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十五章 不堪一击

    在攻打贡市之前,方原决定最后一次检阅攻城的部队。

    方原在秦展的带领下,见到了这次组织流民暴乱的头儿,就是那日在贡市外有过一面之缘的老者。

    当时范福准备强买强卖,要买他家的两个漂亮闺女,被方原、秦展给救了下来。

    老者自报家门,名叫吴步,今年六十三。

    方原拉着他的胳膊问,“吴老,这次干的是提着脑袋的勾当,你们可要想明白了。”

    吴步恨恨的大骂,“那帮狗日的家丁,自从运粮队被劫走后,就将气出在了我们身上,想打就打,想抢就抢,这些日子已打伤几十人,还抢走了十来个女人。更放出话来,要赶走我们这些流民,只留下年轻女子供他们淫辱。现在我们对这帮杂碎是恨之入骨,巴不得找着机会打死几个狗杂碎。”

    方原这才知晓,八大晋商的草菅人命,彻底激起了流民的仇恨,难怪秦展能在短时间里集结成一支庞大的攻城部队。

    只是这个吴步当日连自家的闺女都保护不了,怎么突然有这么大的号召力,成了流民的头儿?何况流民本就互不相识,又不是举村迁徙,一帮青壮流民怎么可能认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当首领?

    方原暗生疑心,越想越不对劲,侧头瞧了瞧秦展,将他带到了偏僻处,“老四,这个吴步当流民首领,是你安排的?”

    秦展见被方原一眼识破了猫腻,尴尬的一笑说,“是,是,我与这吴......吴老有点交情,见他还算德高望重。”

    方原一下就听出他的言不由衷,上下打量着他说,“还成吴老了?说吧!其中有什么猫腻?”

    秦展不敢隐瞒他,低声说,“其实是......我准备娶他的两个女儿。”

    “这就对了,这才是秦展的本性,什么德高望重,哄鬼啊?!”

    方原已是心中有数,秦展是因为吴步的两个女儿,才将这个流民首领之位交给吴步。攻陷贡市,那是和尚头上的虱子,一目了然的事儿。当了这个首领,便能在事后的战利分配里,从中运作,中饱私囊。

    秦展的这些小动作,怎么瞒得过方原的眼睛,只是看在他是自家兄弟,曾经数次陪着方原出生入死的份上,不想与他计较而已。

    方原面不动容的说,“你上次在苏州买了一个女人回去,如今又是姐妹花,你准备娶几个?”

    秦展忙解释说,“那个骚娘们不会持家,和我娘不和,我娘不准她进家门,我这不是找了两个贤惠的回去侍奉老娘,嘿嘿!”

    方原没好气的敲了他一下,沉声说,“老四,我不管你玩什么猫腻,只以结果与你计较。今次的战利分配,必须公平公正公开,若是过了头,引起流民骚乱,我唯你是问。”

    他先给秦展打了预防针,秦展连声说,“是,是,老大,我会时刻盯着的。”

    方原、秦展二人回了流民营,三千的青壮流民列成十个百人方队,接受方原的检阅。

    吴步则站在队伍的最前面,与秦展并肩而行,陪着方原一起检阅。

    方原不想去管秦展玩什么猫腻,他还有个私心,就是从今次攻打贡市的流民里,十里挑一的选出三百个能骑马的青壮,充实进他的骑兵营,整个骑兵营大部分是蒙古人,他还是有点心里不踏实。

    他的这支新式陆军,兵源的素质必须要保证。

    方原逐一行过了众流民,几乎尽是体格强壮之人,秦展虽然有些胡搞乱搞的小动作,但在大方向上还是能把握分寸的,没找些老弱病残来充数。

    吴步站在台阶上,朗声说,“贡市里的奸商胡乱打人,奸淫,根本不将我们当人看,你们说,还要不要我们的活的?”

    流民群里有人开始议论纷纷,更有家人被打死、被奸淫的流民义愤填膺的出言呵斥官军的无良,哭喊声、喝骂声打破了现场的宁静。

    吴步继续煽动说,“还有一个消息,过些日子就会将我们赶尽杀绝,男的卖去关外做苦力,只留下年轻女子卖去边镇当军妓,我们能不能束手待毙?”

    流民里顿时有人喝骂说,“去他娘的,杀了!”

    “狗日的奸商,老子去杀一个够本,杀两个有赚!”

    “吴老,你是有些见识的,你说,该怎么办,我们都跟着你走!”

    吴步高声说,“我们攻下贡市,打死这些狗日的奸商!”

    其中一人有些迟疑,又问,“我们赤手空拳,怎么能攻的进去?!”

