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十四章 战前准备

    接下来的十日,各方的行动都井然有序的进行。

    方原为免重蹈袁崇焕擅杀毛文龙惹来一身骚的覆辙,令两个锦衣卫快马加鞭,前往京城秘密传递书信。

    书信中言明要屠灭八大晋商,充公八大晋商家财,并陈述宣府总兵王承胤的种种罪行,提出立刻捉拿宣府总兵王承胤的建议,如果宣府军镇胆敢顽抗到底,便要孙传庭的大军立刻剿灭的方针,交给崇祯定夺。

    秦展则去联络运粮队的流民,煽动这两万流民攻打张家口贡市。

    景杰、苏红玉二人则去了向阳村,调集李宗泽的炮兵营前来张家口贡市,参与攻城的军事行动。

    巡抚蔡懋德派人前往大同军镇,借口朝廷下令援救开封的事宜,召集以总兵姜镶为首的大同镇军官前去太原府议事。

    周遇吉在太原府召集兵马一万人,整理军备,准备随时策应方原的行动。

    孙传庭的九万精锐大军则依照方原之前的吩咐,开拔向张家口贡市行军。

    张家口贡市的八大晋商早得到了孙传庭大军北上的消息,范永斗是老奸巨猾,一下就心生警惕,立刻联络七家晋商,关闭了张家口贡市的城门。

    八大晋商组织了贡市里所有晋商的护院家丁,再次凑齐了一千人;又组织了贡市外的青壮流民,参与贡市的防御,又召集了两千人;还分别向宣府、大同军镇发去求救信息,要求二军镇派军前来协助防御。

    大同总兵姜镶同时接到了八大晋商的求救消息,还有山西巡抚蔡懋德令他前去太原府的通报,并附上了崇祯皇帝手诏的内容。

    姜镶当时就起了疑心,隐隐察觉到今次风平浪静下的暗流涌动,再私下找太原府的官员一打听,蔡懋德只召集了大同军镇的军官,却未召集宣府军镇的。

    以姜镶的奸猾,一下就明白了其中的意味,这分明是方原、蔡懋德在逼他姜镶立刻站队,是老老实实的率麾下军官去太原府议事置身事外,还是一脚踩进张家口贡市那滩浑水。

    姜镶召集大同军镇的众军官连夜商议,方原是握有崇祯手诏的,就是代表了朝廷前来山西执行军务,若是反抗方原,就是谋反,就是叛国,这个罪名不可谓不大。

    而且山西境内,还有孙传庭的九万精锐之师,山西总兵周遇吉的三万兵马,真要开打,大同、宣府二军镇加一起,不过只有四、五万兵马,完全是鸡蛋碰石头。

    再加上他姜镶和方原是无冤无仇,走私军火是私下为之,也收过范永斗一些钱财,却做得比较隐蔽,没有把柄落在方原手中,何必要为了捕风捉影的事儿去拼得鱼死网破?

    名不正言不顺,又实力不如人,姜镶和众军官最终商议的结果就是老老实实的装傻充愣,前去太原府议事,算是向方原、向太原府表明大同军镇置身之外的态度。

    宣府总兵王承胤接到了范永斗的求救消息,私下派在太原府的耳目一打听,蔡懋德召集了大同总兵姜镶及麾下的军官前去太原府开军事会议,却未通知到王承胤。

    王承胤已心知不妙,再加上周遇吉正在太原府召集兵马,孙传庭九万精锐之师已开始向宣府、张家口一线移动,是来者不善,令他更是心惊。

    王承胤区区两万兵马,哪里还敢去支援张家口贡市,立刻紧闭宣府镇城门,开始剑拔弩张的备战工作。

    过了十二日,崇祯从京城派来宣旨的特使到了,效率是相当的高。

    崇祯派来的特使正是方原的义父方正化,方原见了方正化前来,是吃了一颗大大的定心丸。

    方原在军营外迎上了方正化,拱手说,“义父,我们好久未见。”

    方正化神色不悦的瞪着他说,“方原,这些日子你闹出的动静不小,却未知会过义父一声,还当我是你义父?”

