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十一章 心服口服

    孙传庭反对移师也在方原的意料之中。

    他之前因得罪了杨嗣昌,被关押在监牢里整整三年。

    几个月前孙传庭才被崇祯从牢里放出,更委以一支集合了京畿三大营神机营、五军营、三千营,总共十万精锐的劲旅前去援救开封、总督陕西军务。

    如今孙传庭在陕西屁股还没坐热,崇祯又想将这支劲旅调回京畿,他心有怨言也是在情理之中。

    对这个大明最后的顶梁柱,方原是报以了十足的耐心,只要共同的目的都是为了剿灭流寇、满清,那就没什么不能敞开心扉谈论的。

    方原笑了笑说,“我今次前来陕西,就是来与孙总督探讨军务的,请孙总督赐教。”

    孙传庭说,“若不援救开封,反而将三大营精锐移师京畿,那陕西、河南就都没了,这是助长贼势,饮鸩止渴啊!”

    方原耐心的说,“孙总督,纵然去救援开封,闯贼的军队以骑兵为主,而我军以步兵、火枪兵为主,在开封这个无险可守的大平原上,谁占便宜谁吃亏?”

    步兵在平原上对上骑兵,吃亏就在若胜不能扩大战果,若败则一溃千里,这是基本的军事常识。

    孙传庭神色不悦说,“闯贼更有优势。”

    方原又问,“孙总督有多少把握能解救开封之围?”

    孙传庭想了想,闯贼战力已在明军之上,兵力也更有优势,援救开封确实也没什么把握,便说,“尽人事,报效陛下的知遇之恩。”

    方原缓缓的说,“孙总督出狱之时,曾向陛下夸口‘五千兵便能平贼’,如今陛下给了十万三大营的精锐兵马,孙总督却说尽人事,那之前是在诓骗陛下?”

    他见孙传庭脸色大变,又一字一句的说,“孙总督忘了袁崇焕的前车之鉴?”

    方原抬出了袁崇焕因夸口五年平辽,结果被崇祯给凌迟处死的先例,孙传庭吓得是背心冷汗直冒。

    他在监牢里呆了三年,对流寇战力的印象还停留在几年前活捉高迎祥的时候,所以才敢向崇祯夸口‘五千兵便能平贼’。

    哪知复出之后,对上了李自成才察觉到之前是大错特错,李自成的军容之盛,骑兵数量之多,已非高迎祥时期所能比,远超他的预计,五千兵便能平贼就是个天大的笑话。

    孙传庭颓然坐回了椅子上,面如死色,“方监军,这,我,唉!”

    方原见他盛气已消,淡淡的说,“我建议陛下移师,那是爱惜孙总督是大明为数不多的将才,想保护孙总督,否则一旦战场失利,孙总督必会重蹈当年袁崇焕的覆辙。”

    孙传庭神色凝重的低了目光,脸上的肌肉微微抽动,显示了内心的惊慌。

    良久,他终于叹了口气说,“我辜负了陛下的知遇之恩,方监军将这支精锐之师带走吧!我就留在陕西,自行招募兵马,再与闯贼决一生死。”

    方原见他还顽固不化,坐在他的对面说,“孙总督这是何苦?”

    孙传庭颓丧着脸说,“我只想杀贼报效大明,报效陛下,回了京畿,还有什么用武之地?”

    孙传庭的担心是就这么回了京城,因破敌无功,怕是会被崇祯再次入狱,所以坚决的不肯移师。

    方原忙对阵下药的宽他的心,“孙总督想报效大明,又不止在陕西一隅,还有一个更为要紧之地,需要孙总督这样的大将之才前去镇守一方。”

    孙传庭一听早有对他的任职安排,双眼一亮,忙问,“在哪儿?”

    方原沉沉的吐出了两个字,“山东。”

    山东乃是京畿、江南之间的通道,这条通道若顺畅,江南的军备、物资、钱粮便能源源不断的运送到京畿;这条通道若不通畅,江南往京畿输血的管道就被切断。

    何况山东北上能救援京城,向西,能攻打河南,向南能支援江南,这么一个要紧处,方原是绝不放心令刘泽清这个墙头草来镇守的,孙传庭,就是最佳的人选。

    在方原的设想里,在陕西布置成一条类似宁锦的防线,只守不攻;在山西,由周遇吉也打造这么一条防线,可攻可守;在山东由孙传庭镇守,既能救援京城,还能随时援救山西、江南,互成犄角之势。而他方原,就可以安心的经营江南。

    有崇祯、周遇吉、孙传庭在北方顶着满清、闯贼的火力,至少可以留给方原五年的时间将江南打造成铁板一块。

    孙传庭见崇祯、方原对他早有安排,还是山东这个战略要地,之前的沮丧一扫而光,起身冲方原拱手行礼,“方监军,之前是我失礼无状,惭愧,惭愧!”

    方原反握着他的手儿说,“孙总督,尽快进行移师事宜,陛下还在京城等着回话。”

    孙传庭连声应诺,立刻开始移师的具体事宜。

    方原在馆驿里等着孙传庭的移师计划,等了五日,孙传庭终于制订了详细的移师计划来与方原商议,提出了两个难题:

    其一是移师的军费,按孙传庭五日来与诸将商议,十二、三万军马的移师费用至少在150万两银子,这笔支出必须要朝廷来支付;

    其二是十二、三万大军里,至少有三万是陕西本地的秦军将士,这些军士在本地是沾亲带故,不一定会愿意随军前往京畿。

    方原想了想说,“移师军费的问题,我和陛下早考虑到了,此行先带了四十万两银子,先行支付军士搬家的费用。”

    孙传庭愕然说,“还有一百万两银子呢?”

    方原双眼掠过一抹精光,缓缓的说,“因旅途遥远,运送颇有不便,还有一百万两,我留在了山西境内的张家口贡市,孙总督的大军只要到了张家口,立刻便能兑现银子。”

    延迟兑付安家费用也是可行的,孙传庭虽不知他说的是真是假,但,方原是朝廷派来的监军,应该不至于信口开河,到时候引起大军兵变,那可是掉脑袋的重罪。

    孙传庭便连声应了,承诺去给诸将传达,到了山西境内再支付100万两银子,又问,“那不愿离开陕西的军士呢?”

    方原早已心中有数,想都不想便说,“不愿离开陕西的诸将,还有军士,就请孙总督安排两个可靠的总兵,一同辅助秦王殿下,共同安排相关防务吧!”

    他的安排甚是妥当,孙传庭连连点头称是,向方原推举了高杰作为留守。高杰本是李自成部下,因与李自成老婆通奸,与李自成有生死之仇,他是绝不会投降李自成的人选。

    方原却不赞成令高杰留守,因为此人甚是暴虐,在南明时就是个不服管教的军中刺头,这种靠军功发家的大头兵,秦王那个软脚虾怎么震慑得住?

    方原在百度上查一查,李自成进攻陕西,抵抗得最为激烈的就是榆林军镇的保卫战。其中前总兵侯世禄,尤世威、王世钦、李昌龄,还有榆林镇参将刘延杰,都是誓死抵抗,兵败不降被杀的忠诚之士。

    方原列出了一个可用之人的名单,交给了孙传庭一份,又令人给了秦王一份,要秦王酌情提拔,委以重任。

    至于偷偷引张献忠入陕的计划,方原经过连日的斟酌,根据陕西的实际情况,还是决定取消。只要秦王能彻底贯彻城墙加大炮的策略,再加上配给他的忠勇将官,应该能将李自成挡在潼关之外,也就不必再招来张献忠将水搅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