    吴步大声说,“自有贵人提供给我们兵器,今夜,凡事参与攻城的,都发给兵器,事成之后,都有银子。”

    有兵器在手,还能打奸商分银子,憋了许多日子鸟气的流民齐齐高举着手,大喝道:“攻下贡市!分银子!”

    声势浩大,令人闻之心血澎湃。

    方原突然发现,这个吴步老是老了点,但煽动人心的口才还是相当厉害的,也就由得他们去了。

    到了夜间,孙传庭部队运输来的军备,皮甲全到了。

    方原令赤古台领着火枪骑兵在四周警戒,秦展则负责军器的发放。

    孙传庭这次送来的军器有长枪、长刀、长斧三千件,弓箭两百杆,盔甲1000副。

    这种规模的装备,除了没有火铳、三眼铳,已与明军的装备配置不相上下,孙传庭可说是坚定的支持了方原今次攻打贡市的战争。

    众流民见了是大喜过望,按着分配领取了作战的兵刃,仅有1000副皮甲,便留给了第一轮冲击的流民先锋。

    秦展严格的执行了方原的嘱托,令锦衣卫在一侧监视发放,每发出一套军器、盔甲,便嘱托一句今次攻城的规矩,不得擅自杀伤,抢夺,攻城之后,流民军便出城等待。

    经过军器、盔甲的武装,这三千人再非是坐以待毙的一众流民,而是一支武装到牙齿的军队,虽然单兵作战能力差了些,但胜在斗志、士气十足。

    到了两日后午时,或许是被八大晋商的家丁护卫给拦了下来,贡市里不见一人出来投降。

    方原、景杰二人站在高地上,观望着攻城的军阵。

    最前方是一排早已装好了铅弹、火药的二十门中型火炮,还有一百个严正以待的火炮营军士。

    火炮营统领李宗泽站在最右侧,用令旗指挥着火炮营军士。

    火炮营后,则是三千经过武装的流民军,由秦展负责指挥。

    火炮营的左右两翼,则是赤古台的火枪骑兵营,各两百骑兵,早已火枪上膛,全副武装,随时准备策应保护火炮营的安全,若是贡市里有袭击的军队出现,立刻便能出击绞杀。

    方原用望远镜打望着贡市城头的动静,八大晋商组织的家丁护卫队手持弓箭,长枪,密密麻麻的站在墙头,也是严阵以待,看来是准备顽抗到底了。

    方原侧过头去问景杰,“劝降书交到城里了?有没有投降的?”

    景杰说道,“交了,但是交到范家主管范福的手中,估计是被扣押下来,并未示众。”

    方原点了点头,看来八大晋商真是草菅人命的畜生,为了自家求生,决定拉着全贡市的人来当炮灰了。

    列阵了一个时辰,方原看了看手表,已经12点正,约定攻城的时辰已到,便冲景杰说,“炮击开始!”

    景杰挥舞着火炮营的令旗,火炮营的李宗泽接到军令,立刻以红色令旗示意,二十门火炮,一齐开炮!

    “轰轰轰!”

    震耳欲聋的炮火声响起,二十门火炮一起开炮,声势着实的惊人。

    一轮炮击过后,城墙上已是人仰马翻,死伤惨重,冒出浓烟滚滚。

    方原透过望远镜也能看到城墙上东躲西藏,抱头鼠串的晋商家丁。

    “轰轰轰!”

    十分钟后,第二轮炮击响起。

    贡市的城墙已被大铅弹打得满目苍夷,留下了大大小小的坑洞,本来就不算坚固的城门一角已被轰开了一个缺口。

    方原本以为贡市的城墙能经受半个时辰到一个时辰的炮击,如今看来,却是高估了这个贡市的防御力,最多三至四轮炮击,便能轰开贡市的城门。

    “轰轰轰!”

    一刻钟后,第三轮炮击再次响起。

    三轮炮击过后,城门已被火炮轰开,再不设防。

    方原用望远镜观察城墙上的动静,发现城墙上已不见了大规模护卫家丁的人影,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人缩在城墙后偷偷的观望,连这些家丁脸上的惊恐都赫然在目。

    这根本不是一场战争,而是一边倒的屠杀。

    方原摆出这么强的阵势,却不料八大晋商是不堪一击,颇有些意味阑珊。既然城墙上已全无抵抗,再炮击下去,也是浪费火药、铅弹,便对景杰说,“攻城!”

    景杰再次挥动令旗,得令的秦展在军阵后指挥着流民,开始进攻!

    三千流民像一股不可阻挡的洪流,呼啸着,奔腾着,冲上了贡市城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