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末玩淘宝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十八章 下马威

    运粮队再南行了十日,终于到达了渭水之北。

    方原一行人在渭水边等了半日,也不见有军士前来接应,只得命令景杰开始搭建过河的浮桥。

    方原则在暗暗纳闷,崇祯的圣旨应该早传给了在西安总督军务的孙传庭,方原也在五日前派人向西安城送去了消息。

    总督孙传庭怎么不派军队来迎接监军?怎么不派人先搭建运粮的木桥?

    他脑子里突然浮现出一个不祥的念头,“难道西安城出了变故?”

    次日清晨,经过景杰率领民夫一夜的忙碌搭建,终于搭成了三条简易的浮桥,数量虽然少了些,也足够运粮队可以缓慢的渡过渭水。

    到了晌午时分,前方终于出现了隐隐约约的数百骑兵,这行骑兵走近了方原才看得清楚,旗帜上写着大大的‘孙’,是孙传庭的旗号。

    当先一人生得虎背熊腰,满脸的络腮胡子,手持大狼牙棒,虎虎生威。其率领的骑兵也是全副武装,奔至近前也不见减缓马速,而是一字型,整齐划一的排开,列成军阵的阵型,显是来者不善。

    方原见了众人的架势,暗中令赤古台的火枪骑兵做好应对准备,听号令行事。

    他和景杰策马迎了上去,当先那人也不下马,只在马上拱了拱手说,“我是临洮总兵牛成虎,奉孙总督之命前来问讯方监军,此来陕西是何目的?”

    牛成虎开门见山就是质问的口气,对方原一行来到陕西甚有成见,他的态度就是孙传庭的态度,显然孙传庭对方原的来到是有强烈的抵触情绪。

    方原暗自愕然,孙传庭为什么心怀不满,难道是不想移师,想学着关宁军、湖广军,在陕西当个秦军土霸王?可历史的记载,孙传庭是个大大的忠臣,应该不会违抗朝廷的军令啊?!

    孙传庭搞出这么个阵仗,完全不按方原预先估计的套路出牌,方原心里是半点没底,但面对牛成虎咄咄逼人的下马威,若是此刻露出半点怂态,只会更令牛成虎,秦军更看不起。

    “不给你个下马威,你当我方原是Hello Kitty!”

    方原的脸色猛地一沉,厉声回应牛成虎,“大胆!监军是代表陛下前来,孙总督竟然不亲自出城来迎接,是想学着流寇在陕西占山为王了?!”

    他又指着牛成虎的面门呵斥说,“见监军如见陛下,虽不必下拜,但你竟敢在马上与我说话,朝廷的军令是管不了你牛总兵?还敢问讯朝廷的军政决议,你牛总兵是想造反了?”

    他冲景杰使了个眼色,景杰猛地一挥令旗,准备已久的赤古台率领三百火枪骑兵列阵而出,以三段击的阵型列成三排,齐刷刷抬起了火铳,瞄准了牛成虎一行人。

    牛成虎没料到方原见了面就是厉声呵斥,更摆出了三百人的火枪骑兵方阵来对峙。

    他是军中干将,一眼就看出方原的火枪骑兵是军容齐整,布阵巧妙,军士个个威武雄壮、干练,都是精锐中的精锐,真要开打,自己这一行骑兵怕是还未冲到眼前,便会损失大半。

    牛成虎为之震慑,忙吓得收了之前的倨傲,翻身下马,冲方原恭敬的行礼,“监军大人息怒,牛某就是个军中粗人,失礼,失礼!孙总督的耳疾又犯了,正在总督府养病,牛某是奉孙总督之命,前来迎接监军大人入城的。”

    方原冷冷的瞥过他一眼,策马近前沉声说,“牛总兵上马带路,本监军倒要去看看孙总督是得的什么耳疾。”

    牛成虎连忙上马,由秦军的骑兵引路,引方原直抵西安城,到了城中的馆驿稍作休整。

    方原一行人住进了馆驿,令秦展拿着一万两银子去分发给运粮的民夫,并督导他们与孙传庭部交割粮食,结束粮食交割后,原地立营待命。

    方原在馆驿休整了三日,却未见到孙传庭的影子,也不见孙传庭派人来招他前去总督府相见。

    众人在西安城里逛了一圈,也还算百业兴隆,但比之京城,还有方原去过的苏州府,那是差之甚远。

    方原令秦展前去总督府继续沟通,赤古台则和一帮蒙古人去郊外纵马打猎去了。

    方原、景杰二人登上了西安城的鼓楼,瞭望着这座伟大古都的全景尽收眼底。

    这个十三朝古都是华夏文明的起源地之一,也曾见证了三千年中国历史的风风雨雨,还经历过汉唐的辉煌盛世。

    但自从黄巢攻占长安之后,火烧了历史上最伟大的宫殿-大明宫,彻底摧毁了这个城市作为帝国首都的资格。

    农民起义是否有进步性,方原不愿去置评,但其危害性、破坏性,却是令人是触目惊心。

    远有黄巢,榨干了唐王朝的元气,为各地反唐的军阀、节度使做了嫁衣;

    近有李自成,张献忠,榨干了明王朝的元气,为关外虎视眈眈的满清做了嫁衣。

    景杰见他看得入神,便问,“老大,你在想什么?”

    方原叹声说,“看到这座西安城,我就想到了历史上的黄巢之乱,这些流寇全是靠着“均贫富,不纳粮”这些不切实际的煽动性口号来骗取民心,到头来,哪里又均过贫富?不纳粮,这些流寇去喝风?”

    景杰接口说,“老大说的在理,这世道确实有太多的不公。但,朝廷再不公,但行事总归有礼法、有律法、有底线,而流寇却只知毫无底线的破坏。在朝廷找不到公平,却妄想跟着流寇造反能找到公平,不过是当了李自成、张献忠这些狼子野心之辈的炮灰、踏脚石罢了。”

    方原对他的见识是暗暗点头,正要再说,却见到一个锦衣文人也上了鼓楼,冲方原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说,“我是秦王府长史章问,听说方监军到了西安城,特邀方监军前往秦王府一叙。”

    方原稍稍一愣,按照明朝祖制,各地藩王是不能面见朝臣的,何况方原还是崇祯委派前来陕西的监军。

    但如今孙传庭所部的精锐京师即将撤出陕西,便会在陕西留下大量的权力真空,这个秦王朱存极能否接管这个权力真空,在陕西站稳脚跟,抵御李自成、张献忠的入侵,还是未知之数。

    方原也很想见一见这个即将大任在肩的秦王有几分真本事,说来这一次秦王府之行,还不能不去。

    方原也冲这个长史章问一笑说,“我来了几日,还未曾拜见秦王殿下,说来也是失礼,还请长史带路。”

    章问见他爽快的答应了,忙恭恭敬敬的给他带路,一直到了位于城北的秦王府邸。