配。

    他担心走漏了风声,便独自一人坐在军帐里,点开随身的笔记本电脑,在电脑里设计了一个表格,开始逐一统计今次的银子分配。

    孙传庭移师费用一百万两是要立刻支付的。

    承诺流民军的五万两银子,借支崇祯的四十万两皇银也在必须支付之列。

    承诺蔡懋德、周遇吉的两百万两银子,也是要支付的。

    这么七七八八的支付一扣下来,也就只有三十六万两金子,还有二百三十万两银子。

    因为淘宝购物,用金子支付最为划算,方原看中的是抄没的三十六万两金子。当然,这些金子肯定不能尽数中饱私囊,否则账目一看就对不上,群臣难免又是一轮的弹劾。

    方原思来想去,决定划去二十五万两金子的统计,算是中饱私囊,只上交十一万两金子。

    抄没的银子,划去十五万两的统计,收入囊中,只上报崇祯二百一十五万两,算是给崇祯一个交代。

    至于二十二万石粮食,方原留着也没用,储藏也极为不利,只留下了一万石粮食,供养新式陆军;五千石粮食,分发给众流民;交给周遇吉五万石粮食,用作招募军士的供给。余下的十余万石粮食就带回京城上交崇祯皇帝。

    其他的珠宝玉器,丝棉,方原分作若干份,作为孙传庭、蔡懋德、周遇吉等人私下的奖励,还有京城司礼监的公公们,也在犒赏之列。

    方原干完这些统计分配的事,再将上报结果进行了修改,已过去了整整一夜。

    他对数字根本就不敏感,这一夜的折腾,简直是头昏脑胀,看着一排排密密麻麻的数字就几欲呕吐,暗想,小苑是学过计数、算账的,至少算是个最基础的会计财务人员,而且人品、对自己的忠诚度肯定是毋庸置疑的,要是将她带在身边就好了。

    突然间,他发觉家里那个透着几分狡黠的小女生还真能派上大用场,回去就将管理账务的工作交给小苑来负责处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