    方原知道这些日子与方正化没说过话,关系是生疏了些,甚至还不如王承恩,忙压低了声儿说,“这些日子我做的都是提脑袋玩命的事儿,怎么敢劳烦义父?义父的提拔之恩,方原是谨记在心的,当时抄没了田家,不也是给义父备了一份大礼?”

    方正化这才脸色稍和,指着他没好气的说,“我早听王公公说了,你,简直是胆大妄为,害得王公公也几次被陛下骂得灰头土脸。”

    方原笑了笑说,“听说义父最近深得陛下信任,时常委以监军之职,在司礼监最得宠的,除了王公公也就是义父你了。”

    方正化满意的笑了笑道,“方原,你已是眼下陛下跟前最红的红人,说来也多亏了你,陛下也高看了我一线。”

    方原一见方正化喜笑颜开的样儿,便知这次带来的好消息,忙与他一同进了军帐,宣读圣旨。

    方正化当众宣读了崇祯的手谕,内容与之前交给方原的手诏是一字未变,内里的意思已很清楚,方原有临机专断之权,包括处置宣府军镇一事。

    方原令人将崇祯的手谕传示了孙传庭,算是安了孙传庭的心。

    方原又偷偷告诉方正化,托他带着手谕往太原府走一遭,也给蔡懋德、周遇吉吃一颗定心丸。

    方正化去了太原府后,负责煽动、召集流民的秦展也回到了军营,满脸喜色的说,“煽动流民比想象的更容易,范家强买强卖,欺男霸女,欺负他们得狠了,何况老大还声明有银子赏,两万民夫至少有八成愿意去攻打张家口贡市。只要有兵器,我能立刻组织1.5万人。”

    方原凝视着他,缓缓的说,“老四,武装这么多流民,一旦情势失控,你我的罪过就大了。”

    秦展愕然问,“老大的意思是无须武装这么的流民?”

    方原对武装流民的行为还是甚有顾忌,暗中盘算了一下,大同、宣府的援兵都没到,张家口贡市里至多不过三千护卫。而己方有中型火炮,有火枪骑兵,还有无人机战队,若不是要隐藏实力,无须流民打前锋也能攻下这个贡市。

    所以武装的流民不能太多,上限就是三千,再多就不容易控制。

    方原沉声说,“这次只武装三千流民,而且你要严令,流民入城不得烧杀抢掠,歼灭守卫力量后,立刻退出城外等待分配战利,由锦衣卫、骑兵营入城做事。”

    秦展连声应了,两人正说话间,景杰、李宗泽二人也一起回了。

    景杰禀报说,“老大,炮兵营的20门火炮全到了。”

    方原侧过头去问李宗泽说,“张家口贡市的城门、城墙,你多少时辰能拿下?”

    李宗泽好不容易等到了立功赚银子的机会,忙拱手说,“方大人,张家口贡市这种军堡的防御,只要给我一个时辰,就能轰开大门,长驱直入。”

    方原大声叫好,令他立刻去做准备。

    到了下午时分,前去探听贡市消息的赤古台也回了,大咧咧的坐在军帐里,掏出随身带着的羊奶酒,大喝了几口,用手擦拭了嘴角,这才说,“萨满神使,我已绕着贡市四周侦查了两百里,宣府、大同方面确实未派一兵一卒前来支援,这次我们是关门打狗,快下令吧!”

    方原见各方的准备已相当的充分,张家口贡市所有的援军都不会再来,今次八大晋商是在劫难逃,便起身吩咐说,“景杰,你先派人去贡市招降,攻城日就在后日午时。贡市之内,除了范永斗、王登库、靳良玉、王大宇、梁嘉宾、田生兰、翟堂、黄云发,这八大晋商的族人不赦之外,其余府中的家丁,女婢,贡市内其他的晋商,百姓,尽可投降。无论降与不降,时辰一到,立刻攻城。”

    景杰拱手说,“是!”

    方原大喝说,“秦展,赤古台,李宗泽!”

    三人忙起身恭立,齐齐大喝,“在!”

    方原沉声说,“所有作战部队于明日行军到贡市之外,准备攻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